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香港反专制「群聚效应」已成 民众见林郑就「关机」


2020-10-21
Share
hk-benny 戴耀廷认为,香港政府要把新加坡的管治模式套用在香港身上未必可行。(路透社资料图片)

提前「荣休」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出席本台节目《自由穿越》。他表示,香港正迈向一个「半威权」的时代,法律成为了管治者的工具。不过,戴耀廷表示港人经历过多场民主运动,反专制的「群聚效应」(Critical Mass)已经达到,需要继续社区的深耕细作。(胡凯文 报道)

戴耀廷在本台节目《自由穿越》引用法学学者约西.拉贾(Jothie Rajah)的著作《威权式法治:新加坡的立法、话语与正当性》表示,香港正步入「威权法治」的年代。他以新加坡为例,指港府的管治模式正是将法律作为管治的工具。

不过,戴耀廷认为,香港政府要把新加坡的管治模式套用在香港身上未必可行,因为香港与新加坡有很多不同之处,例如香港没有新加坡的地缘危机及内部差异,香港人较早开始讲求民主、讲求法治。

戴耀廷说:香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直延续殖民地统治,除了在暴动的时间、60年代的时候,大体香港在地缘上都没有一个受到威胁的感觉。香港始终是单一文化、主要以汉人为主的社群,但新加坡不同,其实他们很多内部规则,就是在处理(这些差异),即利用有印度教、回教、基督教或传统中国的宗教之间的差异,如果我是统治者,我就要利用这件事制造这种危机感,当危机感存在的时候,人们就会觉得我需要一个很强的政府、稳定的政府去帮我维持(秩序),变成人民就会接受。

戴耀廷说香港人经历过占中、雨伞运动、鱼蛋革命、至「反送中」运动,愈来愈多人卷入一个会行动、会实践的群众里,当今反专制的群聚效应(critical mass)已经达到。他说,香港的公民社会强大,来自本身的专业群体,例如律师、教师、社工,他们都是非常贴近社会,民意亦已经渗透到各阶层。社区的深耕细作更胜官方的宣传。

戴耀廷说:尤其是区议会选举,即2019年之后,我们已经在全港取得最大的优势,就是社区,我们要跟港府打论述战,其实不需要用官方的媒体,政府有很多钱日日播电视,不打紧,我就日日在社区和你打论述战,我就在社区做工作,这些深耕细作的效果其实未必不大得过你政府,大家现在见到有林郑都会关电视。

戴耀廷并说,当下的高官很清楚知道政治现实,于是用教育条例去钉牌,跟着大队走。他问,官员在这个位置,还可以做些甚么呢?对比香港与新加坡,戴耀廷说新加坡的法治起码「有个谱」,大家跟足规则去做;而大陆的法律是「任佢玩」,人民永远都是输家。当下香港的问题是,有了《港区国安法》之后,香港变得愈来愈走大陆的一套,人民不知道甚么时候违规。

戴耀廷因推动香港民主,2019年在「占中九子案」被判「串谋犯公众妨扰罪」、「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罪成,被判囚16个月,他服刑4个月后获准保释。等候上诉期间,被港大校委会在今年7月撤销教席。展望未来,他认为香港由半民主走向半威权的时代,港人要努力争取,减慢香港渐趋威权的速度,甚至扭转。

-----------

按此收看节目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