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总辞打压未止:朱凯廸陈志全许智峯被捕


2020-11-18
Share
泛民总辞打压未止:朱凯廸陈志全许智峯被捕 许智峯、陈志全、朱凯廸被上门拘捕。(粤语组制图)

在香港,继立法会的民主派总辞后,警方再展开大搜捕。三名立法会前议员许智峯、陈志全及朱凯廸,周三(18日)分别被警方上门拘捕,案件涉及立法会内泼臭水事件。他们涉嫌违反权力及特权法中的藐视罪及侵害人身罪被捕。其后他们获准保释,案件将于周四(19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他们质疑警方精挑细选、以严重的侵害人身罪对其作检控。有律师认为,律政司视法律为打压工具。(文海欣 报道)

立法会前议员现许智峯被控两项藐视罪及两项「意图使他人受损害、精神受创或恼怒而企图施用有害物品」罪;朱凯廸被控一项藐视罪及一项「意图使他人受损害、精神受创或恼怒而施用有害物品」罪;而陈志全被控一项藐视罪及「意图使他人受损害、精神受创或恼怒而企图施用有害物品」。

从许智峯被捕片段可见,几名警员周三(18日)早上到许智峯住所,向他读出涉干犯的罪行并将他拘捕。警方指他于5月28日及6月4日立法会会议期间,向主席台方向泼出发出恶臭的液体。

其后民主党引述进行拘捕行动的探员表示,前议员泼臭水的行动令到立法会会议中断或有可能中断,亦令到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烦躁不安,精神受挫」,所以构成罪行。

许智峯在西区警署接受调查后获准以2千元保释,他形容今次拘捕是再一次的滥捕滥告。他批评政权容纳不下任何反对声音,印证「专制暴政所为」,他已经有心理准备无论自己是否继续留在议会都会被打压。对于警方指他的行为令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的精神受损,他认为是荒谬。

许智峯说:如果警方每一次都介入议会,议会的《议事规则》还有用吗?我们议员的一言一行是否全都由警方规管?这与警察国度、警察国家有何分别?这次拘捕再次印证给全港市民、全世界看,政权对我们、所有异见人士、反对声音的打压是继续,无日无之。

另一被控的前议员朱凯廸获准以1千元保释,他形容警察「挖空心思」想用最重罪名起诉他们,伤害人身罪最高可判处3年监禁。他指目前已有4条控罪,亦了解警方有搜查令,但未有搜屋,未知有效期多久,所以之后会否再搜屋是未知之数。

同样再次受到检控的前议员陈志全则获准以1千元保释,他离开警署后见记者,质疑警方精挑细选罪行控告他们,更引述控罪指他企图施用有害物品,当中含有氨和苯并吡咯的物质。

陈志全说:说到我们好像生化袭击,当日我绝无意图伤害任何人,目的只是抗议。而且他还害怕不能告我意图,因为我真的无意图伤害人,但他就加控一条刑事罪行中159G条企图罪。即是说你不是意图,但你做的事是有企图,他填补这个位,你就知道他如何钻竉钻罅(粤语。意指无孔不入)、精挑细选法例,要把我们钉死为止。

他同时质疑警方选择性检控,指工联会郭伟强被指在内会拉跌他一案「明明证据确凿,警方却说证据不足」。

今次事件中,许智峯及陈志全都被控「意图使他人受损害、精神受创或恼怒而企图施用有害物品」;而朱凯廸的控罪中则未有「企图」一词。法政汇思成员、大律师苏俊文向本台解释,两者分别在于,「企图」是指已经做了该行为,但失败了。他续指侵害人身罪中无「企图」,所以过去做法都会将159G企图罪合并看。

苏俊文说:例如我企图袭击他,我向他掷物,但我可能手滑,掷了去另一个位置。这个只是成功与未成功的分别。所以这个不代表入罪机率高与否。

对于前议员不单被以特权法,更以刑事法检控,苏俊文认为现时法律被当局当作打压工具,任何可能提出控告的法例都会被律政司尽其所用。

苏俊文说:似乎现在是只要哪一条法例可以(控告),就会(控告)。好像查册般,他都会用交通安全条例控告你。

欧盟驻港澳办事处在推特表示,欧盟关注立法会前议员因议会内发生的事件而被捕。

今年5月28日,立法会恢复二读辩论《国歌条例草案》,许智峯曾冲到主席台前掷出一袋腐烂植物抗议,期间被保安阻止,腐烂植物终跌在地上,现场传出异味。当时立法会前议员陈凯欣报称吸入不明气体后不适,送院治理。

另外,6月4日立法会三读辩论《国歌条例草案》期间,朱凯廸、许智峯及陈志全亦先后在会议厅及会议室一内,泼出带有臭味的液体,会议一度中断。之后他们表示,怀疑发出恶臭的物品是有机肥料。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