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銀包有「光時」字樣惹禍 專訪天水圍外賣員趙先生

2021-01-05
Share
疑銀包有「光時」字樣惹禍 專訪天水圍外賣員趙先生 本台聯絡到趙先生接受專訪,他批評警方拘捕並不合理,有濫捕之嫌。
文海欣 攝

外賣員趙先生日前被數名軍裝警員截停搜查,警員搜查事主銀包時,發現內有一張寫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卡片,後來警方更指稱其身上的外賣袋「是盜竊得來」,將其拘捕。本台聯絡到趙先生接受專訪,他批評警方拘捕並不合理,有濫捕之嫌;續指警方是「雞蛋裡挑骨頭」。(文海欣  報道)

從網上一段短片顯示,一名男外賣員上周六(2日)晚上在天水圍被數名軍裝警員截停搜查。期間警員質問外賣員身上的外賣袋是否盜竊得來,要求事主聯絡僱主或證明其員工身分,否則會以盜竊罪拘捕。

警員說: 你光說我怎知道你的袋是偷回來還是拾回來。

外賣員:那麼你要證明…

警員說:我現在就是問你,我問你就要答我,你不答我就有理由相信,就要拘捕你,拘捕你盜竊罪。

事件惹來關注,有網民批評「警權過大」、並指香港奉行無罪假定,警方要求外賣員自行證明自己無罪並不合理。

專訪外賣哥:警方行為係雞蛋裡挑骨頭

本台周二(5日)找到事主趙先生進行專訪,他憶述當晚送外賣後在天水圍銀座附近休息,其後發現有警員正在處理案件,他因而繼續旁觀。之後有警員上前詢問他在該處幹甚麼,並截查他,其後便如片段中所見,他與警員發生口角,最終被警方以盜竊罪拘捕。趙先生批評警方拘捕並不合理。

趙先生說:當晚他認為我涉嫌偷竊行為,我覺得並不合理,因為我覺得沒有必要偷外賣袋,每個人做外賣都會有自己基本的裝備,我做外賣當然有(外賣)袋。

當晚警方稱外賣袋內有「貼貼紙」,惟趙先生當時被詢問時說袋內沒有貼紙,因此被質疑外賣袋不屬於他。趙先生批評是「雞蛋裡挑骨頭」。

趙先生說:這個當然是濫捕,他都有問我袋內有甚麼,有沒有貼貼紙之類,我覺得這些雞蛋裡挑骨頭的行為並不應該。因為根據香港法例《基本法》,舉證責任在於控方,我身為市民沒有必要及責任解釋我的袋有甚麼。如果你覺得我的袋由不合法途徑得來,是你自己找證據舉證我,而非我的袋從何處得來。我覺得這是警察最基本要知道的法律常識。

藏「光時」卡片即被盤問是否知悉《國安法》

另外,當晚警員搜查事主銀包時,發現內有一張寫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卡片,隨即盤問趙先生是否知悉《國安法》。趙先生指警方最終未有以《國安法》將其拘捕,他認為自己並非有意圖宣揚港獨,單純將卡片放在個人物品內並不構成犯罪。

民憤從未平息 警方處事手法更添惡劣

他續指,香港目前表面平靜,實質民憤未平息,香港人難以忘記警方惡劣的處事手法。

趙先生說:我覺得這是上樑不正下樑歪的最好解釋方法。因為當晚我拍片時有一名警司級人員在場,但他看到其下屬作出如此無理的行為時, 並無作出制止或呼喝,以停止其行為。所以我覺得警隊的上層甚至高官,已經默許或接受這類事情的發生,所以我覺得想香港政治變好非常困難。

外賣同工憂同類事情再發生  盼公司跟進

至周二晚,趙先生再到天水圍警處投訴警方濫捕行為及濫用職權。他續指,有外賣同工都憂慮會再有同類事情出現,因此正向公司反映可否在外賣袋內加員工編號以資識別。

Foodpanda指,翻查紀錄後,確認片段被捕男子為其公司的自僱送遞員。根據公司指引,送遞員在上線送遞期間,須帶備保溫袋提取定單送到顧客手上。更份完成後,送遞員亦應自行妥善保存保溫袋,方便於下一個更份再使用。

趙先生於周二(5日)前往天水圍警署投訴警方濫捕。(文海欣 攝)
趙先生於周二(5日)前往天水圍警署投訴警方濫捕。(文海欣 攝)

警方:事主已獲准保釋候查

警方周二(5日)回覆本台查詢時稱,當晚警方正‪處理一宗案件時,發現一名男子形跡可疑,遂上前截查。經調查後,警員於該名趙姓男子身上檢獲一個懷疑不屬於他的外賣保溫袋,其後以涉嫌盜竊將其拘捕。警方續稱,至天水圍警署調查期間,趙先生曾以頭部襲擊一名男警務人員,因而涉嫌襲擊警務人員被捕。趙先生已獲准保釋候查,須於二月上旬向警方報到。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