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保卫战一周年 学生会回顾活动敏感词被涂黑


2020-11-11
Share
hk-campus1 学生会代表在大学校巴附近挂上保卫战照片。(郑日尧 摄)

中大保卫战一周年 学生会回顾活动敏感词被涂黑

周三(11日)是防暴警察强攻中文大学二号桥一周年。去年双方引发激烈冲突,中大校园有如战场。一年过后,中大学生会联同书院学生会举办「中大保卫战」一周年历史回顾活动,展览中的敏感词因为顾忌《国安法》,都涂黑以避免遭起诉。(郑日尧 报道)

这场活动中有相片展览,讲述二号桥冲突的经过,亦有中大被捕学生的感言;亦设有「和你写」街站,让市民撰写书信或心意卡给被捕同学及早前流亡德国的中大学生。参观者亦可于民主墙张贴便利贴抒发己见。现场挂有「SAVE12HK」等政治标语。

校内挂有多条政治标语。(郑日尧 摄)
校内挂有多条政治标语。(郑日尧 摄)

有关注香港示威情况的中国大陆中大学生表示,去年自己在校内见证著暴力冲突的经过,对于催泪弹被射入夏鼎基球场感到难忘,是她首次近距离目击示威冲突现场。

中国大陆中大生说:你其实是很近地目睹这些冲突,这些片段对我来说是很深刻的记忆。看到他们今天举办这类活动,我觉得挺好。不办(这个展览)的话这个事情可能会,在我脑海中慢慢淡忘,不会怎么想起来。

陈同学的经验十分深刻。他在去年冲突时既是中大学生又是兼职记者,对校园被警察强攻感到激动,另一方面要做好传媒中立角色。他説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仍感矛盾。

陈同学说:有一幕让我心情很矛盾,段校长在环回东路、近二桥方向,和学生讨论接下来会如何和警方沟通。有一刻很想哭,但又要工作,心情很矛盾。有些认识的同学在二桥被捕,但我又要保持镇定地去拍照,会觉得很忐忑。

现场不乏中大校友到场支持,校友王女士说去年看到师弟、师妹对追求公义和自由的坚持,令她感到鼓舞。

原本写有「香港独立」字句被校方用油漆遮盖。(郑日尧 摄)
原本写有「香港独立」字句被校方用油漆遮盖。(郑日尧 摄)

王女士说:香港真的需要一些寻求公义的力量,不是「谁大、谁恶、谁正确」,看到师弟师妹作出的坚持及立志,去争取原本是属于香港的价值。我们在80年代看著香港从《中英联合声明》,走到现在那种崩坏。虽然难受,但也看到盼望。

中大冲突当晚,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曾陪同校长段崇智到二号桥与警方尝试调停,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警方竟向段崇智发射催泪弹。马岳形容是「秀才遇著兵」,警方当晚发射过千枚子弹,很难解释「没有进攻校园」的说法,「如果不是攻进来,哪是不是蓄意伤人呢?」

马岳曾形容中大此役如同香港缩影。随著10月订立蒙面法、周梓乐去世等事件,民间怒气成为各方团结的动力,使得非中大人及校友纷纷赶到中大声援。

马岳说:本来守护家园的意识,可能中大比其他大学强,而这样和2019年的状况有一定关系。香港人各种愤概是出自于他们觉得要保护香港既有的价值。

香港中文大学校方早前致电学生会指,关注展品或含有「宣扬港独信息」,提醒学生勿以身试法。现场部分展品原本写有「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八字已被涂黑。曾代表校方向学生会施压的大学辅导长陈国康亦在场。

中大新亚学生会外务副会长Andy表示,就中大管理层关注,学生会将展品中「政治不正确」字眼涂黑。他形容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在《国安法》的政治红线,只能在仅有的空间尽量努力。

Andy说:校方强调有些字眼或会带来法律责任,要求我们避免使用例如「暴大」、「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等口号。为甚么我们要遮住校方认为敏感的字眼,都是因为《国安法》。只能说我们只可以在仅馀的空间尽量做。

香港中文大学发声明称,去年中大冲突「源于有人向公路及铁路投掷杂物」,「导致交通瘫痪」,加上「校园被蒙面人士大规模破坏」,大学予以「强烈谴责」。对于展览举办者将事件作出偏颇的描述,大学表示「极度遗憾」。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