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语治疗师创「反送中」儿童绘本——在黑暗时代播下自由种子

2020-06-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的Melody(右)及Lorie制作「反送中」儿童绘本,与小朋友传承历史。(张展豪 摄)
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的Melody(右)及Lorie制作「反送中」儿童绘本,与小朋友传承历史。(张展豪 摄)

言语治疗师创「反送中」儿童绘本—在黑暗时代播下自由种子

香港过去一年的「反送中」游行集会上,不难看到小朋友的踪影。一群热心的言语治疗师,决定透过儿童绘本,向小朋友解释香港过去一年所发生的事,期望传承历史、还原真相,并对抗当局的洗脑教育。(文海欣 报道)

适逢「反修例」运动一周年,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制作名为《羊村守卫者》的儿童绘本,希望向小朋友解释香港过去一年所发生的事。

故事:羊咩咩一直在羊村落里,过著安稳又平淡的生活。有一天,牧羊人突然离开,邻近的狼村落委派大灰狼去带领羊咩咩。从此羊咩咩的生活变得不再一样。过了一段时间,大灰狼宣布要实施「狼羊规矩」,狼村落里的狼可以随意去羊村落吃羊。羊咩咩们眼见自己的家将要消失,他们又会怎样做?

作者写好故事内容后,就由相同政见的画家配画,再交付「黄店」印刷,最后就亲自把绘本摆放在全港不同的「黄店」,供市民取阅。

有份参与项目的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外务副主席Melody向记者介绍,这本儿童绘本的对白看似浅易,背后却蕴藏很多意思。Melody说,自己常到主流小学及中学工作,曾经有小朋友试过给她一个名单,上面清楚列出哪一个同学是「黄丝」、哪一个是「蓝丝」。当Melody问他知否黄蓝的意思时,小朋友能简易说「黄」就是不喜欢特首林郑月娥、「蓝」就是喜欢林郑月娥。另外有一次,有小朋友跟她说看到催泪弹。Melody认为,反修例运动持续已超过一年,香港的小朋友日常无可避免会接触到社会上所发生的事。

另一方面,Melody指,在现今教育制度下,历史科试题都能卷入政治风暴,老师也不敢在课堂上谈及一些敏感的历史如「六四事件」。她亦见有些教科书是「偏帮政权」、进行渗透教育。她希望可以透过绘本进行「反洗脑」。Melody认为应该从小训练小朋友的逻辑思维、判断事非能力。

Melody说:看到小朋友其实根本避不了,加上政府现在很多政策或政府很多所作所为,其实都烧到(蔓延至)小朋友身上,包括「国歌法」等。本身政权已经对小朋友下毒手,所以我们认为既然政权已经开始对这班小朋友做事,我们都一定要告知他们事实的真相是甚么。他长大后与其他小朋友、同学相处,其实都一定很快有自己的看法。与其说是洗脑,更多的是希望告诉他整件事是怎样。小朋友去面对不同的立场时,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把所有不同的立场给他看。

绘本的设计有大半的篇章、比喻都与历史有关,包括主权移交前及主权移交后所发生的事。Melody表示,假如他日「反送中」运动的真相遭到掩盖,《羊村守卫者》至少能为这段历史留下记录。

Melody说:我们也不知道过多几年,其实这场「反送中」运动的真相,可能都被人掩盖时,我们现在至少留了一个记录。假设这班小朋友长大后,他会记得我们曾经发生过这回事。本身小朋友都有权知道,他们都是社会的一份子。过多几年,他们就是这个社会作主的人。

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主席Lorie也有份参加这次创作。她表示,曾经有家长向她反映,每次当小朋友就社会事件向家长发问时,家长都觉得很难向小朋友解释清楚。Lorie认为,儿童绘本是一个适合的媒介。

Lorie说:例如警暴这个概念,我们从小到大的教科书都说,警察是好人。但他们看到些画面,原来警察是会打示威者,打到人爆眼、断脚。这时候家长都会很困扰,如何与小朋友解释善恶。他们是需要有人帮他们整合资讯,而绘本就是一个好的媒介。

《羊村守卫者》出版后,有亲中媒体包括《文汇报》已将这本绘本定性为「洗童脑」。Lorie表示不认同这种说法,她觉得最重要其实是成年人在与孩子阅读这本绘本时,最好提出更多开放式问题,让小朋友自己思考。

Lorie说:你觉得狼代表甚么、羊代表甚么?其实这个都可以是一个中立的故事。那一刻看看小朋友听完后,可能小朋友会觉得狼代表示威者,因为会「私鸟」(私自了结人)、「装潢」店铺 (破坏蓝店)等。如果我们自己没有既定立场说这个故事,我们都可留想像空间给小朋友,他们心目中的狼及羊是如何呢?不一定是洗脑,小朋友自己都可以有看法。

《羊村守卫者》的创作过程中遇过不少困难,比如文笔就是最大的挑战。一方面,作者特以粤语入文,盼捍卫广东话文化。但同时,绘本的对象是小朋友,要避免使用太深奥的用词。最后团队都有参考粤语版的《小王子》中的用字及作多次沟通,例如「伪装」这个用字,他们就以「着住羊衫,假扮做羊」作表达,以浅白的方式让小朋友理解。

而在创作完成后,有项目参与者也在日常遇到阻碍。例如有家长、学校老师表明不准将绘本带到学校,亦曾有同行问他们为何要「拖小朋友下水」?Melody坦言,香港今时今日已好难避免两极的批评,但希望坚持继续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现时,Melody与Lorie正在商讨下一次的绘本内容。她们亦向记者透露,有考虑为《羊村守卫者》出台湾版本,认为台湾与香港两地文化相似,而且台湾的绘本文化亦相对成熟,希望也能把绘本带到台湾。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