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占领运动虽落幕 民主精神续燃点(视频)

2015-09-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任教于官校的吴美兰于2010年港府到学校宣传政改时,高举”我要有权选特首”的纸牌后,去年又参加占领运,今年11月更积极考虑出战区议会选举,争取民主。(网民提供。摄于2010年)
任教于官校的吴美兰于2010年港府到学校宣传政改时,高举”我要有权选特首”的纸牌后,去年又参加占领运,今年11月更积极考虑出战区议会选举,争取民主。(网民提供。摄于2010年)

占领运动继续蔓延

香港占领运动一周年之际,发起人戴耀廷承认,运动令情绪一度陷入低谷。运动虽对政制没丝毫动摇,但部份占领者已把运动的火种延伸,2个月后的香港区议会选举,相信能延续改革的初衷。(刘云 报道)

去年9.28凌晨时份,占中发起人戴耀廷面对大量学生因罢课及重夺“公民广场”而被香港警方拘捕,提早宣布“占领中环,正式启动!占领中环会以占领政总开始!”。一周年来临之际,戴耀廷回顾整个运动,未有隐藏他在这场运动中曾出现一段时间情绪创伤。

戴耀廷:占领运动对我个人而言都是一个创伤,这不是单纯香港的创伤,也是很多个人的创伤,创伤不是指被人斩的那一种伤,而是心理状况,如何面对一个不聆听人民声音的政府?其实,大家都感觉到受到伤害。

戴耀廷当时感到四周都是一片灰暗。最终,经过一段颇长的时间,透过出席不同组织安排的分享会,他终慢慢走出阴霾,并说若以政制继续不变的结果来看,运动是失败的。不过,他补充,此结果在运动开始时已是预计之内,因为国际间从未出现一场运动一开始便可以成功,每场运动都必须要经过长时间的抗争才有机会达成。但是,政制没改革,相反,社会民生却涌现“勇武抗争”的事例,戴耀廷认为这是政府没有回应和平及理性的人民诉求后,必然洐生有人会用激进的方法表达。他以港大拖延委任副校长一事,港大学生会学生冲入会议室为例子,认为激进方法始终无法取得大多数人的认同。

戴耀廷:这些更激进方法,我见不到有什么实质上改变政府的立场。其实,非暴力抗争的关键点就是赚民心,要取得大部份人的认同。所以,我相信未来仍然要倚靠和平理性的方式来进行抗争。

79天的占领运动,戴耀廷觉得是由催泪弹引发,导致运动变得多元及分散,没有中心连系,令运动难做到统合。不过,他强调,现在不是要搞一个中心点,事实上相信并不容易,因为香港现时已处于一个多元分散式的民主运动里,内有很多不同的民主力量,如何能在关键时刻做到一个共同的决策机制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地方。他且以当初提出,由支持占领者返回广场里,投票决定占领者去留的“广场投票”便是一种共同决策的机制。

戴耀廷:现时整个民主运动就是百花齐放、多元、分散,所以,要统合不是靠组织一个大联盟的方式或魅力型领袖的方式,相反,要把决策权下放,由下而上,由所有人一起决定,所以,我为什么说用一个投票机制,就是一个这样的方法。

他说,要体现真正的民主,便应该由每一名争取民主的支持者一起投票,这才是最民主的方法,亦是最能解决运动意见多元及分散的做法。回想当初“广场投票”突然终止,他解释,当时未能充份地向所有人解释投票背后的理念,导致未能释除一些人心中的猜疑及不信任,另外,实务操作上亦有困难,故最终突然刹停。戴耀廷再三强调,现时没有任何占领运动第二或第三波的延续,但是,“共同决策机制”的做法必须要实践,如利用大型活动如七.一游行推行实践,以便增加人对此机制的熟识,倘往后有另一波的运动出现时,便可减少不必要的猜疑。戴耀廷指,公民社会现休养生息之馀,更已有不少团体正在检讨整场运动。

若以现时政制丝毫无变,作为占领运动输赢的标准,中国人大常委会去年8.31就香港立法会及特首选举办法作出的决定并未因占领运动有丝毫更变,因而不少占领运动参加者觉得运动是失败。支持占领运动的香港市民Jimmy就坦白地指,他的同事纵使对现任特首梁振英或中联办感不满,但是,占领运动仍未能令这群中产人士感到要行动。

Jimmy:我有很多同事颇反感这次占领运动,他们很多都是住在中、西区,他们会觉得好阻碍他们的生活、上学及上班或长者外出,他们会先想这些。虽然,他们心中都好支持民主或者对梁振英或中联办好反感,但是,事情仍未迫在眉睫,他们未必会行动。

可是,同样参加占领运动的家庭主妇阿May却不认同,她认为,占领运动令香港人觉醒的种子已栽在每个人的心目中,香港人不再只想搵钱及去旅行的个人事,而是开始思考自己与社会的关系,珍惜香港这片土地。

去年10月社工曾健超在金钟占领区内疑因向警员泼水,被7名警员逮著抬到暗角处,有媒体从远处摄得,黑暗环境中有多人拳打脚踢。之后曾健超投诉被警围殴,全身伤痕累累。纵有这些不快的经历,他跟阿May的看法一样,觉得占领运动成功,因为社会有改变,更多人不管是大学生、中、小学生、普通街坊或家庭主妇等,都会以不同角度讨论社会发生的时事,更重要是,曾健超见到他们涌现了一股推动社会改革的一团火。不过,他说,整场运动同时间突显了警权赤裸地滥权的丑恶问题,亦突显了一些行政部门可以很腐败。

曾健超:有些行政部门是可以好腐败或失当或好有问题,用人治可以盖过其他制度或规矩。我的案件可看到无论是警务处、律政司都一直拖延起诉。我相信香港法治制度,我相信香港有法治,但是,我的案件现在未到法治的门槛,仍去到达法院。我相信法治,但是,也要透过法庭给我一个公道或主持公义。

曾健超为寻求公义,已向香港高等法院寻求司法覆核,更准备就其个人的遭遇,11月前赴联合国出席禁止酷刑委员会召开,审议“禁止酷刑公约”各签署国所提交的报告书的听证会,进行自救。

占领运动虽于下周一才踏入1周年,但是,民间及学生团体已筹备多项纪念活动,包括在当天于政府总部外默站及举行祈祷会,有些团体更把占领运动期间收集到的物资,进行公开展览,唤醒市民勿忘初衷。

2013年便积极留意占领运动消息的基金经理钱志健,最后更自发找来同样关心香港政制民主发展的金融界别人士组织“占中金融组”,2年间一直运作,他由衷地说,坚持是最困难的事。

钱志健:金融人也需要谋生,有一部份站得较前线的,他们(亲建制)会搞(滋扰)你公司之馀,会搞你的客,这是你不会在正常文明国家应该做的事。

他承认,当初组织占中金融组时,只想按当时的预算,只需2天时间便完成占领运动,未料竟会变成79天的日子。然而,日子过去了,他觉得中央政权没变,相反越来越强硬,目睹逾200名维权律师及相关人士遭公安全国搜捕、“暴力救市”、金融记者及投资公司要员突然被公安扣押、李嘉诚迁移资产却遭“人民日报”等官媒撰文抨击,这些都令他对未来没太大信心。但是,他说香港人仍然有梦。

钱志健:雨伞一周年给我的感觉是,香港人仍然有梦。香港人如果一年后就放弃,这样就没了。我觉得这是耐力赛,希望内地的当权者持续变得好。

把占中金融组变为“2047香港监察”外,钱志健更“延续”占领运动的精神,组里有3人正积极考虑参与今年11月进行的区议会选举,其中1人便是2010年,面对时任政务司司长唐英年到学校宣传政改时,高喊“我要有权选特首”的官校庇理罗士老师吴美兰。

吴美兰:很简单,我的出发点就是让人多一个选择,因为现时见到尤其是自己所属的区,有些团队有无限的资源,这样便变得无竞争性,街坊无法只能拣那人,我希望及深信,给人多一个选择时,何乐而不为?我的理念很简单。

吴老师觉得,能给选民多些另类脸孔,兼且这些都是关注香港市民的福祉时,始终是一桩好事。吴老师因表达自己应该享有公民的政治权利,及于去年12月跟随占中三子,以参加占领运动而到警署自首后,工作环境自此起了变化。

吴美兰:当然,有很多事自己都明白的,如晋升方面等,肯定无机会的,但是,我自己在这方面无所谓,我不会太介意,也不会好上心。

她强调,校方没有给她明显麻烦,校长亦公正处理事情,但猜不到自首事件后,与校方跟进事件的不是教育局,而是公务员事务局,她相信是因为自己在官校教书即一名公务员的身份所致。未料,这个身份亦成为她能否出战区议会选举的障碍,问她会否因此而辞退教职?她说,正在思考中,亦承认参加区议会选举是受到占领运动影响。

吴美兰:有影响,一定有些影响,它(占领运动)的影响就我而言,我上了一堂很宝贵的课,很明显见到,你想要得到一样东西,你一定要争取。争取一次、两次未必会成功,但是,一定要坚持去追求自己的梦想。我的梦想是,香港有真正的民主,一个絶对公平的社会。

一场占领运动,有人被唤醒,但也有人丝毫没变,不过,曾积极参与占领运动的人誓要延续运动的精神,把战场由占领广场改为进击区议会选举,达致政制改革,步向民主。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