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替之间 - 大南街融合路 (上) 文创小店成为当区「侵入者」?


2020-11-20
Share
hk-street 深水埗正面对新旧交替。(文海欣 摄)

交替之间 - 大南街的融合路 (上) 文创小店成为当区的「侵入者」?

深水埗大南街一带,过去以香港纺织业「心脏」闻名。不过随著香港制衣业衰落,不少布业不再营业、出现大批「吉铺」(空铺)。最近有文创小店进驻,有人说,「深水埗不需要一杯贵价咖啡」,更质疑文创新店是否「入侵社区」,推高租金和物价等。新店遇上老铺,磨合出独有的发展模式之际,大南街又涌现被发展商收购的隐忧,到底大南街能否逃过收购、重建、强拍的命运?布艺世界与文创世界又如何合共融?(文海欣  报道)

提到深水埗,大家可能联想到「贫穷」、「老旧」、「脏乱」等,不过当中亦不乏「鸭记」(鸭寮街地摊市场)、「黄金电脑商场」、「夜栏」等令人著迷的地方,吸引不同人到深水埗寻宝,甚至有人称深水埗为男士的「天堂」。近年,深水埗更吸引了一班年青人慕名而来「打卡」,原因是大南街一带近年摇身一变,成为了「文青圣地」。

走进大南街,咖啡香气扑鼻而来,除了有行高档路线的咖啡店、亦有花店、唱片店、艺术展览场地等,充满艺文气息,与大家熟悉的深水埗截然不同。单单是2020年,大南街一带就有约10间文创小店进驻,咖啡店至少都有6间。

昔日的深水埗以香港纺织业「心脏」闻名。(邓颖韬 摄)
昔日的深水埗以香港纺织业「心脏」闻名。(邓颖韬 摄)

制衣业兴落   传统布店: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其实昔日的深水埗以香港纺织业「心脏」闻名,其中大南街、汝州街与基隆街并肩而立,各有分工,售卖不同的衣服配件。大南街主要售卖皮革;汝州街又名「珠仔街」,专门售卖「珠仔」和缝纫配件;基隆街则主要卖钮扣、拉链等制衣配件。时移世易,上世纪80年代香港制衣业衰落,不少制衣批发商亦遭时代淘汰。

其中一间布行的旧式通花铁闸,刻上「行安漆布公司」,这种铁闸可谓是见证历史、买少见少。老板置身于带点零乱的漆布中,悠闲地看著报纸、偶尔有熟客到店内取货、亦会有街坊一起聊天作乐。「行安漆布公司」老板礼哥在大南街开设布行已有半个世纪,现时家人移民海外,他则与兄弟轮流看铺,为的只是希望将家业继续营运下去。不过他坦言布艺已是夕阳行业,虽然对这里有感情,但他认为「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礼哥说:以前这条街可说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现在整个深水埗这行(业)十只手指都数不到,很多已经不再经营。现在(我)做到退休就算。

记者问:会否觉得好可惜?

礼哥说:没有。时代巨轮是这样转,也没有办法。

很多人爱到深水埗寻找「宝物」。(文海欣 摄)
很多人爱到深水埗寻找「宝物」。(文海欣 摄)

租金平 成为文创店进驻诱因

不过,到底是甚么原因,令大南街一带近年逐渐变成文青的圣地?

艺术家、葵青区议员王天仁,是其中一名大南街艺文店的「开荒牛」之一。 3年多前他造访新媒体艺术家林欣杰(Keith)在大南街新开的咖啡室兼展览空间时,发现大南街一带有一个奇怪现象,就是有大批吉铺,租金亦非想像中遥不可及,甚至低于市价,艺文圈正正需要创作空间,于是萌生设办综合艺术场地的念头,继而与朋友合租,复合艺文创意空间「合舍」由此诞生。而「合舍」不时会举办一些展览、分享会。

王天仁说:原来价钱不是想像中遥不可及,加上当时艺文圈的环境愈来愈多不同形式的压迫,如果稍为有少少事情踩界、就会取消资助。我总觉得需要有一个自己的地方,整个艺文圈都需要建立自己的话语权,所以萌生了租一个地方作为综合艺术场地的想法。

布行老板礼哥坦言布艺已是夕阳行业,但希望新店进驻能带旺社区。(邓颖韬 摄)
布行老板礼哥坦言布艺已是夕阳行业,但希望新店进驻能带旺社区。(邓颖韬 摄)

文创店被批入侵社区推高租金 传统布店却盼人流带旺社区

当一个地区转型,新文化带动人流走进社区,租金将来或多或少会上升,对于传统布业来说可能更难经营。老店买少见少,已经开始有人讨论,文创新店是否「入侵社区」,咖啡店这类高尚店铺是否适合当区?有人甚至会说「深水埗街坊根本不需要一杯贵价咖啡」,因为他们未必有能力消费。

不过布行老板礼哥就不同意这个说法,他指大南街一带不少布行其实都是自置物业,不用交租。而且,礼哥提到这区的吉铺,例如他旁边的一间铺位已丢空了近十年,最近才有咖啡店进驻。礼哥说这班开业的年青人非常有热诚,他都希望这区能热闹起来。

礼哥说:做生意来说人流多只有益处(没甚么坏处)。多了年青人进来看看,有时他有兴趣又会问你些问题。我希望这区旺起来,上星期看电视说深水埗好像变天,就有点夸张。好多新行业进驻,其实对这个地方也是好。

深水埗区议员李庭丰认为大南街暂时未有大规模「士绅化」情况。(邓颖韬 摄)
深水埗区议员李庭丰认为大南街暂时未有大规模「士绅化」情况。(邓颖韬 摄)

外界忧现士绅化 议员:目前仍是开初阶段

除了租金上升,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当这区一旦有发展潜力,会否引来发展商或政府等大规模收购及重建。深水埗区议员李庭丰认为深水埗是一个多元社区,面对区内的发展,他留意到其实一早有发展商密谋在大南街一带重建,但不太成功。坊间开始讨论「士绅化」的问题,意指一个旧社区从原本聚集低收入人士,到重建后地价及租金上升,引致较高收入人士迁入,并取代原有低收入者。李庭丰认为目前仍是开初阶段,大南街的发展仍有待留意,至少目前未见有大规模「士绅化」情况,因为未有大规模重建。

李庭丰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里有很多单幢唐楼、业权非常分散。有部份业主可能不在香港,纯粹放租,所以令到很多时发展商或小业主自己想申请做重建,其实都很困难。

不过王天仁就留意到一个现象,即使在疫情下,大南街一带的租金仍然逆市向上,区内同尺单位对比起他的店铺、今年都贵出至少3倍。而且亦有商铺基金管理公司收购大南街一带店铺。

王天仁说:(盛滙商铺基金管理创办人及行政总裁)李根兴博士做了很多电视节目、广告宣传,叫人投资(大南街一带)的铺。他背后的基金会已经在附近收购了几十个铺位,全面发信给这些店铺的人,又说有客人想收购。整件事去到一个地步,说得差一点就是全世界的经济状况不景下,这条街竟然被视为「生金蛋」的机会,其实是匪夷所思。

他指在政府的蓝图上,深水埗的改变难以避免。例如重建海坛街,通州街亦将建立时装基地,而3、4年前已有「牙签楼」正在大南街兴建。他语重心长指,「不会再建议创作人在这条街「落脚」。

本土研究社成员陈剑青说大南街的改变无疑存在被收购的隐忧。(邓颖韬 摄)
本土研究社成员陈剑青说大南街的改变无疑存在被收购的隐忧。(邓颖韬 摄)

城市专家:大南街被收购无疑存在隐忧 新店盼共存

从城市规划角度,本土研究社成员陈剑青说大南街的改变无疑存在隐忧。

陈剑青说:如果你说沙盘推演下去,其实现在都看到有少少迹象,在租金上或者地租开始贵了少许的趋势,但就不太明显。但随著愈来愈多聚集出现,因为人流会带动新的商业活动出现,会否有被收购、重建或强制拍卖危机呢?我自己觉得是其中一个隐忧。

收购、重建、强拍是否必然的命运?文青小店令草根生活圈及区内文化消失的速度加快?这些小店大规模的进驻其实已经响起警号。文创店或背负著「侵入者」的名号,但其实一些新店亦尝试与当区共融,并非单求营利、侵占当区。新与旧如何才能共存?怎样的发展对大南街才好?我们下集再讨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