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首席法官張舉能:三權分立「太政治化」 法庭解釋國安法「不成問題」

2021-01-11
Share
港首席法官張舉能:三權分立「太政治化」 法庭解釋國安法「不成問題」 張舉能:三權分立「太政治化」。
李智智 攝

在香港「法司已死」爭議聲中,接替馬道立出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張舉能周一(11日)履新。張官首次以新身分出席今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和見傳媒時,避談三權分立,只堅稱香港「仍有法治和司法獨立」。對於《港區國安法》被質疑衝擊香港法制,張官強調國安法已經成為香港法律的一部分,香港普通法的法庭在解釋各類不同法律上「身經百戰」,即使中港兩地法制有差異亦「不成問題」。他回應量刑委員會要求時,認為現有上訴庭更有效。(李智智 報道) 

現年59歲的張舉能為香港回歸後第三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政府指,張官周一(11日)於禮賓府在特首林鄭月娥監誓下作出司法誓言,鄭重宣誓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承諾將「盡忠職守、奉公守法、公正廉潔,以無懼、無偏、無私、無欺之精神,維護法制及主持正義,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張官接替同日退休的馬道立,其任期由即日起生效。 

張官同日赴終審法院時出席「202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首次以終院首席法官身分發表演說。事後,他於灣仔會展中心見傳媒。他形容,「2020年是特殊、艱難的一年」,而近年社會事件帶來大量刑事案件,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對法庭造成壓力。他重申會繼續守護香港法治,對司法機構有三大要求,包括維護司法獨立,公平公正;與時其進,加入數碼化技術;以及高效能專業有效率處理案件。 

張官特別提及,2019年有關高等法院司法覆核案件及批出覆核許可申請的數量的確增加,但強調是完全因有關免遣返酷刑聲請的司法覆核許可申請增加,關免申請數目由2016年的60宗,增至2019年的3700宗。至於其他類別的覆核案件,在過去5年批出許可申請案件,仍維持每年約160宗。 

回應量刑委員會建議 張:上訴庭處理更有效 

早前建制派要求司法改革,包括處理法官投訴,以及設立量刑委員會,引起爭執。早前馬道立在卸位前,曾批評若因不滿裁決結果而要求改革是不可接受。 

張舉能回應記者有關追問時,稱「欣賞」有人提出量刑委員會建議,稱「有其原因」,認為出發點是為了解決法院在處理關於社會事件案件的量刑情況。不過,他指出,量刑是司法職能的重要一環,由法官獨立履行,在普通法制的角度之下,上訴法院處理上訴和審刑覆核的時候,已擔任重要的角色,就是負責糾正下級法院的錯誤,並消除下級法院之間判決或者判刑之間的差距,發出具權威性的量刑指導。他強調,訂定權威性和有約束力的量刑指導及消除各下級法院之間判刑差異,藉著上訴和審刑覆核,是更有效和更常規的方法。 

張舉能說: 如有人認為判決有參差,這正是上訴法庭存在的重要功能。我們亦處理得很快,過去半年已有8宗案件已處理,接下來有7宗。當中不只是處理上訴覆核,上訴法庭亦會提及這些案件應如何處理,重點在哪,對下級法院有約束力,可有效和快速處理。 

張:司法獨立不代表缺乏問責

至於近年針對法官及司法人員的投訴數目顯著增加,張官稱,司法獨立不代表缺乏問責,認同在不可削弱司法獨立的關鍵大前提下,法官的投訴處理機制仍有提高透明度和問責性的空間。因此繼2016年的檢討後,將對現有機制進行檢討,以進一步提高機制的透明度和問責性。他亦提醒法官審案時要自我克制,做到一視同仁,公平公正處理案件。 

對於區域法院同日審理反修例案件時,法官練錦鴻要求戴黃色口罩的人離庭,張官指不評論個別案件做法,但法官審案時有很大酌情權,確保公平公正審訊,考慮有很多,但「穿甚麼衣服、戴甚麼顏色口罩,香港是自由社會,完全沒有問題」。 

拒評三權分立 張:太政治

記者再度問到「三權分立」問題,張官與馬道立早前的回應一致,認為「太政治化,不適合評論」,但強調《基本法》第2、19、85條,提到香港有獨立司法權,獨立行使司法權判案。對於是否受到來自政府和北京的壓力,他只稱「「所有工作都有壓力」,「包括政治壓力都是法官日常壓力之一」,「這是法官的工作一部分,判決結果當然不可能令所有人開心,有批評是在所難免」。 

他寄語法官,「不論壓力來源,只需集中法律、證據、事實,其他都無須理會」。 

張:香港仍有法治 

有關市民認為「香港法治已死」說法,他指,社會人士不喜歡一些判決,有感而嘆、有情緒可以理解。 

張舉能說:我希望你(記者)是錯(法治信心下降)。我們相信法治,香港是有法治的。我們也為此而努力,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在回歸以來至今,當然有很多事情轉變。但當然回看我們說的,我們一般而言(法治)的定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沒有改變,法律的公開、透明性、穩定性、肯定性,沒有改變。第三,法庭是公正的、獨立的。我們當然都是繼續努力維持法庭的司法獨立。第四,維護各樣基本權利,沒有改變。 

當被問及《港區國安法》生效後英國曾表明考慮停止派遣英國法官出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是否反映國際社會對香港法治失信心時?張官未有正面回應,只稱《國安法》有關案件仍有來自外國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處理,「即使受疫情影響,仍有年紀不輕的外國法官親身來港審案」,對海外招聘「有信心」。 

回應國安法 張:香港法庭身經百戰 

《港區國安法》爭議近期再次為焦點。對於外界有意見認為,《港區國安法》由北京制訂,卻要由香港法庭執行,會令香港法庭處於兩難。張舉能稱有案件正審理,不願評論《國安法》條文,又稱即使由特首指定法官,亦相信任何法官都會堅守香港司法原則去處理案件。他強調,《國安法》已經成為香港法律的一部分,香港普通法的法庭「身經百戰」,即使中港兩地法制有差異亦「不成問題」。 

張舉能說:《國安法》已根據《基本法》條文,成為我們香港法律的一部分,我們法庭會按我們一向的法律去理解、去詮釋《國安法》和應用它。當然《國安法》,大家都明白,是內地的法律,和我們香港的法例,有某部分未必完全一致,但這個不成問題,實際你要相信,我們香港普通法的制度,我們香港普通法的法庭,可否用這個成語呢?身經百戰,因為對於解釋各類不同法律,有很多案例的經歷,無論本地還是其他,幫助我們去解釋不同法例。 

被形容香港「土炮」法官的張舉能,加入司法機構20年。張官出任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時,任內處理不少敏感案件,包括梁頌恆及游蕙禎因宣誓問題被 DQ 案,並在案中判詞強調,《基本法》有最高的法律地位,可以凌駕立法會,並全面採納當時的人大釋法,駁回二人上訴。另他與馬道立和李義獲特首林鄭月娥任命為《國安法》指定法官,早前批出律政司早前就涉違反《港區國安法》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獲保釋的決定上訴許可。 

香港司法近年被批屢被政治化,建制派以至北京多次向法庭施壓,立法會2020年6月通過委任張舉能為終院首席法官時,大部份民主派議員投反對和棄權票抗議香港法治受損,是首次有議員反對委任法官的決議案。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