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女神】中大民女像步國殤之柱後塵被移 六四印記何處尋?

2021.12.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民主女神】中大民女像步國殤之柱後塵被移 六四印記何處尋? 當港人還在消化「國殤之柱」在港大被消失時,中大的民主女神像連同嶺大的六四浮雕在周五(24日)平安夜凌晨,在毫無預警下迅速被拆走。
粵語組製圖

香港在「國安時代下」的平安夜,不足一日內,頓失三大「六四標記」,包括矗立香港大學的「國殤之柱」、位於香港中文大學的民主女神像,和位於香港嶺南大學的「天安門大屠殺」浮雕,令社會嘩然。其中,豎立在中大11年的「民女」,不但屬紀念「六四」重要標誌,更融入香港學生各種自由民主的活動。本台曾訪問時任中大校長沈祖堯,問及允許「民女」擺放的原因時,沈稱「大學應兼容並包」。而當年有份促成「民女」落戶中大的前中大學生會會長黎恩灝,接受本台專訪稱,如今的大學只為配合港府「洗太平地」。

民主女神像豎立中大11年 甚具象徵意義

豎立香港中文大學11年的民主女神像,由美籍華裔雕塑家陳維明,依照1989年天安門廣場上被推倒的民主女神製作,甚具象徵意義,但這香港「民女」的豎立卻一波三折。

hk-cuhk01.jpg
2010年維園悼念「六四」晚會後,陳維明的民主女神像由逾2000人護送到中大。(路透社資料圖片)

2010年5月底,香港支聯會獲美籍華裔雕塑家陳維明借出其兩件作品,包括民主女神仿像和「天安門大屠殺」浮雕。作品抵港後,運往銅鑼灣時代廣場展出,遭港警沒收,13名支聯會成員被捕,引起社會強烈迴響,陳維明赴港了解時更被拒入境。「強搶民女」事件引起公憤,在輿論壓力下,警方最終歸還女神像。

hk-cuhk02.jpg
2010年5月底,陳維明的民主女神像和「六四」浮雕,被運往銅鑼灣時代廣場展出,遭港警沒收,13名支聯會成員被捕。(路透社資料圖片)
對於「民主女神」落戶中大的原因,翻查當年《中大學生報》報道指,時任中大學生會會長黎恩灝當時認為,中大學生會作為支聯會的創會成員,而且在參選政綱中已闡明「要向同學傳承八九民運的精神,推動中國民主」,基於學生會認為「新民主女神像有着紀念六四事件的意義,亦代表我們追求自由民主的社會」,故提出將陳維明的民主女神像和浮雕移送中大永久擺放,與香港大學的「國殤之柱」互相呼應。但遭校方以「必須堅守政治中立」為由拒絕,校內外群情洶湧,斥校方政治打壓。後來,中大為免與學生衝突,暫准學生擺放在校園,而浮雕則安置在嶺南大學。

黎恩灝當時在中大集會中曾這樣說:我在此呼籲、懇求大家,如果有一日大學要將民主女神像和浮雕移離中大,我呼籲大家回來中大,保衛女神像。

港大「國殤之柱」被拆後 中大「民女」亦迅即被移走

不過11年後,香港市民連保衛「民女」的機會都沒有。當港人還在消化「國殤之柱」在港大被消失時,中大的民主女神像連同嶺大的六四浮雕在周五(24日)平安夜凌晨,在毫無預警下迅速被拆走。

hk-cuhk03.jpg
民主女神像「落戶」中大後,陪伴學生經歷多場抗爭運動。(法新社資料圖片)

對「民女」突襲被移走,黎恩灝向本台稱,認為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港府如此「洗太平地」是「意料中事」。

hk-cuhk05.jpg
在中大的民主女神像被拆夕,有市民放下一份《明報》,喻意稱「國殤之柱」被拆走「即將輪到民主女神像」。(鄧穎韜 攝)

黎恩灝說:我其實都不意外,港大鬼祟地將「國殤之柱」搬走,而其他大學仿傚做法,以閃縮方法,將悼念「六四」的雕像移離校園。尤是在《國安法》通過後,港府「洗太平地」式行動是從來未停止。

時任中大校長沈祖堯:大學應「兼容並包」

本台2011年曾訪問時任中大校長沈祖堯,了解允許「民女」擺放的原因,他坦言在決策過程中「有壓力」,但認為大學應「兼容並包」。

沈祖堯當時說:我覺得大學教育應該是兼容並包,不同理論與看法應該被允許「百花齊放」,學生會要求把民主女神像移入校內,是表示對某種意識型態的認同,不會因為他們講的和別人不一樣就不被允許。

不過,如今中大稱「大學從未准許該雕像於校園展示」,又以「曾參與安排雕像於校園展示的支聯會和中大學生會已解散」等為由,在未有任何對外知會下拆走「民女」。

對此,黎恩灝認為,中大聲明是配合港府打壓支聯會和中大學生會的說法。他指出,校方絕對有能力聯絡作者、雕塑家陳維明去釐清擁有權,但校方並無做到,「不但是不尊重作者」,將拆除「民女」諉過於支聯會和中大學生會,而中大學生會的解散更是校方一手促成。

黎續稱,中大對事件是「選擇性」表述,稱當年「民女」落戶中大後,沈祖堯和校方主管,一直都有與其任內的多屆學生會溝通,認為從如今中大聲明所見,是屬於「用程序包裝的政治決定」。

對於如今的中大,黎這樣說:我認為,在《國安法》之後看不到任何大學願意展示校園內獨立的意志,或珍惜多元、保障言論自由的空間。亦看不到大學,有採取以保護學生利益作為出發點的態度,反而處處配合港府洗太平地,甚至是改寫歷史。

黎恩灝預料,香港官方日後把任何與悼念六四有關、與批判中共有關的表述和藝術品,「全面清除的速度會相當快,不容樂觀」。但他認為,即使實物被消除,記憶亦難以從人民腦中抹走。

hk-cuhk04.jpg
有市民得悉民主女神像被移離中大後,到場「哀悼」。(鄧穎韜 攝)

中大「民女」經常「融入」學生各種抗爭活動

在中大的「民主女神」過去11年對港人的意義甚至超越紀念「六四」事件,「民女」經常「融入」學生的各種抗爭活動,在香港城市大學、香港浸會大學亦有「民女」仿製品豎立,在2019年反修例運動、2014年「雨傘運動」,甚至是同志平權運動等各大小運動中,都有不少學生和市民上前掛上標語,表達訴求,成為追求自由與公義的標記。

黎恩灝認為,不論是「民女」、六四浮雕和「國殤之柱」在香港校內展示都有「教化」作用,尤其是下一代和中國來港人士,讓他們知道香港擁有表達自由、容納不同意見、聲音的空間。

記者:李智智 責編:羅燕雲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