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港警官商合作堵截电话骗案涉侵权


2015.08.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feature-cheating-wang-guotong-300.jpg 二胡大师王国潼也是电话骗案苦主,半个月时间便被骗徒骗取逾二千万港元。(网民提供)

假冒中国大陆官方人员的电话骗案,在香港旋风式肆虐。香港警方透露得到电讯商合作,携手成功堵截5万个可疑电话。不过,这项“官商合作”手法却引起业界哗然,担心先例一开,如果被警方滥用,市民的资讯权益毫无保障。(刘云 报道)

令香港人步步为营的“电话骗案”,警方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后,本周一公布具体数字,指出单以本月1日至13日,便接获85宗报案,当中有46宗个案涉及金钱损失,款额达5672万元。417名受害人中,主要以家庭主妇及长者为主,但是,也有17%受害者是学生一族。

赵太曾接获类似电话,更无端被骗徒指犯了法。她指,涉及的电话是来自一个中国大陆的电话号码,起初,电话传来的是一个电话录音,指赵太未收取一个包裹,之后,她因应指示按了一个电话号码,一个操普通话的男子跟她说未有提取一个邮件,然后,便指她犯了事。

赵太:随后,他又指我犯了一个案件。我觉得这个人很得意,过程中,他不断重覆跟我澄清我的名字及电话号码,之后,他又把电话转驳到另一个人,对方说‘你涉嫌在3月份到福建省使用信用卡,涉嫌欺诈案。’我听到这里便知道这是荒谬的一件事。我过去从来没踏足福建省。

趟太随后直斥对方是骗徒,并扬言报警。她指,事后曾致电香港警方求助,香港警方表示已接获很多类似的个案,并三番四次称由于对方只取得其名字及电话号码,故认为没有损失,所以,没有再与她跟进。赵太认为,香港警方的答案并未能释除其疑虑,因为骗徒已掌握其一些基本资料,而香港警方及香港私隐专员公署又未有向公众交待,将如何保障市民。

赵太未有堕入陷阱,但是,九七回归前已移居香港的中国大陆二胡大师王国潼及其妻子、国家级女歌唱家李远榕却不虞有诈,半个月间,便被累积骗去2,280万港元。王国潼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他指上月24日突然接获一名声称是香港邮政职员的电话指,7月18日他寄往深圳的快件已被交公安局,之后更把电话接通到一名声称姓洪的深圳市公安局警官的人,说公安已拥有人证及物证。王指,对方除著他不能告诉别人外,更著他把钱汇到“无犯罪保证金”的户口,半个月下来,他说骗徒不断致电,偶尔更会谈致半夜2、3点,钱就一直汇到该户口。

香港警方指,骗徒多数利用早上家庭以主妇为多,故会在早上打电话行骗,而手法亦层出不穷,先用香港本地电话号码致电予当事人,然后假扮中国大陆公安、香港中联办、香港邮政、香港证监会、中旅社、速递公司,甚至银行职员等不同身务,而向当事人索取个人资料,当中包括身份证、回乡证等。期后,电话号码更发展致有“+”号来自台湾、内地或东南亚的境外电话号码。有鉴于本月初电话骗案急遽上升,香港警方较早时透过香港通讯事务管理局,与不同电讯供应商接触,向供应商提供涉及骗案的电话号码以便拦截,东九龙总区行动及刑事部警司周洐鸿指,本月首2至3周时间里便成功阻截超过5万个可疑电话,但是,当被传媒追问个中的法理依据时,周洐鸿未有直接回应,只是说香港警方依法办事,更谓是次非“特事特办”。这项“官商合作”截击骗徒电话的做法,曾被骗徒滋扰的赵太对做法表示欢迎。

赵太:我是认同香港警方跟相关电讯商协作以保障市民免受骗徒成功诈骗。再加上早前的音乐家夫妇受骗案,我觉得这足以响起警号,让本地的司法机关下一度临时的,好让警方及电讯商合作。

但是,互联网协会(香港)信息安全和私隐工作组召集人杨和生以从业员的身份看香港警方、香港通讯事务管理局及电讯商的“官商合作”,他说令其感到有问题。

杨和生:我觉得会是问题,坦白一句,因为我们期望电讯供应商不会给我们(使用者)任何阻隔、任何干扰我们的通讯,也不会期望会有阻截。那么久也没有解释,倘若他们有特别条例可以给他们有例外时,我们都好希望知道是在什么条件下,会有机会的,这样会好一点。

他又指,市民有一个期望,电讯供应商不会进行任何阻截,情况就好似建了一条马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中间不应有任何阻拦。

杨和生:电讯管理商或互联网供应商也好,它们提供我们(市民)的渠道,应该没有任何过滤、任何阻隔,这是基本原则。

他说,若骗徒跟电讯供应商内部的人士有联系,即使只取得市民的名字及电话号码,但也有可能翻查得到市民的一些个人资讯如银行户口号码、住址等私隐。他强调,除非市民的电话早已受到骇客入侵,被受操控,否则,骗徒跟市民的电话对话,应该不会被骗徒窃取资料。

香港立法会资讯科技界功能组别议员莫乃光认为,法例列明电讯商作为传讯者角色,不可有拦截通讯动作,纵使是次香港警方是出于良好意愿防范罪案,但是,他指,看不到香港警方有何法理依据,向电讯商提供号码促使有号码遭拦截,更认为做法是陷电讯商于不义。他担心是次开了坏的先例。香港大律师杨岳桥对香港警方是次的做法,亦表示令人感到担心。

杨岳桥:为了一个良好意愿,但是,违反了一个法律的程序,这是我们需要想清楚究竟能否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而绕过法律呢?这是值得深思的地方。

他承认,从结果看,香港警方是次做了一件好事,但是,若香港警方在没有相对规管的情况下,就可以要求电讯商阻截某一类的电话,他质疑,香港警方将来会否以其他原因而使用同一个方法要求电讯商阻截香港人的通讯自由。

他理解有些时候,事件的紧迫性,但是,亦认为不能绕过应有的法律程序,因为这涉及法治。

杨岳桥:法治本身应应该让人可以看见及应该可以预计得到,在此基础下,若有些行为不根据程序做,这即等于人不能预计其行为或权利被剥夺或被禁止,这才是我们需要忧心的。

他强调,结果重要,但是如何达致公义的程序也是非常重要。他认为,香港警方、电讯商或香港通讯事务局在整个事件中都未有清晰交代事件,未有陈述他们根据甚么权力及程序阻截电话通讯,倘他们能够清楚交代时,相信更能令公众对其行动有信心。

根据香港“电讯条例”第24条,任何电讯人员或其公务与电讯服务相关的人,故意毁灭、隐匿、更改己接收的讯息、伪造任何讯息、故意不发任何讯息或没有法院指示下,复制讯息予他人,即属犯罪,一经定罪最高可判处罚款及监禁2年。

香港中联办警务联络处副处长吴国镇接受香港传媒访问时更透露,自己亦曾接获一些冒称跟他熟稔的骗徒电话。他指,今年7月初,中联办的总机已接获市民就电话骗案进行查询,月中情况更不断恶,3天内,中联办的总机已接获逾万个市民电话的查询。他更透露,电话骗案的组织是台湾的犯罪集团,他们的做法是以“工程”、“贸易”等藉口诱骗中国大陆人到东南亚国家经商,然后没收他们的护照及索取他们的联络方式,然后强迫他们打电话行骗,更说教导他们如何打电话,甚至写下剧本该他们照读。

据香港警方指,单是今年6月及7月,首10宗大额的电话骗案,全部均声称是中国大陆机构人员哄骗苦主,但第10位的骗案则添加虚构的绑架案。10名受害人当中包括公司总裁、大学讲师、医生、商人、保安员、大学生及退休人士,涉款近1亿港元。今年首7个月,警方共接获2371宗电话骗案举报,当中1038宗冒认内地官员,涉款1.53亿港元。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