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少女陈彦霖死因研讯继续 社工不认为有自残倾向 曾称遭警察无礼对待

2020-08-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5岁少女陈彦霖死因研讯继续,社工不认为有自残倾向,曾称遭警察无礼对待。(粤语组制图)
15岁少女陈彦霖死因研讯继续,社工不认为有自残倾向,曾称遭警察无礼对待。(粤语组制图)

香港去年九月「反送中」运动期间,15岁少女陈彦霖被发现赤祼浮尸海面,警方指她死于自杀,死因无可疑,并迅速火化其遗体,事件引起公众揣测。

死因裁判法庭周一(24日)起就事件召开研讯,首日传唤陈彦霖母亲、外公、堂姐及社工唐颖恩作供。第二日聆讯继续,传召屯门女童院的社署助理社会工作主任黄燕丽及青山医院精神科医生杨禹行作供。

社工黄燕丽作供时透露,陈彦霖2018年至2019年曾先后6次入住女童院,而去年8月再被判入女童院,因该次涉刑事案件被单独囚禁。黄承认,在该次长达1个月的住院期间,除了期间数天入住医院,陈彦霖除女童院职员外并无机会与其他女童接触。黄透露,陈彦霖前5次进入女童院均表现良好及守规矩,但去年8月该次入院,曾多次情绪不稳,包括曾将乳胶枕头撕开塞落厕所、将头撞向玻璃、将书本撕烂等,她亦曾将院舍规则撕烂,及不断按仓内呼唤钟及救命钟。黄指院舍是根据法例要求,将牵涉刑事案的女童与其馀女童分开,而当时院舍内只有陈彦霖一人涉刑事案件。

黄燕丽表示,陈彦霖去年8月涉嫌袭警被捕,送入女童院时手腕有瘀伤,陈说是被手铐造成,并表示曾受警察挑衅和无礼对待,希望投诉。

黄燕丽表示不认为陈彦霖有自残倾向,认为她只是想用此方式离开女童院。黄燕丽又指,陈彦霖所写的反省文非常正面,文中表示未来3年「希望做人见人爱的女孩,完成设计课程可学有所用,与家人开心生活」。社工表示,陈彦霖妈妈指她吸毒,另一名跟进的社工亦指她曾吸食大麻,但验毒报告显示全为阴性。

曾为陈彦霖诊治的青山医院精神科医生杨禹行表示,判断陈为急性压力反应及对立反叛症,但交谈时认为她说话清晰,没有思觉失调的症状,包括幻听、幻觉等,不过其母亲拒绝为她安排精神科覆诊。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