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大陆学者料中央背后干预港大事件

2015-10-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大学校长马斐森在开学典礼上强调,尊重学术自由。可惜,在副校长委任事件上,他感到有外来的政治干预。(刘云摄、2015年9月)
香港大学校长马斐森在开学典礼上强调,尊重学术自由。可惜,在副校长委任事件上,他感到有外来的政治干预。(刘云摄、2015年9月)

香港大学校委会否决陈文敏任副校长事件,校长马斐森质疑中央政府在背后策划。虽然马斐森没有提供证据引证,但一直关注事件的大陆学者都相信有干预,担心香港的学术自由地位不保,考虑不再建议大陆学生到香港升学。(刘云 报道)

香港大学校务委员会否决法律学院前院长陈文敏出任副校长事件,引起社会连日热烈讨论,师生亦以不同行动提出抗议,质疑事件背后受到政治干预,校务委员会主席梁智鸿虽一直否认,不过,校长马斐森较早时在接受《路透社》专访时透露,自己的电邮被骇客入侵,电邮部份内容无端被香港亲中的传媒引述,更直言不排除中央政府在背后策划整个事件。事实上,马斐森发现电邮遭入侵的事,早在今年三月已向港大校委会汇报,并向香港警方报案,但案件至今没有任何进展。不过,马斐森的言论随即再遭亲中媒体猛烈抨击。

本台分别访问仍在大陆及已移居美国的三名大陆学者,剖析事件﹐中央有否挿手。他们不谋而合都表示相信事件背后有政治干预。

现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兼硕士研究生导师的陈杰人谓,马斐森怀疑事件背后有政治干预,而亲中媒体猛烈炮轰马斐森亦是明显例证。

陈杰人:“大公报”写文章来批评马斐森。我觉得“大公报”介入的事就一定是跟大陆有关的政治事件,因为众人都知“大公报”在大陆已经是一份彻底控制的报纸,跟中共的关系非常密切,替中共说话。若不是政治事件,它介入为了什么?所以,“大公报”介入就说明就是一个政治事件。

已有百年历史的香港大学,过去从未出现人事任命受干预的事,直至去年底,香港大学物色委员会向校委会推荐陈文敏后,校委会便出现接二连三的拖延甚至否决的决定。陈杰人分析,事件跟大学与大学生在重要的政治活动中,已成为新力军有关。

陈杰人:毫无疑问,香港的大学及大学生参与这政治事件像占中事件,他们是香港一些重要政治活动中的新力军,主流力量,这点来看,香港的大学必然引起中国高层的关注及注意,这肯定是当然的。

在清华大学修读法律的陈杰人指,个人未有听闻陈文敏跟内地学术界的联系,但是,支持学术自由的他,对于舆论指学者应对政治抱持中立的说法,有另一番意见。

陈杰人:我个人觉得不要庸俗的理解中立,这种纯粹的中立是不存在的,关键是大学的价值应该符合一些普世价值。

他所指的普世价值包括民主、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学术研究的自由,大学的教授更应该要旗帜鲜明地支持这些价值。不过,他认为大学教授对政党则应保持中立。

定居美国前,在北京大学法律学院修读及教导宪法的王天成,更以“反常”来形容香港大学校委会的做法,直接了当相信中央政府干涉了整个事件,并意图把内地的一套移植到香港。

王天成:你知道中国大陆的大学的领导如校长都是政府任命的。我以前在北大,北大的校长是要国务院下命令(委任)的。首先的考量就是政治上考量,看那人是否共产党党员,是不是与共产党主张保持一致?

他指,中央政府在教育界中作出政治干预是赤裸裸的做,并不隐晦,引致由校长以致下级的院长、系主任都必须要先经过政治审查方获委任。这样做的目的是要阻止孕育反对政府的声音。

王天成:他(共产党)就是想压制这种独立的思维,压制不同的意见,他不愿意大学成为一个自由表达,如果有自由表达就经常会反对政府,因为这个政府很多地方做得不对。

香港大学拖延委任副校长事件,由去年底传出至今作出明确否决的决定,长达十个月之久,但是,王天成相信,中国共产党应该在更早的时候已计划部署如何介入校政,而达致香港大学校委会有“反常”做法。不过,他亦察觉到中国共产党深明香港大学有一套传统及程序,故仍会透过现有的程序进行表决。不过,在他的心中该套程序已变得无意义。他更十分担忧香港学术界往后会自我审查。

王天成:我想大学的教授、讲师会有更大的压力,在表达自己的观点上会有更大的压力,在政治上会有更多的顾虑。

他解释学者的顾虑包括个人在大学里的升迁,即使海外的学者面对中国大陆政权时,也会有顾虑,深怕自己变成其他中国问题专家如Perry Link,遭中国政府拒絶签证进入大陆导致未能进行实地考察,继续进行学术研究。

曾于西安一所大学出任院长,但之后无故被校方“踢走”院长职衔的王教授亦承认,中国境外的学者也会因种种原因而自我审查。不便透露姓名的他更揭露,约于2008年奥运后,他在港参与大学的一些学术讲座时,已明显地感受到香港一些本地学者自我审查。

王教授:我在香港听一些学术讲座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包括香港本地的一些教授,他们讲一些东西时,明显跟回归之前我的感受不同。他们自我审查,明显的感觉到他们比较在意不想过多冒犯大陆。我有这样的感觉。

他分析有这样的变化,跟他们在意大陆对他们的评价有关,避免以后有学术著作时,不能够进入大陆的学术市场,个人又不能到大陆参加学术交流。他说,这些事对一名学者而言是一个蛮大的事,故此,他非常佩服占领运动发起人之一香港中文大学学者陈健民,为了理念放弃自己良久在大陆进行公民社会的研究。

王教授:但是,我想可能不是每一个学者都会有勇气做这样的担当或抉择。

在内地大学有管理经验的他说,香港大学内部管理受到外来冲击,毕竟跟香港这两年间的政治变化有关。

王教授:大陆恐怕不会让,一些政治上跟自己有异见的,跟自己并不是有特别的合作的人在大学里有比较高的地位或掌握更多的学术资源及权力,这样的话他们可能觉得香港容易失控。自己对香港的影响力可能会比较大的动摇吧!

他说,即使没有政治干预,其隐性的影响力已经出现。内地的大学在考虑跟香港的学者交流时,一定会对其个人的政治取向有更多考虑。

王教授:恐怕有一些考量,如看这个人是不是给大陆所能接受,这一个因素我估计大陆很多高校以后可能会考虑更多。

问他往后还会否建议内地学生到香港的大学继续进修?他谓,纵使香港的大学整体质素仍较内地的高校高,但是,若果学生的家庭有足够的财政力量支持,他会建议学生到海外的大学进修。

王教授:如果说,学生在这问题(读书及生活的总开支)上没有问题,如果美国跟香港之间做选择,我可能会更多建议学生选择美国的学校吧!

陈文敏被否决出任香港大学副校长后,校委会主席梁智鸿以“香港大学长远利益”为由作为回应,并以“保密原则”为据拒絶透露详细资料,不过,梁智鸿的解释并未能平息师生的愤慨,过去两天连续出现抗议活动,师生更蕴酿进行罢课。王教授没有反对,认为在任何一个社会里,抗争都可以带来正面的意义。因在中国大陆参与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而被判监五年的王天成虽没有反对,但就斩钉截铁地说罢课无可能迫到校方交待原因。

王天成:要校委会出来把这些事说清楚,他不会说清楚的,他也说不清楚,共产党也不会让他说清楚,背后的事不能见阳光,若能够见阳光,他早就说清。

去年一场为期79天结果并不成功的占领运动,最后有学生、成年及青年人被香港律政司检控,学者的晋升受到直接重创外,香港的学者要跟内地的大学进行学术交流,往后更可能险阻重重。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