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吴克俭口舌招尤占中言论惹是非

2014-05-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左图:香港教育局局长吴克俭警告香港学生及老师不要参与"占中"运动后, 教育局及保安局局长分别再为吴的说话再作澄清及补充,指言论是善意的提醒。(香港政府新闻处) 右图:台湾国立政治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李酉潭, 对香港教育局局长的言论不感惊讶,但是,他指吴教学生做顺民,而不是培养公民。(网民提供)
左图:香港教育局局长吴克俭警告香港学生及老师不要参与"占中"运动后, 教育局及保安局局长分别再为吴的说话再作澄清及补充,指言论是善意的提醒。(香港政府新闻处) 右图:台湾国立政治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李酉潭, 对香港教育局局长的言论不感惊讶,但是,他指吴教学生做顺民,而不是培养公民。(网民提供)


香港“占中行动”议题惹火,支持和反对两派常隔空骂战。教育局局长吴克俭近日向学界提出忠告后,即遭受口诛笔伐,不断挨轰。对于作为教育系统的领军人,应否介入争议中的敏感政治话题,社会有不同的意见。(刘云报道)

包括学者及神职人员的三位人士,扬言若2017年特首普选含有筛选成份,便会发动民众占领香港主要金融中心“中环”。香港教育局局长吴克俭上周三,突然公开向办学团体、教职人员及家长提出忠告,学生和老师参与占中行动,可能会惹上官非,前途会受损。

就读中四的萧俊鸿认为吴克俭的讲话是多此一举。

萧俊鸿: 吴克俭不是咁得掂,这点大家都知道。我自己都觉得,吴克俭真的不太掂。

他口中指吴克俭未够水平,是因为学生早已知道“占中”是违法的行为。他说,学生除透过传媒报道外,通识课老师在课堂上亦有讲,即使“占中”运动的发起人亦早已说明,不鼓励未成年的学生参与,所以,他觉得吴克俭的话多馀。萧俊鸿更指,吴克俭的讲话可能会带来反效果。

萧俊鸿: 我觉得吴克俭比较低手,其实,大家(学生)都知道,中学生当然是反叛点,这样讲甚至会有反效果;再者,他有身份不应该这样招人话柄。

他 说,学校及家教会一直未有就“占中”的事向学生发出任何通告或讲话,但是,同学间的确有讨论,虽然彼此意见不一,但是,未见有主流赞成参与“占中”的意见 出现。他个人亦没有意向参与甚至围观“占中”,因为他觉得这场运动针对的对象应是政府,而不应藉瘫痪经济为手段。对于,教育局却刻意地向老师作出饭碗不保 的警告,萧俊鸿坦言觉得“有点白色恐怖”的味道,更担心这做法日后可能会蔓延到学生,学生会容易被校方惩处。

教育局事后发表声明为吴克俭开脱,教育局指吴克俭的言论,目的是提醒学界参加违法活动可能带来的后果,出于善意而非向师生恐吓。

同 一日,反对占中行动的团体”帮港出声”,亦发出与吴克俭相若的言论。该会成员兼大律师的马恩国解释,教师有责任照顾未成年学生,若老师明知学生参与却不阻 止,可能会因“疏忽”或“故意伤害”被控,学校与老师都要承受民事索偿。他又说,据教育条例,老师极可能因此失去教师资格。

在香港一所名校教书的邓老师承认,吴的讲话令他多了考虑。不愿意录音的邓老师说,他纵使不认同吴克俭的讲话,但老师听罢该番话的确多了考虑,因为学校可能真的会取消合约,影响教书资格。

邓老师说,吴克俭在1年前也有就“占中”的议题跟全港老师表达过其意见,当时,他觉得吴的意见较中立,引用教学则例及专业操守作为老师的依据而已。但是,1年后吴克俭的转軚,邓老师相信吴的态度改变,跟政治形势有关,并深信“现时教育局内部的意志紧贴中央的声音”。

不过,教化学的邓老师仍认为,吴克俭的讲话是在“不适当的时候做了不适当的事”,因为学生会感到冒犯之馀,更把责任推到家长及老师身上。

虽 然邓老师不是教通识课,课馀时,他也会应学生主动的要求,参与讨论“占中”议题。讨论过程中,他未察觉学生有强烈参与意欲,不过,学生却希望能够围观,因 为学生深信亲身经历比理论更重要。另方面,老师间亦有就学生应否参与“占中”曾讨论,他发现,老一辈的老师都是反对学生参与,年青的老师则认为,主动权应 交由学生及其家长自行决定,老师的角色只是讲个中的后果,不能左右。

今年3月,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不少学生及家长都自觉地往立法院外参与 静坐,以示支持学生们的抗议活动。立法院外,更有老师把课堂移到现场,即席讲学。国立政治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李酉潭便是其中一人。他指,由于自己的教 学跟公民社会有关,兼过去经常把课堂移到其他地方上课,以便更多学生可参与其中,故当时把课堂移到立法院外。李酉潭说,做法并无不妥,因为课堂转位前,他 先进行民主程序,让由学生在清楚明白事件的情况下,交由学生们表决,自行决定。

李酉潭说,参与公民运动是每一个人的权利,即使罢课也是每一个学生的权利。不过,他承认,他不会鼓励中学生或以下参与,因为他们仍未成年,然而,若学生跟其家长商议后决定参与,责任便应该由他们自己承担,老师无可能承担所有人的责任。

对于香港教育局局长吴克俭警告师生不要参与,李酉潭不感惊讶。

李酉潭: 当然不认同吴所讲的,但是,他讲我也不会感到惊讶或奇怪,因为他必然是这样做,因为是政治体制造成的,因为他负责对象是特首,而特首负责的对象不是全体香港市民。

他三番四次表示,香港的官员是向特首问责,而特首效忠的是中国共产党而不是香港人,因为香港政府不是由人民选出来的。他更指,吴克俭培养的学生是顺民。

李酉潭: 他(吴克俭)对学生负责任是没有错,但是,他要学生做顺民,服从中共一国两制的顺民,他就不是要培养公民。

李酉潭表示,没有一个人可以预知意外,人亦不应因为所谓的意外而什么也不做。他说,学生自决移往立法院外上堂前一晚,他自己便在晚上到现场视察,以便评估现场的情况。至于,保护学生的责任,他认为是警察。

李酉潭: 学生和平示威若出问题,是政府负责任,警察要负责。

吴克俭自发表该番言论后,教育界有热烈回响,即使教育局、保安局局长等,事后不断为吴克俭的讲话作出澄清或补充,指吴的说话是“提醒”。但是,仍未能平息教协的不满,会长冯伟华更说,吴克俭讲话后,教协收到老师会员投诉。

冯伟华: 这直接影响到老师自己本身作为公民的参与自由,所以,老师其实不满,有些甚至愤怒,而不是因为他的言论而害怕。

冯伟华说,教学则例及专业操守已很足够,香港的老师对自己的专业操守一直非常谨慎对待,故对于吴克俭突然发表的讲话,事前又有‘帮港出声’发表同类内容,令他质疑这是一场大合奏。

冯伟华: 他似乎是配合政府主要的调子,动机一定是威吓老师,因为我们一直强调老师好清楚自己的专业角色,根本毋须他提醒。他现在的做法似乎是多此一举,但是,亦别有用心希望透过这些高调的讲法来阻吓老师参与。

教育学院讲师兼香港人权监察副主席庄耀洸承认,老师一旦参与“占中”而又被法庭定罪后,他们的教师牌照有可能有问题。一般而言,老师若涉及的刑事罪行轻微,执照可能会不受影响。

庄耀洸: 政府现时放大了这政治事件,因而即使是轻微罪行如阻街或参与没申请的集会,会否有可能这轻微的罪行都不许获得牌照,当不了老师呢?当然这可能性是有的。

庄耀洸更认为吴的讲话有政治目的。

庄耀洸: 我认为吴有政治目的,他最后会否这样做,届时才知,但是,起码最重要是阻吓了不使那么多人去参加及围观。

他强调,老师若因参与“占中”而被法院定罪,兼且判处重刑,老师可就裁决提出司法覆核,因为香港事实上有些老师是有案底。但是,法院判处的刑罚较轻,老师仍可执教。不过,他提醒老师届时需要有心理准备,因为一场官司既耗时又耗资。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