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警方处理占领运动手法进退失据

2014-12-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黄浩铭感受到香港警方在处理占领运动的态度较以往不同,除刻意拖延准许示威者保释外,更仔细索取个人资料。(黄浩铭脸书)
黄浩铭感受到香港警方在处理占领运动的态度较以往不同,除刻意拖延准许示威者保释外,更仔细索取个人资料。(黄浩铭脸书)

持续了两个半月的占领运动终告落幕。香港警方的处理手法引起社会争论。有人指使用过度武力又涉滥用职权;但亦有人支持警方为维持社会治安而强硬执法。有律师团义务协助在占领中被拘人士﹐律师批评警方表现,并指警方受责,罪魁祸首是管理层。(刘云报道)

长达两个半月的占领运动,本周一终告划上句号。香港警务处处长曾伟雄在全面清场后召开记者会,以市民”心中有数”回应如何评价警方在处理整个运动的手法,之后他又补充警方的做法“恰当”。但是,回顾警方过去79天的做法,令人难以忘怀有数名警员涉嫌滥用职权殴打示威者,或过度使用武力殴打市民;还有拖延释放及突然扣柙示威者等亦不断出现,但是,法律界认为这不是前线警务人员的错,罪魁祸首是管理层。

本月10日,警方清场前1日,今年才26岁的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跟家人晚饭后,准备往金钟占领区留守至翌日等待警方清场时,突遭数名警员涌出,以参与非法集结为由予以拘捕,直至翌日金钟清场完毕后方获准保释。

黄浩铭就警方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他说毫无头绪,过去没察觉自己有被跟踪,但是,他十分相信警方在金钟清场前行动的目的是,藉著拘捕他威吓其他人不要参与。从事社运而变成警方”常客”的他却明显感受到警方在是次运动的表现,跟过往有很大的别异,刻意仔细收集拘留人士的个人资料,令他感到事有蹊跷。

黄浩铭:我觉得他们想做一个分析,就著每一个示威者参与这场运动,想分析这群被拉的人到底有什么背景支持他们。

警方分析所有人的背景资料,黄浩铭相信,目的就是镇压。

黄浩铭:目的是如何处理这群人,这些资料是给政府,想想如何处理这矛盾,如何去镇压或令这群人瓦解。

不过,他觉得警方收集资料的做法最终是徒劳无功,示威者不会被吓怕。然而,他真的有忧虑香港会变成警察城市。

黄浩铭:会否担心香港成为警察城市?现在已是。我们香港是最多警察的城市。梁振英跟前任特首比较,现在的情况更恶劣。

在他口中其中一个恶劣例子是,警方过去扣押示威者由最多8小时变成今天平均逾1天的时间。“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于9月26日冲入政府总部的广场后,警方把他扣留了46小时,促致家人要向高等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方可获释。

这场雨伞运动,众多示威者控诉香港警方使用过度武力包括没跟随执法指引,用警棍敲打示威者头部或四肢,导致头破血流或骨节,此外,拘押人后竟申请法庭手令入屋搜查兼带走电脑。警方在清理旺角占领区时,2名社民连的义工协助把帐篷、睡袋、头盔等物资运往金钟,警方中途截停搜查兼扣留所有物品外,更指他们管有物品作非法用途而被扣查,获释后,警方更入屋搜查,取走电脑。

协助被拘人士的义务律师团成员之一的文律师承认,警方在是次运动中的确做了不少令人费解的事,他估计,个中的可能性是警方根本不知自己该怎样做。

文律师:首先,可能是他们未想清楚,其实应该怎样做,由拘捕以致下一步如何处理,因此,他(警察)所做的事完全是不清楚或大家不理解。

在处理逾700宗寻求援助的个案中,他肯定地认为,警方检控错误,因为是次的占领运动并不涉及暴力,但是,警方却选择较重的“非法集结”罪拘捕示威者而不是“未经授权的集结”。

执业多年的他觉得,是次运动史无前例,即使2005年世贸会议韩农示威的事件,也未涉及众多复杂的程序,所以,整个香港政府以致辩方律师都在学习中,不过,他觉得政府是有权力兼具资源,在处理这场运动应该可以做得更好。他更特别提到,是次警务处从各部组抽调人员执勤,导致全民皆兵,可惜,大部份的警员根本没有处理示威的经验及不熟悉相关程序,出现讯息混乱,他认为,问题是管理层。

文律师:在这些案件,要经过很多上级的决定,上级又上级,上级的不回应或拖慢事件,我觉得才是整件事,搞到我们那么麻烦的症结。警察的中层及高层似乎要检讨,为何讯息会那么混乱?没有高层站出来负责这件事?弄致前线的警务人员成为磨心,做了挡箭牌。

此外,他更觉得是次运动里令他感到最可惜的是,前线警务人员把个人情绪发泄在他人身上。

文律师:执法者比较上心,可以讲太过上心,似乎将很多私人的不满在执法时做了出来。但是,这数目不多,大部份警员都是专业的。

警务人员不专业的行为,文律师指较过住为多,他相信原因跟这场运动抗持日久有关。

文律师:因为抗持日久令他们的克制能力降低了。但是,仍要遵守执法的职务,因为你(警员)始终面对的都是手无寸铁的示威者。

香港大律师杨岳桥指,拥有公权力而又用尽该权,并不是法治之意,更不是一个理想的社会。(杨岳桥脸书)
香港大律师杨岳桥指,拥有公权力而又用尽该权,并不是法治之意,更不是一个理想的社会。(杨岳桥脸书)

执业大律师杨岳桥对是次警队的表现,他亦觉得警方使用武力明显较过往大。

杨岳桥:只有被捕人士拒捕、身上有武器或警方有即时的危险前提下,警方才可以使用相对等的武力。

不过,他最感忧虑的是警方在是次运动中,多番以“有犯罪或不诚实意图取用电脑”罪检控网民,明显有以言入罪的趋势。

杨岳桥:继续肆意拘捕,因为一些网上的说话或言论而肆意拘捕,这的确是会有机会令一个正常人会忧虑这变成一个警察城市。

他更对于香港政府经常挂在嘴边的“法治”,觉得当权者的理解有不足。杨岳桥强调,有权力而用尽,并不是法治,亦不是一个理想的社会。

长达近80天的占领运动,香港警方共拘捕了955人,但未有交待有多少人被警方纪录个人资料以作进一步调查是否提出起诉。另外,投诉警察课接获1972人投诉,大多涉及警员疏忽职守及滥用职权,不过,只有106宗须向负责监督警队工作的独立监警会汇报。此外,警方处理了351宗受伤个案,当中包括130名警员受伤。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