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义士」袭警案上诉:法官押后审理 或至被告服满刑期才有结果

2020-12-14
Share
「岳义士」袭警案上诉:法官押后审理 或至被告服满刑期才有结果 2020年12月14日,支持者向囚车挥手。
刘少风摄

香港去年9月北角冲突中,身穿「岳」字灰色上衣,被网民称为「岳义士」的20岁男子陈以晋,涉持棍袭警并协助3名示威者逃走,被控「袭警」、「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和「抗拒警员」共3罪。裁判官早前裁定他罪名成立,即时入狱10个月,陈以晋以不服定罪及刑罚高为理由上诉,高等法院周一(14日)处理他的案件,法官张慧玲听取控辩双方陈词后,将案件押后再审,届时被告可能已服满全部刑期。(刘少风 报道)

涉案上诉人陈以晋(20岁)早前被控袭警、在公众地方藏有攻击性武器及拒捕3罪,上诉人早前已承认首两项罪名,经审讯后被裁定拒捕罪成,被判囚10个月。预计将于下月刑满出狱的被告陈以晋,就拒捕定罪提出上诉,周一坐囚车到高等法院应讯。热爱山岳的陈以晋在囚车内手持自家出版摄影集《自由山岳》一书,让记者拍摄。

辩方质疑:作供警员非诚实可靠证人

代表大律师关文渭周一在庭上指出,上诉人将于12月31日刑满出狱,因此本上诉结果关乎上诉人未来两周是否需于狱中度过。关文渭又指,上诉主要围绕被告的头部伤势,原审裁判官指4名警员证人均属诚实可靠,但4名警员中没有任何人承认曾袭击上诉人的头部,亦没有人指出曾目击者其他警员袭击上诉人头部,所有警员均只供称自己以警棍打上诉人的四肢和背部,反映警员作供不诚实。

庭上播放新闻片段,展示事发当日,陈以晋与警员「对打」以及追捕的情况。代表陈以晋的辩方指被告被捕后头破血流,警员的口头及片段证供未能解释被告后脑伤势,质疑警员没有坦白向法庭说出事发情况,而行动时非合法执行职务,对被告使用超出合理武力范围,形容「作为警务人员,就算几电光火石之间,使用武力时一定要记得清清楚楚,清楚记得挥动几多下警棍,打错被告头部亦一定会知道,因为超越合理武力是很严重的事」,希望法官考虑证人可靠及可信性。

控方反驳:涉事警员使用合法武力

被告代表律师又引述被告医疗报告,展示被告头部伤势,伤口深且呈线性,与警棍或长形物件脗合,但原审裁判官没有为被告受伤原因作详细分析,只是说在混乱中受伤,对被告不公。

代表律政司的控方反驳,辩方没有上诉基础,强调警方当时使用合法武力,庭上亦无证据显示警员挥棍打伤被告头部,无法确认被告在哪个阶段头部受伤,而在案件原审时,从没有提及第二证人(警员)袭击或非法武力对待上诉人,从来没听到辩方盘问被告时,指受警员使用非法武力。辩方亦没有传召专家证供,证明被告的伤口受警棍袭击所致。

支持者:「岳义士」上诉只为公义

法官听取双方陈词后,押后判决。陈以晋的家人及女朋友一如以往到庭支持,在得悉案件押后,家人与律师商讨案情,陈妈妈显得激动。她后来称「心情比较复杂」,无法接受访问。在陈以晋步出被告栏时,家人依依不舍,另有拿著黄伞的支持者王婆婆在庭上高叫,「撑住呀!手足!著多件衫呀!」陈以晋点头回应。

有市民闻讯后到法院外等候囚车驶出,包括陈以晋的中学同学及师弟,他们对于案件押后不感意外,其中年仅17岁的师弟更形容「香港法治已死」。他们相信,陈以晋上诉并非为减刑期,而是争取公义,希望为其他被捕人士立下案例。

陈以晋被捕当日,身穿灰底白字的「岳」字上衣,自此被网民称为「岳义士」。他的中学同学透露,当时只是巧合,但陈以晋热爱行山及露营。

陈以晋入狱之后,推出摄影集名为《自由山岳》。陈以晋早前曾透过专页指出,书本内容环绕香港和外地的攀山涉水与运动,希望分享自然美景同时,大家能在乱世中从照片找到一点慰藉,并约定大家在自由山岳上再见。

被告陈以晋(20岁)原本就读香港专业教育学院,被控袭警、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及抗拒警务人员共3罪,指他于去年9月15日在北角七海商业中心外,袭击正在执行职务的督察;在七海商业中心外的公众地方,无合法权限或合理辩解而携有攻击性武器,即一支伸缩铝棒;以及在同日同地抗拒正在执行职务的警员。陈以晋早前承认袭警及携有攻击性武器,但否认抗拒警员,裁判官香淑娴今年6月裁定他3项控罪罪成。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