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现实难参选立会 香港众志转型抗争

2018-05-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5月25日,「香港众志」 秘书长黄之锋表示,「香港众志」在政治逼害下,将转型为民间政治团体。(黄之锋 facebook图片)
2018年5月25日,「香港众志」 秘书长黄之锋表示,「香港众志」在政治逼害下,将转型为民间政治团体。(黄之锋 facebook图片)

主张自决的政党「香港众志」宣布,转型为民间政治团体,将重心投放于民间工作。有学者认为「香港众志」是基于政治现实,逼于无奈作出的决定。(刘少风 报道)

「香港众志」周五(25日)举行两周年晚宴,即场宣布由政党转型为民间政治团体。秘书长黄之锋周六(26日)对本台表示,因为政府多次阻止「香港众志」成员参选立法会,在政治逼害下,转型为民间政治团体,将重心投放于民间工作。

黄之锋说:因为「香港众志」未能够参选立法会,我们未来将会把工作重点投入公民社会。「香港众志」会在公民社会里与香港人一起挡住北京干预香港,亦会在国际社会上争取盟友支持。

被取消立法会议席、「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表示,作出有关决定是基于政治现实,香港众志需要摸索未来的路是如何走下去。

罗冠聪说:政府也会用一些很违反法治的手段去妨碍我们(香港众志)参选,所以对我们来说,如果要改头换面,或改主张去参与,这些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一个我们想走的方向,我看不到短期内共产党会让我们参选。

罗冠聪称,在未来的选举中,「香港众志」会积极考虑会否支持一些友好。

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锺剑华周六接受本台访问,他认为「香港众志」在现时的政治环境,可说是逼于无奈下作出选择。

锺剑华说:我想它(香港众志)很难不去转型,现在的形势是,总之有「香港众志」或之前学民思潮的标签,政府就会去(做)到尽,连周庭也能DQ(被取消参选资格),它们(香港众志)很难找到空间,也可以预见就算区议会选举,(政府)也可能去(做)到尽。在这样的环境下确实要找出路,肯定在未来几年不会有机会在香港的建制渠道内参政,唯有考虑会不会用其他方法,令自己有一个平台可以继续发挥(作用)。

至于「香港众志」调整路向能否有转机,锺剑华指要视乎「香港众志」日后的运作。

锺剑华说:(香港众志)仍然会有泡沫化的危险,因为当参政之路完全闭塞,又没有甚么特别的影响力,又不能在平台上拿到发言空间的话,也很现实地,(香港)人便会忘记它(香港众志),我想政府也是想做到这样,想把这群人打散,所以是否真的能够透过转型,取得他们想要的效果,在香港的政治社会上产生影响力,这要继续观察。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表示,「香港众志」面对的问题,是欠缺资源和发声机会,最重要是视乎有没有后著。

蔡子强说:它们(香港众志)会不会也在想其他方法,例如所谓的区诺轩模式,就是支持一个友好,虽然不用众志的名义,因此避过被DQ的厄运,一旦他(友好)当选的时候,它(香港众志)仍然会用在议会上取得的资源。

「香港众志」在2016年成立,是主张「自决」的政党,成员大多是曾经策动反国教运动、参与占领运动的年轻人。2017年,「香港众志」前党主席罗冠聪被禠夺立法会议员资格、前常委周庭被取消资格,无法参选立法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