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奇:京、港年輕一代陷絕望邊緣 港青:「早已由絕望變成無奈接受」

2024.06.14

美國投資銀行摩根史丹利前首席經濟學家及亞洲區主席羅奇(Stephen Roach),再次評論中國及香港的現況,指觀察到京、港兩地年輕一代幾乎陷入絕望邊緣。羅奇更形容,「香港政府簡直瘋了」。有香港90後年輕人對本台表示,23條通過後,他們都由絕望變成無奈接受,去大陸消費就是其中一種表達不滿的方式。

羅奇離開香港後在個人網頁撰文,指過去一星期在北京和香港度過,曾經在兩地與大陸的企業家、大學生、前港府官員,以及恒隆集團董事長陳啟宗等人見面,觀察到兩座城市「火花消失了」(the spark is gone),瀰漫著越來越沉重的氣氛。昔日不受拘束、積極進取的正能量,已被一種相對鬱悶的「放棄感」(sense of resignation)代替,年輕一代更幾乎陷入絕望邊緣。

羅奇認為,這不僅是一種情緒上的轉變,更代表京、港兩地昔日擁有的開放和坦誠交流的文化,已經退化成一種過度防禦的態度,而且充斥著對提出善意、尖銳問題的人,作出人身攻擊的下意識反應。

至於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上周宣布辭任後,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指香港正逐漸變成「極權社會」,並質疑民主派初選47人案的裁決,羅奇回應指,岑耀信的觀點與他早前發表的「香港已玩完」論點中最具爭議的方面不謀而合,即《基本法》23條頒布後,政治上的約束不斷增加,損害了港府的高度自治權。

羅奇慨嘆,岑耀信警告「司法愛國主義」正破壞香港的高度自治,但是北京卻選擇指責這位前法官被「政治劫持」,認為其論點屬於惡意的政治炒作,對他而言,聽起來就像是諺語中的溫水煮蛙,證實香港漸變成極權社會,無怪這座曾經非凡的城市如今氣氛變得如此陰沉。

羅奇又透露,在過去6個月有不少機會聽到來自中國各大學,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意見,上周他再次在北京與一班頂尖大學的學生見面,整體上他們對前景看法非常暗淡,有幾名學生告訴他,畢業後選擇入讀研究所是因為不容易找到有意義的工作;羅奇認為,政府統計部門把在校生從青年失業統計中剔除,就是為了掩蓋這個日益嚴重的問題。

羅奇:港府簡直瘋了

自從羅奇今年二月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香港已玩完」論後,激起包括葉劉淑儀等港府官員的高調評擊。此外,羅奇獲邀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後,在四月又接受本台專訪,爆料自己在北京被勸止提出香港問題,激起港府官員猛烈批評。

羅奇結束香港行程之後,在美國時間周四 (13日)接受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訪問,記者問羅奇為何香港政府對他的觀點如此敏感,羅奇回答,「港府簡直瘋了」(the government just went nuts);既得利益者對提出批評的人作出人身攻擊,卻忽視提出的問題。

羅奇指,對他的攻擊根本沒有解決他提出的問題,只是批評他身為一個無價值的退休銀行家,對香港內部情況一無所知。羅奇直言,「香港存在著巨大的兩極化。你要麼支持北京,要麼反對它。實際上,並沒有中間地帶。」

羅奇更直言,「下一次訪港,將不得不三思而後行(think twice),確保在入境時不會遇到任何問題。」

90後港人:早已絕望 認命接受現實 

90後化名「陳先生」的香港市民,向本台表示,認同羅奇所指的「過度防禦的態度」,形容尤其是在23條立法後,不論所謂的「反對派」以至普通市民日常交流上有很多掣肘。

AP23182444064670.jpg
有香港90後表示,港人「北上消費」風潮和移民潮,亦是羅奇所指的放棄感的表現。(美聯社資料圖片)

陳先生說:「現在香港跟以前很不同的情況是,大家都選擇不去說(政治)。大家好像是默認了不再談政治。大部分都會害怕說錯話,因不知政府的紅線在哪裡……即使是去討論政府的政策,或是像以前會討論特首的政策或發言,現在就是沒有。」

對於羅奇所指的「放棄感」,陳先生認為港人「北上消費」風潮和移民潮,亦是一種放棄感的表現。

陳先生說:「既然我不喜歡這地方,我任何地方也一樣。我不講感情的話,就是講現實。當我對此地方沒有了感情,不願再為她付出,只好向錢看。不再談政治因素,我當然會想去選一個更便宜的,人之常情去選一個性價比高的。」

對於好像自己仍留在香港生活的港人,面對香港經濟不景、沉重的社會氣氛,他認為「早已由絕望變成被迫無奈接受」,放棄對此地改變的希望,為己而活。

陳先生說:「老實說,不喜歡這地、有能力的人在這幾年都走了。熱愛此地且仍希望為此地出一分力的人,我相信是有的。但我也相信更多的人是像我一樣因沒有能力(離開)。我留下來,是因為我沒辦法、沒能力,既然改變不到這地方,那我只好改變自己,向現實低頭去生存。所以會出現有些人由很抗拒大陸,變成向性價比低頭,到大陸消費。」

李家超:特區政府遇到的最大挑戰是來自海外的政治挑戰

行政長官李家超香港時間周五(13日)出席官方活動「機遇香港」時見記者,沒有點名羅奇回應他的言論,只表示上任兩年來,特區政府遇到的最大挑戰是來自海外的政治挑戰。

李家超說:「在很多國與國之間的博弈,當然我們作為國家的特區,在博弈中間也會受影響,就是政治挑戰,是我們最大的壓力。很多挑戰都是牽涉到一些外部勢力,譬如他們攻擊我們的法律制度,干預我們的司法、施政,這個是非常不應該的。」 

李家超又批評外國政客和政府通過制裁施壓,企圖恐嚇官員和司法人員是不尊重法治。雖然港府官員受到很大壓力,但強調自己做事光明正大。 

李家超說:「但是我們做事光明正大,我們所有的理由都會理直氣壯的去宣示出來,我相信世界都是有很明亮的眼光,看到誰錯、誰對的。」

記者:江穎、夏雪(華盛頓)、李向陽(台北) 編輯:溫曉平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評論

2024/06/15 01:14

不要胡言亂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