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首席法官张举能:三权分立「太政治化」 法庭解释国安法「不成问题」

2021-01-11
Share
港首席法官张举能:三权分立「太政治化」 法庭解释国安法「不成问题」 张举能:三权分立「太政治化」。
李智智 摄

在香港「法司已死」争议声中,接替马道立出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张举能周一(11日)履新。张官首次以新身分出席今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和见传媒时,避谈三权分立,只坚称香港「仍有法治和司法独立」。对于《港区国安法》被质疑冲击香港法制,张官强调国安法已经成为香港法律的一部分,香港普通法的法庭在解释各类不同法律上「身经百战」,即使中港两地法制有差异亦「不成问题」。他回应量刑委员会要求时,认为现有上诉庭更有效。(李智智 报道) 

现年59岁的张举能为香港回归后第三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政府指,张官周一(11日)于礼宾府在特首林郑月娥监誓下作出司法誓言,郑重宣誓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承诺将「尽忠职守、奉公守法、公正廉洁,以无惧、无偏、无私、无欺之精神,维护法制及主持正义,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服务」。张官接替同日退休的马道立,其任期由即日起生效。 

张官同日赴终审法院时出席「2021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首次以终院首席法官身分发表演说。事后,他于湾仔会展中心见传媒。他形容,「2020年是特殊、艰难的一年」,而近年社会事件带来大量刑事案件,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对法庭造成压力。他重申会继续守护香港法治,对司法机构有三大要求,包括维护司法独立,公平公正;与时其进,加入数码化技术;以及高效能专业有效率处理案件。 

张官特别提及,2019年有关高等法院司法覆核案件及批出覆核许可申请的数量的确增加,但强调是完全因有关免遣返酷刑声请的司法覆核许可申请增加,关免申请数目由2016年的60宗,增至2019年的3700宗。至于其他类别的覆核案件,在过去5年批出许可申请案件,仍维持每年约160宗。 

回应量刑委员会建议 张:上诉庭处理更有效 

早前建制派要求司法改革,包括处理法官投诉,以及设立量刑委员会,引起争执。早前马道立在卸位前,曾批评若因不满裁决结果而要求改革是不可接受。 

张举能回应记者有关追问时,称「欣赏」有人提出量刑委员会建议,称「有其原因」,认为出发点是为了解决法院在处理关于社会事件案件的量刑情况。不过,他指出,量刑是司法职能的重要一环,由法官独立履行,在普通法制的角度之下,上诉法院处理上诉和审刑覆核的时候,已担任重要的角色,就是负责纠正下级法院的错误,并消除下级法院之间判决或者判刑之间的差距,发出具权威性的量刑指导。他强调,订定权威性和有约束力的量刑指导及消除各下级法院之间判刑差异,藉著上诉和审刑覆核,是更有效和更常规的方法。 

张举能说: 如有人认为判决有参差,这正是上诉法庭存在的重要功能。我们亦处理得很快,过去半年已有8宗案件已处理,接下来有7宗。当中不只是处理上诉覆核,上诉法庭亦会提及这些案件应如何处理,重点在哪,对下级法院有约束力,可有效和快速处理。 

张:司法独立不代表缺乏问责

至于近年针对法官及司法人员的投诉数目显著增加,张官称,司法独立不代表缺乏问责,认同在不可削弱司法独立的关键大前提下,法官的投诉处理机制仍有提高透明度和问责性的空间。因此继2016年的检讨后,将对现有机制进行检讨,以进一步提高机制的透明度和问责性。他亦提醒法官审案时要自我克制,做到一视同仁,公平公正处理案件。 

对于区域法院同日审理反修例案件时,法官练锦鸿要求戴黄色口罩的人离庭,张官指不评论个别案件做法,但法官审案时有很大酌情权,确保公平公正审讯,考虑有很多,但「穿甚么衣服、戴甚么颜色口罩,香港是自由社会,完全没有问题」。 

拒评三权分立 张:太政治

记者再度问到「三权分立」问题,张官与马道立早前的回应一致,认为「太政治化,不适合评论」,但强调《基本法》第2、19、85条,提到香港有独立司法权,独立行使司法权判案。对于是否受到来自政府和北京的压力,他只称「「所有工作都有压力」,「包括政治压力都是法官日常压力之一」,「这是法官的工作一部分,判决结果当然不可能令所有人开心,有批评是在所难免」。 

他寄语法官,「不论压力来源,只需集中法律、证据、事实,其他都无须理会」。 

张:香港仍有法治 

有关市民认为「香港法治已死」说法,他指,社会人士不喜欢一些判决,有感而叹、有情绪可以理解。 

张举能说:我希望你(记者)是错(法治信心下降)。我们相信法治,香港是有法治的。我们也为此而努力,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在回归以来至今,当然有很多事情转变。但当然回看我们说的,我们一般而言(法治)的定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没有改变,法律的公开、透明性、稳定性、肯定性,没有改变。第三,法庭是公正的、独立的。我们当然都是继续努力维持法庭的司法独立。第四,维护各样基本权利,没有改变。 

当被问及《港区国安法》生效后英国曾表明考虑停止派遣英国法官出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是否反映国际社会对香港法治失信心时?张官未有正面回应,只称《国安法》有关案件仍有来自外国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处理,「即使受疫情影响,仍有年纪不轻的外国法官亲身来港审案」,对海外招聘「有信心」。 

回应国安法 张:香港法庭身经百战 

《港区国安法》争议近期再次为焦点。对于外界有意见认为,《港区国安法》由北京制订,却要由香港法庭执行,会令香港法庭处于两难。张举能称有案件正审理,不愿评论《国安法》条文,又称即使由特首指定法官,亦相信任何法官都会坚守香港司法原则去处理案件。他强调,《国安法》已经成为香港法律的一部分,香港普通法的法庭「身经百战」,即使中港两地法制有差异亦「不成问题」。 

张举能说:《国安法》已根据《基本法》条文,成为我们香港法律的一部分,我们法庭会按我们一向的法律去理解、去诠释《国安法》和应用它。当然《国安法》,大家都明白,是内地的法律,和我们香港的法例,有某部分未必完全一致,但这个不成问题,实际你要相信,我们香港普通法的制度,我们香港普通法的法庭,可否用这个成语呢?身经百战,因为对于解释各类不同法律,有很多案例的经历,无论本地还是其他,帮助我们去解释不同法例。 

被形容香港「土炮」法官的张举能,加入司法机构20年。张官出任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时,任内处理不少敏感案件,包括梁颂恒及游蕙祯因宣誓问题被 DQ 案,并在案中判词强调,《基本法》有最高的法律地位,可以凌驾立法会,并全面采纳当时的人大释法,驳回二人上诉。另他与马道立和李义获特首林郑月娥任命为《国安法》指定法官,早前批出律政司早前就涉违反《港区国安法》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获保释的决定上诉许可。 

香港司法近年被批屡被政治化,建制派以至北京多次向法庭施压,立法会2020年6月通过委任张举能为终院首席法官时,大部份民主派议员投反对和弃权票抗议香港法治受损,是首次有议员反对委任法官的决议案。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