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中共领导层很早已不信任香港人

2024.04.15
程翔:中共领导层很早已不信任香港人 2020年六四纪念,是香港人最后一次举行公开悼念活动。
AFP

北京先后强行为香港制定《国安法》及《基本法23条》,用以堵塞所谓「国安漏洞」,以确保中共的「执政安全」。资深记者、前《文汇报》驻京代表程翔在本台撰文直指从两条法例的严苛程度,可以看出中共一早开始惧怕香港,而中共惧怕香港的原因,从历史脉络可以追踪源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共产党利用了香港作为推翻国民党政权的武装基地,所以共产党核心人物未能摆脱香港将来可能成为颠覆基地的阴影。

中国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少将徐焰在2018年的一段讲话,形容香港是中国最坏的地方,比台湾更坏,体现了中共党内军政核心一直敌视香港人的真实想法。

徐焰说: 「1997年我们接管时,当时分析成分,居民成分是三个三分之一。三分之一的原住民和他们的后代受港英教育,他有点傲气但对你大陆没什麽怨恨。三分之一是最坏的,1949年、1950年被共产党清算斗争、扫地出门跑过去的,对你刻骨仇恨(很多人)。再有三分之一是三年困难(大饥荒)挨饿,偷渡(到香港),他对你(大陆)印象好得了吗? 香港回归之后有个大失误,现在总结一切都不变,不去殖民化怎麽行呢?」

程翔与鲁平争论香港能否保留政治城市地位

程翔回忆,这番说话反映出中共领导层一直以来对香港的敌视。早在1986年北京著手制定《基本法》时,已经表达了对香港人的不信任。时任国务院港澳办副秘书长、《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秘书长的鲁平向内地草委传达中共高层意见时,就定性「香港只能够是一个经济城市,不能够是一个政治城市」,因为「香港一旦成为政治城市,就有可能变成一个颠覆中央政府的基地」。

程翔当时因为采访工作与鲁平变得谙熟,所以曾经上门找他理论,指出他错误理解香港的存在价值,遭到驳斥。鲁平向程翔表示,「一旦香港变成政治城市,对内而言就会纷争不息,对外而言就会为外国势力提供可乘之机」。

程翔指出,鲁平这个观点几乎是所有他在北京认识的共产党人的共同观点。

当时的共产党人认为,外国势力可借助香港这只「南风窗」将帝国主义及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之风吹到大陆,侵蚀内地人民对共产党的统治信心;香港又打著人权、自由和资讯流通的旗号,提醒世人有关中共镇压其人民的真实情况,形成国际社会监察中共的作用。所以,一个自由香港的存在对实行一党专政的中共构成威胁。

中共曾利用香港作地基地颠覆国民党政权

程翔更认为, 中共惧怕香港的成因,从历史脉络可以追源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共产党如孙中山推翻北洋政府一样,利用了香港作为颠覆与人民对立的国民党政权的武装重地。如今,北京害怕历史会重演。

中共在1989年「六四事件」之前,解密了大批地方党组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发布的文献。通过阅读这些秘密文献,程翔特别留意到,三十年代「中共香港市委」书记吴有恒向中央汇报的工作报告中提及,中共曾经把香港当作其宣传基地、统战基地、组织基地、群众运动基地,以及后勤基地等,协调资金筹集、物资储备和干部培训及输送等工作。

其中最重要的是中共利用香港的自由环境,建立起整个华南地区军事行动的指挥中心。根据文献记载,中共自从1927年8月7日的「八七会议」之后,在香港成立了第一届广东省委,自此以后,中共的领导机关一直设在香港。

香港曾为中共输送重要军事物资

除此之外,在国共内战期间,香港曾为中共输送重要军事物资。中共通过一条连结上海、香港,以及中央苏区(即跨越江西、福建、广东 三省的中共革命根据地)的秘密交通线接收苏联军火,还把200多个重要领导干部,包括:周恩来、刘少奇、叶剑英等,送到香港养伤养病;而在日本侵华期间,共产党在香港成立中共中央南方局,指挥整个华南地区及海外党组织的事务。

在1947年春天,共产党在香港湾仔举行史称「中共广东区党委扩大会议」(又称「湾仔会议」)的重要集会,根据中共党史专家曾庆榴(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中共广东省委党校教授)分析,「湾仔会议」的参与者是中共在整个华南地区党组织的负责人,会议确认了毛泽东「赤色割据」的思想,又制定了一批重要文件,对指导各地的武装斗争起了重要作用。

程翔指出,从上述历史资料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共曾经充分利用香港作为其颠覆中华民国政府的基地,实行武装割据分裂国土的勾当。正是由于有这个历史经验,中共明白香港成为推翻腐朽政权的潜能,也就十分害怕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利用香港的自由来摧毁中共的统治,这是中共害怕香港的深层次的原因。

记者:江颖 (华盛顿)  编辑: 温晓平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