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全球裁员八千五 谭文豪忧引发「骨牌效应」


2020-10-21
Share
hk-cathay 国泰全球裁员八千五,谭文豪忧引发「骨牌效应」。(粤语组制图)

国泰航空宣布企业重组,全球削减约8,500个职位,包括约5,300名驻港员工,国泰工会对公司未采取「节流方案」感到失望,亦有员工对决定感到痛心,坦言这段时间承受很大心理压力。曾任机师的立法会议员谭文豪担心,国泰裁员会引发「骨牌效应」。(刘少风 报道)

国泰航空周三(21日)宣布裁员,全球裁减8500个职位,当中包括5300人是驻港员工,另外约600名非驻港员工亦可能受影响,两者合共约占员工总数的17%;另外,集团 旗下的港龙航空结束营运,公司拟向监管机构寻求批准,由香港快运营运港龙航空的大部分航线。

国泰航空主席贺以礼周三在网上会议表示,对今次决定感到「心痛及遗憾」,已尽所能减少职位,希望日后可以再招聘有关员工。他指,单一世界领先旅游国泰航空品牌,连同香港快运低成本旅游品牌,可增加营运及市场效率,所以不会恢复国泰港龙品牌,估计国泰港龙的航线会由国泰或香港快运接手。

国泰空中服务员Kate(化名)周三向本台透露,周三早上9时收到3封电邮,才得悉公司裁员决定,但信中没有列明具体安排,只是称公司过去一段时间遇到困境,并感激员工的付出。她指从疫情开始,明显感觉到公司生意差了很多,已对裁员有心理准备,不过在这段日子承受极大心理压力。

Kate说:由12月初开始,内部已有传闻传出,直到这个星期有新闻报道,这件事愈来愈真实,每一天都会有新的传闻,心理上的压力,很大影响,因为不知道究竟被炒的是否自己。

Kate又称,相信裁员牵涉所有层级,当中旧约的空中服务员是「重灾区」,亦包括服务超过20年的空姐,在裁员消息公开后,已有员工未能登入公司的应用程式。

国泰航空高层周三(21日)与工会代表会面,国泰空中服务员工会主席王思敏会后引述管理层指,被裁员工周三内会收到信件,涉及各阶层,其中裁减国泰2000名机舱服务员,她又称,行政总裁及人事部主管并没出席会议,而工会之前多次与管理层会面,提出以自愿离职和无薪假取代裁员,但公司没有采纳,对此表示失望。

王思敏说:对此决定相当失望,因为公司对我们之前提出的节流计划没有采用,便决定裁减2000个职位,我们很失望。我不觉得是非常丰厚(离职补偿),我们之前提出的自愿离职条件应较好。

王思敏表示,员工士气已低落一段时间,形容目前气氛差,大家感到伤感,目前要先安抚同事,会视乎同事意愿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代表机师的香港航空机组人员协会表示,会跟国泰管理层会面,要求详细交代有多少机师受影响,并争取公平待遇。香港航空机组人员协会秘书长(Chris Beebe)指,对决定感到失望,公司事前并无与他们沟通,此刻仍不知有多少国泰机师受影响,希望透过对话,争取更好的结果。

港龙航空空勤人员协会副主席梁佩韵表示,港龙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的终身职业,公司突然结束公司营运,令他们没有机会和家人道别,所以觉得这一种方式令人难以接受,多少赔偿都不能够弥补。

曾任机师的立法会议员谭文豪表示,港府曾向国泰注资270多亿元,国泰董事局内亦有2个政府委任的代表,认为政府不能以国泰是上市公司为名,指无权干预。他认为国泰无需要裁员,预计员工难以短时间内找到新的工作,担心事件会引发「骨牌效应」。

谭文豪说:五千多人,五千多个家庭,将来怎么办?政府做这么多事,又保就业又基金,都是希望雇主保员工饭碗,但政府注资了270多亿(予国泰),都不能做到这个效果,其他雇主又怎会做?恐怕会产生骨牌效应。

工联会麦美娟指,国泰受政府资助,应履行社会责任,不应贸然裁员,指有关大规模裁员计划,对劳动力市场必然有大影响,对整个劳动力市场产生「涟漪效应」,又估计裁员后会令失业率推高0.2%。

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表示,国泰裁员及停运港龙是商业决定,政府已要求国泰要顾及香港航运枢纽的地位,以及减低对员工的影响。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航空业受疫情打击,国泰面对史无前例的经营挑战和财务压力;政府注资国泰早已明确指出,不会参与集团日常营运,而政府委派董事局的观察员虽然有投票权,亦已提醒管理层须尽可能减低对员工及社会的影响。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