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炮轟「禁蒙面法」 岑敖暉等提司法覆核遭拒

2019-10-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4日,多名民主派議員在記者會上,強烈譴責政府引用《緊急法》制定《禁蒙面法》是開啟極權,批評有關做法是完全違反《基本法》。(網上視頻截圖)
2019年10月4日,多名民主派議員在記者會上,強烈譴責政府引用《緊急法》制定《禁蒙面法》是開啟極權,批評有關做法是完全違反《基本法》。(網上視頻截圖)

香港特區政府宣布引用《緊急法》禁止蒙面,聲稱是為了挽救香港的現在及未來,但有民主派議員炮轟政府是開啟極權,質疑相關做法是為了禠奪立法會權力,恐令動盪不安的社會局勢火上加油。另外,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覆核王」郭卓堅、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分別就《禁蒙面法》提出司法覆核,但高院晚上經緊急庭議後,拒絕了有關臨時禁制令的申請。(覃曉言 報道)

特首林鄭月娥周五(4日)宣布引用《緊急法》訂立《禁止蒙面規例》後,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均齊聲炮轟政府的舉措,是開啟極權之始,並形容《禁蒙面法》只是幌子,目的是為繞過立法會立法,政府日後只要認為香港有危險,便有基礎再引用《緊急法》而訂立各種惡法。

公民黨議員郭榮鏗指出,《緊急法》於1922年訂立,自香港回歸以來從未被引用,今次政府立例禁止蒙面,屬於違反憲法,完全繞過立法會,他批評政府的做法明顯是剝奪立法會權力。

郭榮鏗說:這個肯定是香港邁向極權的一大步,回歸後大家都知道有《基本法》,《基本法》充分、清楚地訂明,香港只有一個立法機關,就是立法會。褫奪了立法會的立法權力,自己行政機關一個人說了算,就去訂立這條條例,我們認為是違憲的。

民主黨主席、議員胡志偉亦批評,政府此舉只會火上加油,不但無助解決當前困局,反而有關消息公布後,本港多區已出現示威活動,觸發更多市民一同向惡法抗爭。

城市退休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向本台表示,政府引用《緊急法》制定《禁蒙面法》開了不良先例,意味當局傾向以鎮壓手段處理危機,亦代表再沒有對話、和解的餘地,恐將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鄭宇碩說:這當然是很危險的訊號,基本上這條法律(緊急法)賦予政府很大權力,是毫無制衡的權力,一旦實施《禁蒙面法》,差不多等於政府以強硬措施來處理危機、傾向鎮壓。這樣做亦即是說,處理危機的方法,以及希望日後能夠調解、修補社會撕裂、修補社會對立、恢復政府的認受性,大家都毫無寄望了。

至於外界憂慮政府引用《緊急法》先例一開,目前形勢大利民主派的區議會選舉,有可能成為廢除目標,現為中西區區議員的民主黨許智峯向本台稱,政府制定《禁蒙面法》,只為日後更多惡法鋪路,故難以估計政府日後會否利用《緊急法》,以令區議會出現「真空期」。

許智峯說:政府似是輸打贏要,當形勢不是傾向他的一方利好時,他就會(將區議會選舉)押後,甚至取消,難免公眾會有這個觀感,一定是的。所以難保政府今日用《緊急法》,是否下次亦可以引用《緊急法》來無限期押後(區選),甚至取消呢?我覺得這個可能存在,可能今日的《禁蒙面法》只是為鋪路,所以看到政府整個處理包含很多政府考慮在內,並非純粹形勢緊急如此簡單。

另外,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及有「覆核王」之稱的長洲居民郭卓堅,在政府作出有關宣布兩小時內,就《禁蒙面法》到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認為有關法例違反《基本法》賦予港人和平集會的權利,應予以廢除。

岑敖暉說:我們沒有一條法律條文指,你要露出身分,你要拿出身分證,才可以參加集會遊行示威,我們沒有這樣的規定,現在白色恐怖如此嚴重的情況下,你用香港法例第241章《緊急法》落實《蒙面法》,其實是不合比例地剝奪了,或者削弱了香港人根據《基本法》第27條享的集會示威遊行等政治權利。

傍晚,岑敖暉再聯同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向法庭申請緊急臨時禁制令,禁止午夜起實施《禁蒙面法》,高院晚上9時緊急開庭處理申請。法官聽取雙方陳詞後,最後決定拒絕頒下臨時禁令。

對於政府立法禁蒙面,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發聲明表示,特區政府不應以《緊急法》作為煙幕,進一步限制示威者,敦促港府尊重示威者行使和平表達的權利。

民陣亦強烈譴責政府以惡法打壓人民,加劇社會與政權的矛盾。

港澳辦及中聯辦則發聲明,支持港府制訂《禁止蒙面規例》,聲稱「有助打擊和遏制暴力犯罪,恢復社會秩序」。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