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条效应 香港2名英籍终审庭法官请辞

2024.06.06

在香港法院上周判处「民主派初选47人案」14名不认罪的被告有罪后,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周四(6 日)引述来自英国的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郝廉思勋爵(Lawrence Collins)和岑耀信勋爵(Jonathan Sumption)称,两人本周已提出请辞。

岑耀信向《金融时报》表示,他将「在适当的时候」就辞职原因发表声明,而郝廉思则提到是因「政治局势」而请辞,但他仍然对香港终审法院及法官的独立性充满信心。

香港司法机构周四(6 日)晚上亦发声明,确认两人已分别向行政长官提出请辞。行政长官李家超以及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张举能先后发表声明,对于郝廉思勋爵和岑耀信勋爵辞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表示遗憾。

对于郝廉思勋爵提及他因香港的政治情况而辞任,李家超在声明中指出,「2019年香港发生大规模暴动、港版『颜色革命』,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和香港特区安全。为填补当时国家安全法律几乎真空的漏洞,中央颁布实施《香港国安法》,特区也完成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制定了《维护国家安全条例》」。李家超强调,市民享有的权利和自己「由《基本法》颁令实施至今天,没有改变,将来亦不会改变」。李家超更援引习近平的讲话,称「这样的好制度,没有任何理由改变,必须长期坚持」。

张举能在声明中重申,自终审法院于1997年成立以来,海外非常任法官一直在法院工作中担当重要角色,参与了绝大部分实质上诉案件的审讯。香港将继续任命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合适人选出任非常任法官。张举能有信心,终审法院不会因其法院人员变动而影响运作。

郝廉思及岑耀信分别在 2011 年及 2019 年成为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2021年英国最高法院院长韦彦德及副院长贺知义辞任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职务时,岑耀信曾撰文透露,一直有人呼吁英籍法官辞任,但他指有关诉求与司法独立及法治无关,而只是为了参与政治杯葛(political boycott)向中国政府施压。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 ( CECC ) 在上月发表的年度报告中,曾经建议美国政府「坚决地」推出制裁措施(employ more robustly the sanctions),针对检控官、法官和其他参与破坏香港自治和人权的人士。

自2020年6月30日《港区国安法》生效至今近4年,至少6位英、澳法官相继辞任或不再续任香港终院法官,除了郝廉思和岑耀信,还包括2022年3月,英国最高法院院长及副院长韦彦德(Lord Robert Reed)及贺知义(Lord Patrick Hodge)辞任;2021年中,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英国最高法院前院长何熙怡女男爵(Brenda Marjorie Hale)不再续任;澳洲(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前首席法官施觉民(James Spigelman)2020年提早请辞。

众人分别称与《港区国安法》和政治局势存有疑虑有关。郝廉思和岑耀信今次辞任后,终审法院仅馀8名非常任普通法地区法官。

记者:李家明、江颖 ( 华盛顿)  编辑:温晓平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