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抑郁指数再创新高 最大压力来自政治与疫情

2021-01-21
Share
香港抑郁指数再创新高 最大压力来自政治与疫情 香港抑郁指数再创新高,最大压力来自政治疫情。
粤语组制图

香港抑郁指数再创新高!最新香港心理卫生会公布2020年抑郁指数调查结果,当中「应关注」和「临床组别」组群达23%,为过去5次相同调查中「最为令人担心」。调查发现,逾六成人认为抑郁来自政治社会事件和疫情。不过,记者发现,调查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进行,却避谈首位压力源的政治因素,但只集中分析疫情。城大社会及行为科学副教授赵雨龙回应记者提问时,承认无加入政治分析,强调无自我审查,惟称资金来源自劳福局,「有一定限制」。(李智智  报道) 

香港心理卫生会周四(21日)举行记者会,公布「全港抑郁指数调查2020」结果。调查于2020年8月至9月进行,透过网上问卷和电话访问,访问1,336人,对比2012年、2014年、2016年和2018年举行的相同调查,发现港人抑郁指数再创新高,形容情况「最令人担心」,由过去稳定上升变成急速上升。 

按PHQ-9指引,抑郁总分由最低0分至最高27分,当中总分达10至14分的受访者,即「应关注」群组为14.6%,而总分达15分以上的「临床组别」,即估计患有抑郁症及需要接受专业治疗,达8.4%,该两个组群合共达23%,较2018年的调查的18.1%,有大幅攀升。 

另调查发现,18至44岁年龄组别、女性组群的抑郁指数较高。而仅约一成受访者面对抑郁情绪会寻求专业人士协助,选择睡觉纾压的人占最多,达逾四成,认为港人求助意欲低,亦有不少人不知道求助渠道。 

至于抑郁来源,当中发现,政治社会事件和疫情是造成港人过去近半年首两位的压力来源,分为达65.2%和61.7%。 

该调查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进行,本台发现,政治社会事件位居首位压力源,但调查分析中竟只字不提,只以大篇幅分析疫情影响。 

参与调查计划的香港城市大学社会及行为科学系副教授赵雨龙博士就此回应本台提问时称,调查已就社会状况,新增「政治社会事件」和「疫情」为压力源的选项,但承认无就社会事件详细分析。 

赵强调,导致港人抑郁指数上升,是源于疫情连带政治事件在同一时间双重冲击,并非因单一因素造成,而社会事件对压力影响众所皆知,「压力不分颜色」,不同政治光谱都有压力。 

赵雨龙说:我们关心的不是服务对象是采取甚么(政治)立场,而是事件对他有否造成压力。这研究限制只是一个很简略的社会调查,算不上是有深入调研。希望其他学术机构再做跟进研究。我们是没有问那些问题,但大家从自身环境观察,亦不难发现。当多样事情来袭时,会令人感到无力,有些人家庭关系有张力和撕裂。因是不记名问卷,我们无意去找出甚么人独特对社会事件的反应。 

赵雨龙又否认有自我审查,指研究只按香港心理卫生会过去一贯方针进行,但就称调查资金来源是劳工及福利局,有一定限制。 

赵雨龙说:劳福局有规限研究范围和方法,包括由街站变成网上(问卷调查)都要获批准。你问我作为学者,这研究有否自我审查,我不认为有。事实上,都要看财政来源在哪里?是否容许有弹性,让你去研究想建构的东西。 

至于疫情的有关压力源分析,调查发现,大部分人认为与在疫情下减少人际交往,以及对自已和家人患病有关,另经济问题亦成重要压力源。 

香港心理卫生会总干事程志刚表示,社会恐慌第五波疫情来临,一连串无法控制和未知因素加大抑郁情绪,面对经济下行影响工作和生活,亦会引起社会「海啸式」的抑郁情绪。他建议,市民注意长期留家抗疫,要懂得处理与家人的互动,避免在讨论时激起负面情绪,亦应该选择正确的资讯渠道,以免引起不必要恐慌,重蹈「抢米、抢厕纸」覆辙。他又呼吁市民应该多关注精神健康,主动认识相关资讯,及早辨识问题。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