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大學生會宣布解散 半世紀歷史畫上句號

2021-10-07
Share
香港中大學生會宣布解散 半世紀歷史畫上句號 中大學生會表示,感謝中大同學及社會各界多年來同行,寄語「雖已解散,但中大人仍在」。
粵語組製圖

成立逾半世紀的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周四(7日)宣布解散。會方指決定是考慮到法律意見,以及為同學的最大利益著想。有中大學生及校友感到可惜、揪心,認為學生會受到《國安法》及校方的壓力。在學生會解散的同一天,中大校內「民主牆」亦被圍封。

中大學生會周四在社交網,發聲明交代解散的決定,指自今年初以來,校方宣布停止代收學生會會費,並要求會方向政府獨立註冊,自行承擔法律責任。在徵詢專業法律意見後,大律師建議學生會不需要獨立註冊,學生會上月10日召開聯席會議,接納學生會代表會全體代表請辭,以及解散學生會議案。

學生會表示,感謝中大同學及社會各界多年來同行,「歷51屆,堅持由民主程序產生的中大學生會,成為歷史」,並寄語「中大學生會雖已解散,但中大人仍在」。

國安法下學生會剎那消失

中大學生會宣布解散後,不少同學深感可惜。其中陳同學接受本台訪問,他認為學生會受到《國安法》及校方的壓力。

陳同學說:我覺得好失望,因為畢竟這個學生會已經50屆(51屆),其實一直都幫學生做了很多事,與校方有很多的溝通,但是在《國安法》之下,就可以一剎那消失,就代表學生的力量好像愈來愈小,愈來愈無力。

學生會提供民主實踐的空間

中大前學生會會長楊政賢認為,事件令人痛心,他指學生會的角色很重要,多年來為同學提供實踐民主的空間。

楊政賢說:我覺得是可惜、揪心的,學生會是非常民主的機構,同學可以就校內時政或社會事件去討論。在學生會裡,我學懂很多,例如校園勞福議題、民主運動,以至與同學做一個連結,這個空間是非常難得,亦都教到我們如何建構一個理想的社會,失去這個空間,確實令接下來的學生失去很多實踐機會。

不過,楊政賢相信學生會只是一個載體,期望同學可以尋找其他方式實踐自治精神。在艱難的社會環境下,亦不希望有其他組織因此而離散。

楊政賢作為校友亦質疑,學生會的決策過程及機制是否合理。他指根據過往經驗,學生會幹事需要全民投票而產生,按道理學生會解散都需要經聯席會議商討後,由全中大同學一人一票決定,他希望學生會可以回應同學的疑慮。

學生會解散後 「民主牆」即被圍封

中大學生會宣布解散的同一天,位於校內文化廣場的「民主牆」被圍封,校方師生中心管理委員會貼上通告,指為進行改善工程,該板由即日起至11月暫停使用,直至另行通知。

記者現場所見,「民主牆」被鐵馬圍封,有同學駐足拍照,不時有保安及行政人員看守。

有中大學生認為,「民主牆」被封與學生會解散有關,以往校方一直很想處理「民主牆」,嘗試以修改規則,打壓學生發表意見的權利,相信就算「民主牆」重新開放時,學生發表意見都會受到阻撓。

林同學說:「民主牆」立刻被封就是一種打壓,我覺得不可以(表達意見),就算表達了都會被人拆下來。

陳同學說:學生會一消失,就圍封整個「民主牆」,都見到是隨著學生力量減低的時候,就即刻從不同渠道封殺學生發表意見的方法。我想就算開放後,我相信都會加上不同規矩,例如以前曾提出過在上面貼文宣時要寫上自己姓名、學生證編號等,這些條件相信在11月開放後都會新加上去。

今年初,中大學生會內閣「朔夜」當選後,履新首天宣布總辭,指因為受到校方打壓,成員及其家人安全受威脅。校方當時反駁,指學生會言論失實,又稱因為內閣成員針對國家安全的言論可能違法,並利用校園作政治宣傳平台,決定暫停代收學生會會費和提供場地等措施。

中大學生會是香港社運先鋒。學生會於1971年即大陸文革運動期間,由新亞、祟基、聯合三所書院之學生代表合組而成,有濃厚的愛國情懷及時代背景。至今已有半個世紀,多年來積極投入諸如保釣、六四天安門等愛國民主運動,並堅持民主自治、員生共治的精神。解散前是香港八大院校學生會中,惟一一個仍根據其大學條例設立的大學學生會。有別於其餘大學的學生會自行向警務處進行社團註冊,屬獨立法人。

記者:劉少風 責編:羅燕雲 網編:林詠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