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張達明: 「快必案」中央舖路改變香港司法制度

2020-09-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港大法律系首席講師張達明專訪談快必案:中央舖路改變香港司法制度。(粵語組製圖)
港大法律系首席講師張達明專訪談快必案:中央舖路改變香港司法制度。(粵語組製圖)

在香港,快必「煽動文字」案引起社會憂慮文字獄降臨香港,香港大學法律學者張達明接受本台專訪,認為事件不但反映中央擬借助國安公署的額外權力收窄香港言論自由,結合最近特首和兩辦在《國安法》實施後否定香港實行「三權分立」的言論,「同一時間將矛頭都指向法庭」,認為中央正舖路改變香港司法制度,將中國大陸體制植入香港。(李智智 報道)

人民力量副主席快必譚得志早前被多名國安署便衣人員拘捕,指他涉「發表煽動文字」罪,指控文件中,羅列快必涉嫌違法的言論,包括「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和「721唔見人、831打死人、10月1槍殺人」等遊行示威中的常見字眼,引起社會嘩然。

港大法律學者張達明接受本台專訪分析事件。他認為快必今次入罪與否,要視乎法庭如何演釋有關條文以及符合人權保障的考慮等。他又指出,當政府如此運用這條法例時「似乎不理想」,為達政治目的,「將個波交予法庭處理」,特別令司法機構承受莫大壓力。

張達明直言,今次事件是確實反映香港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出現「文字獄」,政權以模糊的界線,達到寒蟬效應,衝擊香港法治。

張達明說:現在的問題不單是某些字眼,是真有文字獄的情況。我們根本不知道紅線在哪裡。法治有一個很重要的元素是,法律是要有足夠清晰,可以具體知道何謂過界。現在去到一個地步,就算問律師都不可以確實說明,只能由政權告訴你甚麼不可以做。以政權角度,他們的確想達到這樣的寒蟬效應,要你知道你不想過界的話,要退深一點。這是無可避免收窄言論自由。「煽動文字引起市民間不滿或敵意」,其實藍絲群組都有此效果,但就不被追究。這會出現違反香港法治情況,選擇性執法,法律又不夠清晰,又會影響言論自由。

張達明嘆言,由於中央最近十年調整了治港思維,「開始覺得一國兩制不重要」,重要是「一國」,香港不可以成挑戰政府、挑戰中央地方,故更「不會容許香港過去所擁有的言論自由到達挑戰政府威信的地步」,尤是要「處理」有影響力的人士,以求全面管治香港。

張達明說:當你如此公然對抗政權,即是阻礙政府,在國內概念中一直是犯法行為。在這些思維上,國家安全是最重要,意識形態保障是最重要。看2015年(大陸)的《國安法》,你可到他們的表述,他們已清楚說明,這是「新形勢、新任務」,不可以再沿用1993年那一套的《國安法》,用傳統國家安全觀念去保障國家安全。

張達明補充指,快必今次被捕事件,結合最近特首和兩辦否定香港實行「三權分立」的言論,憂慮中央正為改變香港司法制度舖路。

張達明說:同一時間矛頭都指向法庭,希望削弱法庭的監管權,特別是說到特首地位超然,是否正在鋪路,暫時未引用的但遲早會引用的,如《基本法》第48條,中央可以指令特首行使權力,現在似乎是已鋪好路。

對於今次警方國安署引用本地法例對快必的言論作出檢控,除了入罪門檻較低外,他質疑背後是借助國安署擁有的權力搜集更多情報,擴大監控範圍。

張達明說:正因有了《港區國安法》,他們(政府)有更多權力,特別是國安署擁有的權力,比一般警察大,而他們受到的限制,比一般行使的職務是少。所以現在有一個趨勢是,國安署不只是處理《國安法》,會運用其他的罪行,因由他們去做,可以受少一些監察,更有大權。因為他們可以搜屋和查看電話,取得互聯網的資料,當中的情報價值遠大於入罪。告不入快必都不要緊,已取得聯絡資料和情報,國安署就可以做很多工作。基本上是正走國內那一套。

張達明總結而言,就《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出現種種事件,反映香港人正承受失去一國兩制的惡果,不但逐步失去自由和權利,人身安全亦恐難以擔保。

另外,包括許智峯、譚凱邦、范國威、呂文光、劉志雄、溫子眾等立法會議員、區議員及關注團體代表,周二(8日)手持7.21、8.31、10.1、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紙牌,聲援譚得志。有份出席聲援記者會的人民力量主席陳志全表示,周三早上去荔枝角收押所探望過快必,他引述快必指出,希望香港人「唔好驚」。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