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乐死因研讯开庭:最后留言叫父关窗防催泪弹


2020-11-16
Share

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去年11月于将军澳尚德停车场堕楼不治,他的死因及事发经过引来揣测。死因庭周一(16 日)展开研讯,周梓乐的父亲作供指,儿子向来身体健康,性格沉静但为人正面,遗物不见有遗书,而父子最后一次沟通,是周梓乐提醒他要「关窗」,以防警方发射的催泪弹。 (刘少风  报道)

周梓乐的死因研讯周一(16日)开审,周梓乐的爸爸周德明(周父)作供,他形容周梓乐没有特别病痛或先天性疾病,平时喜欢打篮球、游水等,在家比较沉默,与朋友相处时较活跃;但与家人关系并不恶劣,会一起出国旅行及庆祝生日。

周父忆述去年11月3日当晚,周梓乐全日在家,近晚上11时默不作声地执拾背囊,为水樽斟水,准备外出。周父对他说「你咁夜仲出去?出去小心啲。」但周梓乐没有回应。他称当时留意到新闻,附近有示威者堵路及有警察,又看到有报道指有警员打人及有机会放催泪弹,于是称「你出去要小心些」。

周父指,周梓乐去年11月3日当晚约11时40或45分左右出门,他身穿黑色T恤、深灰色短裤、黑色波鞋、头戴黑色帽、背著黑色索带背囊,内有一支蓝色水樽。周父称周梓乐神情没有任何异样,「离开屋企时亦冇咩特别」。

周父指他在去年11月4日凌晨12时46分WhatsApp儿子,告知儿子警察正在发射催泪弹,儿子在约2分钟即12时48分回覆叫父亲关窗,周父其后没有再联络周梓乐,他最后看到儿子的在线时间是凌晨1时,之后去睡觉。直至凌晨2时许,周梓乐的中学同学拍门通知他与太太,儿子在尚德邨停车场好像中了催泪弹,由3楼跌落2楼。

他赶到医院时,儿子已昏迷、要做脑部手术,他收到医院还给他周梓乐身穿的衣物,上衣及鞋等都沾满血渍,令他觉得不安,便将它们掉弃,但清洗了鞋,却不记得有没有清洗帽及袋。

死因裁判官追问,周梓乐过往在同区有警民冲突时,是否都曾经出门,周德明称「可以咁讲」,称儿子过往准备回家时会通知他,所以事发当晚他未有太担心。他指儿子有参与游行,没有牵涉任何刑事案件。

周父指,周梓乐发事当日离开家后,没有发现有遗书,亦没有尝试过打开儿子的手机、笔记电脑或平板电脑等,将电子用品交给警方前没有看过内容,交给警方后,警员试过以不同密码为手机开锁,但不成功。

周父在庭上以警方制作的1比40尚德停车场模型,展示平日如何由富康花园天桥走到尚德商场,又表示一直只行经同一路段,较少走到儿子堕楼的位置,亦未曾到过3楼等楼层。周父提到,二楼停车场在泊车位的石壆后,有一条行人路,表示自己在事发前不知道2楼分为高低层,亦不知道3楼的泊车位石壆后是一个空位而非行人路。

周父在庭外会见传媒,呼吁在事发地点附近的街坊可以提供更多资料,希望尽力寻找真相,令周梓乐安息。

周德明说:梓乐去世一年多,我们做父母的很心痛,最后都要接受这个现实,没有办法,现在开死因庭,我都希望尚德邨停车场或者广明苑的街坊可以出来提供更多资料。再尽少少力可以帮他,希望他更加安息,希望大家努力一下,找出真相。

死因庭下午传召当日在尚德处理示威活动的女高级督察叶宝琪作供, 她表示于去年11月3日上午至翌日凌晨当值,在晚上11时10分与十多名队员进入尚德停车场,当时没有作出任何拘捕,并在约10分钟后离开。

叶宝琪表示,当时见到有十多名黑衣人在停车场近栏杆位置聚集,担心他们在高位会危害到市民及在场警员安全,所以驱散,晚上11时10分进入停车场后分成两小队,她的队员曾对一名可疑男子进行截停搜查,最后没有发现,所以放行。她表示,在凌晨零时5分行动完结,返回将军澳警署,直至凌晨1时36分放工。她声称整场行动期间,与队员均无接触过梓乐。

聆讯周二(17日)继续,将有另外两名任职小队指挥官的高级督察出庭作供。整个研讯预计需时5星期,即12月18日完结,有约60名证人,2男3女的陪审团,以及首次引入虚拟实境技术(VR)模拟涉案停车场的实际环境。

香港科技大学男学生周梓乐,去年11月被发现重伤倒卧将军澳尚德停车场,送院抢救5日后不治,终年22岁。外界对他堕楼原因和经过众说纷纭,有指他因躲避催泪弹烟雾而失足。事后救护车遇上警察封路、巴士及私家车阻塞等,疑被延误救治。警方就防暴警在堕楼发生前后何时进入停车场,说法亦曾前后不一。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