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占领运动一周年 民主诉求未枯萎

2015-09-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4年9月30日,为著争取真普选,市民在占领行动启动后,纷纷以行动来到金钟声援。 (粤语部文宇晴 摄)
2014年9月30日,为著争取真普选,市民在占领行动启动后,纷纷以行动来到金钟声援。 (粤语部文宇晴 摄)

周一(28日)是占领运动启动的一周年纪念日。长达79天的占领行动,在催泪弹及警方的清场下终结落幕。有占中参与者认为,尽管运动失败,但市民追求真普选的民主诉求,一直在心里植根,将共同透过努力,再次让它萌芽。(文宇晴 报道)

戴耀廷说:在这里宣布,占领中环正式启动!

占中发起人之一兼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于去年的9月28日淩晨约1时半,在香港特区政府的集会现场,正式宣布启动占领中环的大型公民抗命行动。

经历长达了79天的占领行动,在警方的清场后终结落幕。

当时是中学生团体“学民思潮”成员的中六学生黄子悦,与召集人黄之锋、成员卢彦慧,以绝食和公开信的形式,冀与政府重启政改对话。经过118个小时的绝食后,体力不支的黄子悦只能停止。

回顾1年前在香港发生这场震撼国际的运动,最终以清场结束。黄子悦说,她从不后悔,更因为参与了这场运动,让她更坚定投入社运的决心,后来更成为学民的新一届发言人。

黄子悦说:我得承认,无论是这场运动是占领还是什么,到最后都没有取得一个实质的政治成果,但我觉得事情的发生,对于香港人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历,因为这场运动的确是建立不少香港人,对香港这地方身分认同。亦令更多人去更加努力去争取一些民主制度。

积极参与占领运动的市民陈建荣也说,尽管占领79天最后都得不到任何成果,却令更多的市民对渴求民主,起到醒觉作用。他相信,为了追求公平自由和民主的社会,市民还是会再次聚起来,重新出发。

陈建荣说:启发是大的,可能将来的政治前景似乎不太乐观,见不到一些进步或是更差。但我亦觉得,经过一个这么大的运动,市民整体的醒觉都有提升。那个盼望一定在我心中,要不我都不会去争取。

公民党成员曾健超在参与占领期间,被7名警察带到添马公园暗角殴打。他对记者说,故且勿论整个运动的得失与成败,他认为能引起香港市民的关注,以及团结去争取真普选,也是难能可贵的。

曾健超说:我很开心香港人有很大的醒觉,无论是公民社会的动员参与,或是投入社会运动,你见到香港人的醒觉很大。我亦从来未见过香港人这么团结、齐心去撑住,推展整个社会运动或争取民主。

昔日占领的地区,已再也见不到任何遗留下来的痕迹,但2个多月来的大型运动,却在不少香港市民心中,留下一道深深的印记。那时候,香港的政治环境严重撕裂。

占领现场,不时发生不同政见人士的口角,甚至冲突。也分开了支持政府的“蓝丝带”,和要求真普选的“黄丝带” 两边壁磊分明的市民。

零星口角,甚至对骂的情况,继续在各个占领地区出现。政府和示威者在第64天的拉锯状态下,即11月30日晚上,以学生团体为主导的“学联”和“学民思潮”,宣布行动升级,呼吁在场人士围堵政府总部。

学联常委罗冠聪说:我们现在就去包围政府行动,正式开始!

市民高喊:对准政权,包围政府!

部分市民随即前往政府总部外围及立法会一带。后来与警察发生激烈冲突,大批示威者受伤。

冲突事件,也成为后来加快警方清场的理由。

占中支持者陈建荣向记者说,占领行动的最初衷,是希望透过理性非暴力的原则争取真普选,即使他也不太认同学生的升级行动。不过陈建荣指出,理解部份人士激动的情绪,但同时警方要应克制,不应使用过份暴力。

陈建荣说:很难说对与错,当然我个人是不赞同用一个冲击,甚至是有暴力的情况出现。我认为,冲击永远是双方面的责任。

现任学民思潮发言人黄子悦坦言,学民和学联与占中三子等团体在这场运动中,后来因协调问题导致分歧。汲取经验,黄子悦等学民的成员,冀与“伞后团体”在未来深入社区扎根,重新取得市民的支持,共同创造民主的香港。

黄子悦说:对于是否能发展一个民主制度,我都是仍然抱有希望。现在多了很多团体,即“伞后团体”,他们有自己的专业和社区,会在自己社区里默默耕耘。

反对占领的民间组织“忠义民团”召集中阿Man表示,示威者以堵路的方式抗议,严重影响了其他市民的正常生活,因而当时他决定与部份市民站出来,表达反对占领的声音。

反观“黄丝带”、“蓝丝带”不同政见市民的争拗,阿Man却指出,香港是个言论自由的地方,能包容不同声音的存在。他又认为,人与人之间撕裂的关系,会随著重返正常的生活而慢慢得到修复。

阿Man说:我想香港是个多元化的社会,各自都能表达不同的声音。去年最撕裂的时间是占中的时候,分开了蓝丝和黄丝两个分歧很大的两批人。我相信现在的社会,冲动或激情慢慢冷却了,很多人都回覆现实生活中了。

香港市民争取真普选的同时,大陆为数不少的公民也以各种的方式支持。国际特赦组织曾统计过,大陆有近百名公民因支持香港被刑事拘捕。

关押超过半年时间,最后获以“取保候审”的方式释放回家的北京维权人士韩颖,回忆当日联同其他公民,在公开场合举牌声援香港的行动不后悔。她更形容,回归后香港的民主进程眼见不断倒退,即使处于不同政情的大陆生活,但她也很希望香港能继续保留言论开放的环境。

韩颖说,尽管数名支持占领行动的大陆公民,至今仍未获释。占中启动1周年的日子到了,她除了期望被捕者能早日获得自由外,也冀望香港市民不要放弃“真普选”的诉求。

韩颖说:当时我们觉得毕竟要普选,一直以为都觉得香港应该这么做。然后又一国两际嘛,香包(普选)是顺理成章的。所以说觉得都是中国领土,所以我们支持一下,毕竟是一个法制社会,没想到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记者问:可是有后悔过吗?

韩颖回答:都已经做了,后悔什么呀?这不后悔了。还会积极去想像这个,还希望民主吧。但是方式、方法可能会改变一些吧。

雨伞运动感动了不同阶层的群体,一班演艺界人士也动容,联合创作了民主乐章“撑起雨伞”。

歌曲:“为著明天,要记得今晚;你我用镇定面对忧患,若是人生错过这一晚 ,怕再没机会任意呼喊。”

占中支持者陈建荣说:市民争取公平、公正的选举制度,我是正面的,永远都存有这个盼望。

曾健超说:我都会怀著希望继续撑住,直至民主可以在香港彰显,或者我们有真普选的一天。

学民思潮发言人黄子悦说:是这场运动令我发现,原来我真是很喜欢香港这个地方。也很想为我的下一代争取更公义和公平的制度,令这个地方更加美丽。

雨伞成为了去年占领运动的重要标志,要求真普选的市民,手持著那小小的黄色雨伞,带著心中一直不变的诉求,继续在香港各处遍地开花。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