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大学生会宣布解散 半世纪历史画上句号

2021-10-07
Share
香港中大学生会宣布解散 半世纪历史画上句号 中大学生会表示,感谢中大同学及社会各界多年来同行,寄语「虽已解散,但中大人仍在」。
粤语组制图

成立逾半世纪的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周四(7日)宣布解散。会方指决定是考虑到法律意见,以及为同学的最大利益著想。有中大学生及校友感到可惜、揪心,认为学生会受到《国安法》及校方的压力。在学生会解散的同一天,中大校内「民主墙」亦被围封。

中大学生会周四在社交网,发声明交代解散的决定,指自今年初以来,校方宣布停止代收学生会会费,并要求会方向政府独立注册,自行承担法律责任。在征询专业法律意见后,大律师建议学生会不需要独立注册,学生会上月10日召开联席会议,接纳学生会代表会全体代表请辞,以及解散学生会议案。

学生会表示,感谢中大同学及社会各界多年来同行,「历51届,坚持由民主程序产生的中大学生会,成为历史」,并寄语「中大学生会虽已解散,但中大人仍在」。

国安法下学生会刹那消失

中大学生会宣布解散后,不少同学深感可惜。其中陈同学接受本台访问,他认为学生会受到《国安法》及校方的压力。

陈同学说:我觉得好失望,因为毕竟这个学生会已经50届(51届),其实一直都帮学生做了很多事,与校方有很多的沟通,但是在《国安法》之下,就可以一刹那消失,就代表学生的力量好像愈来愈小,愈来愈无力。

学生会提供民主实践的空间

中大前学生会会长杨政贤认为,事件令人痛心,他指学生会的角色很重要,多年来为同学提供实践民主的空间。

杨政贤说:我觉得是可惜、揪心的,学生会是非常民主的机构,同学可以就校内时政或社会事件去讨论。在学生会里,我学懂很多,例如校园劳福议题、民主运动,以至与同学做一个连结,这个空间是非常难得,亦都教到我们如何建构一个理想的社会,失去这个空间,确实令接下来的学生失去很多实践机会。

不过,杨政贤相信学生会只是一个载体,期望同学可以寻找其他方式实践自治精神。在艰难的社会环境下,亦不希望有其他组织因此而离散。

杨政贤作为校友亦质疑,学生会的决策过程及机制是否合理。他指根据过往经验,学生会干事需要全民投票而产生,按道理学生会解散都需要经联席会议商讨后,由全中大同学一人一票决定,他希望学生会可以回应同学的疑虑。

学生会解散后 「民主墙」即被围封

中大学生会宣布解散的同一天,位于校内文化广场的「民主墙」被围封,校方师生中心管理委员会贴上通告,指为进行改善工程,该板由即日起至11月暂停使用,直至另行通知。

记者现场所见,「民主墙」被铁马围封,有同学驻足拍照,不时有保安及行政人员看守。

有中大学生认为,「民主墙」被封与学生会解散有关,以往校方一直很想处理「民主墙」,尝试以修改规则,打压学生发表意见的权利,相信就算「民主墙」重新开放时,学生发表意见都会受到阻挠。

林同学说:「民主墙」立刻被封就是一种打压,我觉得不可以(表达意见),就算表达了都会被人拆下来。

陈同学说:学生会一消失,就围封整个「民主墙」,都见到是随著学生力量减低的时候,就即刻从不同渠道封杀学生发表意见的方法。我想就算开放后,我相信都会加上不同规矩,例如以前曾提出过在上面贴文宣时要写上自己姓名、学生证编号等,这些条件相信在11月开放后都会新加上去。

今年初,中大学生会内阁「朔夜」当选后,履新首天宣布总辞,指因为受到校方打压,成员及其家人安全受威胁。校方当时反驳,指学生会言论失实,又称因为内阁成员针对国家安全的言论可能违法,并利用校园作政治宣传平台,决定暂停代收学生会会费和提供场地等措施。

中大学生会是香港社运先锋。学生会于1971年即大陆文革运动期间,由新亚、祟基、联合三所书院之学生代表合组而成,有浓厚的爱国情怀及时代背景。至今已有半个世纪,多年来积极投入诸如保钓、六四天安门等爱国民主运动,并坚持民主自治、员生共治的精神。解散前是香港八大院校学生会中,惟一一个仍根据其大学条例设立的大学学生会。有别于其馀大学的学生会自行向警务处进行社团注册,属独立法人。

记者:刘少风 责编:罗燕云 网编:林咏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