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送中逃亡人士郑子豪胞姊:母亲终日以泪洗面

2020-09-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郑子豪胞姊:母亲终日以泪洗面。(粤语组制图)
郑子豪胞姊:母亲终日以泪洗面。(粤语组制图)

专访送中逃亡人士郑子豪胞姊:母亲终日以泪洗面

12名港人偷渡遭「送中」拘押深圳盐田看守所,至今已经26日仍杳无音讯。其中年仅18岁的郑子豪,其胞姊接受本台访问时泪诉,委托的律师至今仍未能见弟弟一面,她怒斥林郑政府冷待事件,置12港人生死不顾。又指小康之家突迎恶耗,她与父母每天以泪洗面,恐弟弟「被消失」。本台致电深圳公安局盐田分局,对方拒回应事件。(李智智 报道)

18岁正值花样年华,惟刚成年的郑子豪却迎来「送中」厄运。他与另外11名香港青年涉嫌循海路逃亡台湾被中国海警拘捕,已被关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逾三星期,惟至今仍未有家属委托律师可获见他们一面。郑子豪胞姊接受本台访问时泣诉:「究竟弟弟的囚禁黑暗日子何时才见曙光?」

郑姊忆述,活跃好动的弟弟是钓鱼爱好者,不时和朋友结伴出海钓鱼。8 月 23 日当天,弟弟如常向家人表示出海钓鱼后离家,当时还带上水桶和鱼竿,没想到一句「再见」,就重聚无期。起初,家人以为是电话讯号接收不良,才与弟弟失联,但连日未见身影,遂往警署报警。至落案后翌日,警方登门造访,才告知家属弟弟已遭内地当局拘留,并附上拘留书副本。

郑姊无奈称,弟弟上月底起遭扣留至今,家人除了那一纸深圳公安局盐田分局拘留书上的资料,知道他「涉嫌8.23偷越(国)境案」,其馀对案件一无所知。父亲曾据拘留书电话号码,联络局方庄姓经办人,对方要求父亲与香港入境处联络,但入境处对家人的疑问均表示「不清楚」、不同单位之间敷衍卸责。

郑姊说:我觉得香港政府完全没有提供任何协助。我父亲是有收到几通来自政府的电话,我们提出港府可否派人探望弟弟。他们就以各种理由推搪,我父亲反问,你有甚么可以帮我?他们又说不出来,只是敷衍的态度。

为尽快了解弟弟拘留情况,郑姊几经辛苦找寻大陆律师委托代理其弟的案件,惟该律师疑遭官方施压而被劝退。据悉,不少家属委托的律师遭受到来自司法局及国保的压力,被要求停止代理案件和禁止受访,至今至少有4名律师被逼退。目前,所有代理律师仍未获准会见被捕人士。郑姊透露正申请公证书,冀能获得律师与弟弟面见的一丝机会。

郑姊说:内地压力愈来愈严重,律师愈来愈难找。我原本是找了律师,他都基于压力,就说不做了,转介了另一位律师给我。因律师跟我说,不一定要公证书,通常委托书都可以见(当事人),但拘留所以公证为由,拒绝律师见当事人。但他们(其他家属)用了公证书,但就变成官派律师,说入面的人已经请了官派律师,又拒绝见面。所以我已经去申请公证书,但都预期了大陆会以已有官派律师为由拒绝家属请的律师(见面)。

弟弟至今生死未卜,郑父曾与多位被捕人士家属于9月12日召开记者会批评香港政府「置死不顾」。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二(15日)回应事件时表示,该12名港人是「畏罪潜逃」,加上他们涉偷越(国)边境属内地司法管辖范围,坚称由中国大陆机关处理「非常恰当」。

郑子豪早前被控串谋意图危害生命而纵火,以及一项交替控罪,管有物品意图损坏财产。郑姊指虽然弟弟有案在身,但港府有责任确保他的人权得到应有保障,怒斥林郑妄顾港人利益。

郑姊说: 我觉得是很谔然,他们始终都是香港人,即使不将他们送回来,都应要有协助,如送药,或港府派人探望那12人,或让那12人有机会打电话回来。以及律师方面,家属委托律师是很正常的事,亦是我们的权利,我觉得这些不是干预内地执法,完成不相关。我们觉得他的罪名似乎不断被加重,我担心他会被控以分裂国家罪,坐一辈子都不能回来,这是最担心。

仅比郑子豪年长两岁的郑姊形容,弟弟非常孝顺父母和疼爱家人,早前自掏腰包买了一部新电话送给母亲作生日礼物。她叹言,原本一家四口乐也融融享受小康生活,但自弟弟「失踪」后,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家人日盼夜盼弟弟的消息。眼见中秋团圆佳节将至,一家四口团圆日子恐一去不返,郑姊不禁失声哭道「一家人齐齐整整吃饭的日子,恐怕以后不会再有」。

郑姊说:现在一起吃饭都静了,话题都只是弟弟的事,有时见到父母或我会突然在哭。我们劝她(妈妈)多少都要吃一些,她说哪有心情吃,我都不知道我的儿子是否在挨饿。我妈妈经常哭,又睡不了。我经常发梦见到弟弟,很担心他在里面,会否被人打。有时发梦见到弟弟瘦了很多,可能身体都是伤。18岁平时的生活都是读书和玩耍,不知道他一人在内地拘留所如何,应该会很无助,不知道他的情况如何。(我)为何想做访问?都是透明度高些,让多些人关注事件,我弟弟就不会「被消失」情况发生。

郑姊叹息已尽其所能,惟事态仍苦无进展,目前只可「见步行步」。虽每日生活坐若针毡,但身为长女的她,亦只能一边安慰父母,一边咬紧牙关坚持寻找弟弟下落,「政府不帮你,只可靠自己」,盼「弟弟可以平安尽快回港」。

本台记者联络深圳公安局盐田分局经办人庄明俊了解案件,对方以未能确定身分为由拒绝受访,要求联络香港警方。协助12名被捕港人家属的邹家成向本台称,不少家属查询亦有同样情况,对方要求家属联络「香港对口单位」,就被捕人士的拘留情况,只字不提,家属只好「望天打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