內蒙異見學者哈達再提上訴

2016-11-2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左圖)內蒙古異見人士哈達,在出獄後堅持上訴的同時,也關注本民族牧民維權。(右圖)哈達的申訴狀。(維權人士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左圖)內蒙古異見人士哈達,在出獄後堅持上訴的同時,也關注本民族牧民維權。(右圖)哈達的申訴狀。(維權人士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內蒙古政治犯哈達提出上訴,他周二(22日)接受本台採訪時披露,當年遭迫害繫獄並遭受嚴重酷刑,其親屬和朋友受到株連,出獄後仍長期失去人身自由。他要求當局為其平反並懲處責任人,也呼籲國際社會啟動對中共當局,對其實施迫害和酷刑的調查。(吳亦桐/程文 報道)

總部位於紐約的人權組織“南蒙古資訊中心”,周一發佈了內蒙古政治犯哈達的上訴書英文版,這份提交給中國最高法院的上訴書,最早由哈達於2014年5月完成,上訴書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詳細就當局指控的罪名逐一駁斥,指出很多定罪證據並不屬實,也不成立;第二部分披露哈達入獄後,當局依然持續使用酷刑以逼迫認罪,其家人和朋友受到株連;第三部分則公開哈達在出獄後,中共當局依然將他關在黑監獄,被剝奪政治權利的4年成為實刑,使其15年刑期變為19年。哈達要求最高法院重新審理此案,為其徹底平反並問責炮製冤案的相關責任人。

現年62歲的的內蒙古學者哈達, 是“南蒙古聯盟”創始人及“內蒙古之聲”雜誌主編;為目前中國被關押時間最長的政治犯之一。1995年12月10日遭當局拘捕,1996年被以“分裂罪”和“間諜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在哈達被關押期間,遭受嚴重酷刑甚至是藥物傷害,他的妻子新娜和兒子威勒斯遭當局構陷獲罪。

2010年12月哈達刑滿獲釋後,當局再將以“剝奪政治權利4年”為由,將其關押在呼和浩特一個黑監獄中長達4年,目前哈達在另一政府指定的居住點,依然未獲得完全的人身自由。

本台記者聯繫到哈達,他向本台透露,這份上訴書在國內石沉大海,接下來他將選擇堅持上訴,儘管無望,但可以將真相公諸天下。

哈達說:“這個肯定要上訴,因為這個案件相當冤枉,很多事情根本沒做,他們就用酷刑,施加酷刑,我已經實在受不了亂編亂說的,他們都當成證據了,你仔細看看我那個訴狀,很多東西根本就沒有證據,而且判了15年,結果又多關了4年,是19年,現在又馬上到兩年了,在家裏軟禁,這跟在監獄沒啥大區別。我覺得共產黨不下臺的話,這個政府不結束的話,我永遠會被關下去的。你不是說現在是依法治國嗎?那就按法律來,得給我調查清楚,把這個案子給徹底平反昭雪,把整我的那麼多人追究法律責任。”

因受哈達株連,早前被以“非法經營罪”判三緩五的哈達妻子新娜透露,哈達出獄後,她們所遭受的壓力依然很大,當局一直試圖以各種方式繼續遊說哈達認罪及閉嘴,不久前當局試圖以為哈達辦理低保等相利誘,遭到新娜的拒絕。

新娜說:我不要你們的低保,不希望你們施捨,你們對我們是迫害。

哈達在上訴書提及的另一位蒙古族異見人士、作家高玉蓮,為南蒙古聯盟成員,在哈達入獄後被當局反復抓捕多次,2010年因呼籲公眾前往監獄迎接哈達出獄,再遭秘密關押,2011年8月高玉蓮獲釋後繼續被軟禁,後身患癌症,於2016年10月病逝。

哈達回顧,當年他和關心蒙古族族群利益的朋友,因質疑中共對蒙古族的政策及關注本民族族群利益而身陷囹圄,在他出獄後,透過一些資訊渠道獲悉中共當局對蒙古的高壓政策愈甚,近年也發生了一系列大規模的反抗事件。一些牧民曾輾轉聯繫哈達討論蒙古族的現實處境,這些人隨後遭到當局秘密關押。哈達認為自己作為蒙古的頭號政治犯,是中共當局對蒙高壓政策的為數不多的見證者,這也是當局對他繼續實施迫害和控制的原因,當局擔憂哈達所瞭解的真相,會引發民族權利及自治話題的發酵,引發牧民更加強烈的反抗行動。

哈達說:“就怕這個蒙古人把我捧起來,接受我的思想鬧事發生動盪,他們最怕是少數民族先動起來,這樣蔓延到全國,這樣共產黨政權垮臺。”

據悉南蒙古人權資訊中心主任恩和巴圖(Enghebatu Togochog)已於去年將此上訴書提交到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該委員會就中國的多起酷刑案例,要求中國政府提交調查報告。哈達也呼籲國際社會對其所遭受的酷刑進行聯合調查,並向中國政府施壓恢復人身自由。明日,哈達將對外公開修改過的中文版上訴書。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