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教育界】繼教協解散後 「操守議會」亦可能將被「停運」

2022.01.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狙擊教育界】繼教協解散後 「操守議會」亦可能將被「停運」 有前教師向本台指,以往教師被投訴,都由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去作自主判斷,包括決定教師是否專業、投訴是否受理;一旦操守議會被停運,任何投訴都變相由教育局處理,等於是教育局收回業界自主權。
路透社資料圖片

繼有48年歷史的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在去年9月通過解散後,在1994年成立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亦可能面臨停運的命運。香港教育局擬改革該操守議會,正草擬教師操守指引,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接受官媒專訪時更表示,4月底前會決定操守議會的去向。業界人士認為,一旦操守議會停運,變相由教育局直接處理教師投訴,教師專業自主將進一步被削弱。

在香港,就教師操守、行為失當個案向教育局提供意見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現屆成員的任期將於今年4月30日屆滿。教育局指出,鑑於近年社會對議會的工作有不少意見,教育局會審慎研究議會未來的發展方向,當局亦正草擬官方的教師專業操守指引,預計今年內完成。

教育局:操守議會失專業 4月前定去留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周三(12日)在電台節目表示,過去2年,當局處理數以百計的教師投訴個案,但專業操守議會因種種原因,未能發揮作用,她認為,教師專業發展框架和制度有需要不斷改善,與時並進,讓社會對教師專業更有信心。

同日,官媒《文匯報》刊出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的專訪,指操守議會的部分功能近年已被其他架構替代,又說議會過去10年接獲312宗投訴,當中就14宗立案及舉行聆訊,9宗個案的指控部分或全部成立;而在反修例期間,教育局處理數百宗投訴個案,議會只收到6宗投訴。楊潤雄說,短期內會要求教育統籌委員會提供意見,期望於今年4月30日新一屆議會產生前,決定是否讓議會繼續運作。

前教師:業界自主權進一步被削弱

前通識科老師楊子俊對本台指,以往教師被投訴,都由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去作自主判斷,包括決定教師是否專業、投訴是否受理。他擔心一旦操守議會被停運,任何投訴都變相由教育局處理,等於是教育局收回業界自主權。

楊子俊說:進一步削弱業界自主的話語權,由刪除教協,到現在的操守議會,其實都是在做這件事,令到所有師資標準,所謂的教師牌或者投訴,全部由官方處理,我想他們希望業界不要那麼自主,不像其他專業,如會計師或律師,有自己工會,但是現時就進一步令教育界失去這種情況。

前教師:老師日後更求助無門

教協在去年9月通過解散,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現亦受到官方質疑。楊子俊認為,即使餘下的教聯會未來有意取代教協,接獲老師求助,但因立場問題未必得到教師的信賴,擔心教師日後更難表達意見,變相求助無門。

楊子俊說:我想是很難,教師會有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沒有實際的權力,可能就學科作專業的交流,但是真正有權力的,大家印象是教協,因為教協資源很多,是香港最大的教師工會,可以將我們的意見帶給有關當局,操守議會都是有權力,因為始終是負責教師守則的制訂,而真正有權力的組織失去了,假設有人想辦教師工會,相信當局亦不會再批權給民間的組織。

業界人士:操守議會已成「無牙老虎」

有業界人士向本台透露,近年操守議會已變成「無牙老虎」,教師的紀律聆訊亦繞過操守議會進行,對於教育局檢視操守議會的去向,並不感到意外,認為教育界已失去專業自主。

1994年成立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是非法定的諮詢組織,負責向港府及教育局提供意見,涉及提高教育專業人員的操守、教育工作者的糾紛或指稱行為失當個案,亦會擬訂應用準則,以界定教育工作者應有的操守,並通過諮詢,使這套準則得到各個教育界別廣泛接受。

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今屆議會有28名成員,任期由2019年5月1日至今年4月30日。當中分為民選及委任,民選議席方面,過往由很多教協的人包攬。

記者聯絡教育界立法會議員、教聯會副主席朱國強查詢,至截稿前未獲回覆。

記者:董舒悅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