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指初選或違國安法 民主派反駁無外國參與

2020-07-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民主動力與多位參與初選的候選人周四召開記者會交代初選詳情。(實習記者:程灝 攝)
民主動力與多位參與初選的候選人周四召開記者會交代初選詳情。(實習記者:程灝 攝)

在香港,距離「民主派35+初選」投票日尚餘兩日,政府官員發力「追擊」,先後指議員辦事處不得成為票站,更指參與者可能涉違《港區國安法》、限聚令。民主派逐一否認指控,認為當局企圖以白色恐怖阻嚇參與人士。他們再次呼籲市民踴躍投票。(文海欣 報道)

立法會選舉在即,民主派的願景就是爭取立法會議席過半數,即超過35席。泛民政黨「民主動力」為投票初選承辦「民主派35+公民投票」,將於本周六(11日)及周日(12日)進行,香港市民可帶同住址證明或投票通知書等,到251個投票服務點作電子投票。

就在民主派大力宣傳呼籲市民參與,以助協調出民主派的出選代表之時,港府官員先後開腔批評是次初選。《東方日報》周四(9日)專訪報道引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指,有關初選行為可能涉嫌違反《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除候選人本身及代理人外,其他人在競選過程中產生的選舉開支均屬違法。

曾國衞又指他們可能違反《港區國安法》第20條、第22條及第29條,即分裂國家、顛覆國家及受外國支援對選舉進行操控等。他指相關部門正就投訴作調查,一旦發現涉嫌違法,會轉介至執法部門跟進。他又警告,初選主辦單位及市民要考慮,投票時人流聚集,是否觸犯「限聚令」。

另外,初選中超過一半投票服務點屬於議員辦事處。民政事務局周二(7日)就發聲明,稱區議員不可將其所得的各項用以支付議員事務開支的津貼及/或區議員辦事處,作與區議會事務無關的用途;又透露如將議員辦事處作為民主派初選的「投票站」將屬違規,亦不會發還相關開支。

「民主動力」與多位參與初選的候選人同日召開記者會交代初選詳情。

口號:支持民主派35+!7月11、12日齊投票!

負責協調「民主派35+初選」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認為,現時在《國安法》下,曾國衞所指違法的地方,並非以香港法律的常理去理解。他逐一反駁曾國衛,重申初選沒有主張分裂國家,沒有接受外國或境外支援,所用的資源都是透過本地眾籌所得。另外他們希望透過初選爭取回立法會控制權,要求政府問責。而《基本法》賦予立法會否決財政預算案的權力,同時特首可以解散立法會,特首仍可行使其職能,戴耀廷看不到有存在非法手段和嚴重阻撓特首行使職能的情況。而參加初選人士和投票的市民都是自主決定參與,他同樣看不到有選舉操控。

戴耀廷說:至於有關有否選舉操控,(其實)所有決定不論是市民參與投票也好或參選人參與官方選舉也好,都是每一個人自主做出決定。我真的看不到有任何人有能力操控到這個選舉。

戴耀廷續指,參加初選的參選人會授權有超過十年選舉行政經驗的「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為選舉開支代理人,確保不會構成違規。對於有人擔心初選會否被腰斬或有人到場破壞,戴耀廷指暫時未看到有何情況會導致整個活動腰斬,個別「服務站」如遇特殊情況會短暫關閉。

就香港目前再爆發第三波疫情的現象,有份負責統籌的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補充,參與人士進票站時須量體溫及票站人數要符合限聚令等。區諾軒續形容,是次初選困難重重,不理解為何希望做選舉協調工作都被指是違法,認為當局作出此嚴重指控是想恐嚇參與的人。

就政府官員對初選的指控,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從學者的角度對本台進行分析。他指,是次初選是民主派內部不同團體去決定提名的過程,有如以往黨派的內部甄選,他不同意是操控選舉。

馬嶽說:如果這樣說,例如(過去)政黨內部都會有一些甄選,不同黨派都會有一個甄選過程、投票過程。(如果)那些也能成為操控選舉的一種,我認為很難說通。

馬嶽續指,如果要把現在初選的開支計回至相關候選人正式競選後的開支,只需要一個授權過程攤分開支。而現時初選的參選人委任趙家賢為選舉開支代理人的做法已能解決問題。

此外,身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亦對初選提出反對意見。她指出,問題在於參與初選人士背後的行動綱領,並非初選本身。

另一方面,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黃繼兒周四稱,初選可能涉及個人資料的收集、使用、轉移(如有的話)、保安和銷毀等問題,負責的組織必須以嚴謹和負責任的方法處理相關資料。他指至今無收到由活動負責人提供的資料或匯報,公署曾嘗試聯絡活動負責人,但未有回覆。而戴耀廷對此的回應是可能溝通上出問題,工作人員會盡快與私隱專員公署聯絡。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