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运人士担心案件对公民抗命造成寒蝉效应

2019-04-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24日,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因健康理由,获法官批准押后判刑;左图为陈淑庄在网上发布脑部磁力共振的图片,展示她脑里面有一个直径4.2厘米的肿瘤。(刘少风 摄 / 陈淑庄Facebook图片)
2019年4月24日,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因健康理由,获法官批准押后判刑;左图为陈淑庄在网上发布脑部磁力共振的图片,展示她脑里面有一个直径4.2厘米的肿瘤。(刘少风 摄 / 陈淑庄Facebook图片)

占中案有五名被告毋须即时入狱,他们呼吁香港人继续争取民主。但有社运人士担心,案件会对公民抗命造成寒蝉效应。(刘少风 报道)

法官周三(24日)对占中案九名被告作出判刑,各被告离开犯人栏前互相拥抱,被判监的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在获悉判刑后,在犯人栏内高叫,多谢法官判刑,指他争取民主普选的决心不变。

占中案有五名被告毋须即时入狱,可以离开法庭。包括占中三子唯一获判缓刑的牧师朱耀明,他步出法庭时激动落泪,支持者拍手迎接,并上前拥抱,朱耀明对传媒发言期间,多次拭眼泪、神情哀伤。他指自「占领运动」以来,也与戴耀廷及陈健民一起,对于两名战友入狱感非常难过,最记挂他们在狱中的生活和他们的家人,愿意用一切方式支持他们。

朱耀明说:自2013年开始,我、戴耀廷、陈健民教授开始「爱与和平占领运动」以来,我们三人一起。今天(周三)他们被判刑、坐监,我心里面极之难过,我真的愿意跟他们一起,在过去五年当中,我们未分离过。

【香港占中九子判刑】敲钟者最后的话

【香港占中九子判刑】敲钟者最后的话 2014年,成千上万香港人走上街头,为的是争取一人一票的真普选,以及这城的民主自由。他们当中,有老人家,有小孩,或许也有你和我。 2019年,四位香港人因此锒铛入狱,他们当中,有大学教授,有社工,也有年轻的政治人物,老牧师带泪目送他们离去,哽咽地呼唤著他们的名字。 这夜,他们将在冰冷的囚室中渡过寒夜,但在失去自由前的一刻,他们仍留下温暖的微笑,他们无怨无悔,甚至用手势叫大家要加油。 当自己都身陷囹圄,他们不忘留下一句说话:希望大家不要放弃,4月28日一起上街,反对《逃犯引渡条例》,保卫我们的两制不被一国吞噬。 这些「敲钟者」们希望发出警号,唤醒人们的良知,共挽狂澜。 这钟声,你听到了吗? /////有关报道///// ======================== 【「占中九子」4人即时入狱 4缓刑或社服令 陈淑庄押后判】 https://bit.ly/2DtUX5u 【社运人士担心案件对公民抗命造成寒蝉效应】 https://bit.ly/2PwI4MY 【两派团体法庭外冲突 支持者晚上到收押所声援】 https://bit.ly/2IRXr13 【国际社会忧虑裁判影响港人言论和集会自由】 https://bit.ly/2IEBPWN 【台湾对占中九子判刑感遗憾 呼吁中方信守一国两制】 https://bit.ly/2VmXwjV #试问谁能未觉醒 #都舍我其谁卫我城 #占中九子 #占中运动 #雨伞运动 #朱耀明 #敲钟者

Posted by 自由亚洲粤语 RFA Cantonese on Wednesday, April 24, 2019

被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的时任学联常委张秀贤,是案中最年轻的被告,他希望香港人反思愿意为民主付出多少。

张秀贤说:为何我们要为香港变一个更加好的地方,而我们有朋友要去面对坐监这个代价?大家抚心自问下,哪一个真的很愿意去坐监?

获缓刑的学联前常委锺耀华就向外界转达黄浩铭的说话,呼吁香港人继续抗争,尤其是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民主党前主席李永达同样获得缓刑,他希望市民参与周日(28日)举行的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游行,并称会尽力与律师团队就其他被告在狱中的生活,及家人等提供最大支援。

李永达说:虽然他们4月28日不能够出来,我们五人,以及我们的组织和市民,都一齐来这个集会游行里,反对这条法例(逃犯条例)。

以健康理由申请获准押后判刑的立法会议员陈淑庄,亦在离开法院时交代自己的身体状况。

陈淑庄说:我的脑入面有一粒4.2厘米肿瘤,大小较乒乓球大,最主要是瘤已在左脑,以及压住脑干,脑干已经弯曲。其实一直我有些反应及病征,但我自己以为身体不好,以为维他命不足等,解释当中包括头晕及面部麻痹,所以晕到想呕,但没有想过是那么严重。

她在社交网发布两张脑部磁力共振的图片,显示脑膜瘤令到脑干弯曲。她在帖文透露,为了准备接受刑责,本月4日在一间私家医院接受身体检查,至9日被判罪成时仍未有检查结果,至上周三(17日)取得报告。医生建议她一至两星期内接受手术,要开脑后才知道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之后有机会要接受放射治疗。

陈淑庄指,周四(25日)会作手术前的检查,以「显影」的方式扫瞄肿瘤的血液和神经线。她称将会向立法会主席告假,减少出席公开活动,呼吁外界不用担心,会尽力治病,继续争取民主。

在法庭外,不少社运人士对判刑感到失望。其中香港衆志秘书长、前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认为,判决会造成寒蝉效应,香港人亦要思考在民主运动中,如何谨守岗位、行多一步。

黄之锋说:我对于法官在官司里没有采纳到,终审法院在重夺「公民广场案」中对于公民抗命的观点,我感到非常失望,因为不论「雨伞运动」、留守添美道还是重夺「公民广场」(政府总部东翼前地)都是非暴力公民抗命,现在政府用公众妨扰罪,这种过时的殖民地法例,其实极之有问题。

他呼吁香港人周日上街游行,除了声援占中案九名被告,亦希望香港人关注政府修订《逃犯条例》。

曾被控妨扰罪、其后脱罪的社民连主席吴文远认为,妨扰罪首次于占中九子案成功入罪,担心政府日后会滥用有关罪行控告社运人士,成为行政机关打压异见的工具。

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就认为,案件对社运的影响会在判刑后浮现,令参与社运的民众多了一份忧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