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指初选或违国安法 民主派反驳无外国参与

2020-07-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民主动力与多位参与初选的候选人周四召开记者会交代初选详情。(实习记者:程灏 摄)
民主动力与多位参与初选的候选人周四召开记者会交代初选详情。(实习记者:程灏 摄)

在香港,距离「民主派35+初选」投票日尚馀两日,政府官员发力「追击」,先后指议员办事处不得成为票站,更指参与者可能涉违《港区国安法》、限聚令。民主派逐一否认指控,认为当局企图以白色恐怖阻吓参与人士。他们再次呼吁市民踊跃投票。(文海欣 报道)

立法会选举在即,民主派的愿景就是争取立法会议席过半数,即超过35席。泛民政党「民主动力」为投票初选承办「民主派35+公民投票」,将于本周六(11日)及周日(12日)进行,香港市民可带同住址证明或投票通知书等,到251个投票服务点作电子投票。

就在民主派大力宣传呼吁市民参与,以助协调出民主派的出选代表之时,港府官员先后开腔批评是次初选。《东方日报》周四(9日)专访报道引述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衞指,有关初选行为可能涉嫌违反《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除候选人本身及代理人外,其他人在竞选过程中产生的选举开支均属违法。

曾国衞又指他们可能违反《港区国安法》第20条、第22条及第29条,即分裂国家、颠覆国家及受外国支援对选举进行操控等。他指相关部门正就投诉作调查,一旦发现涉嫌违法,会转介至执法部门跟进。他又警告,初选主办单位及市民要考虑,投票时人流聚集,是否触犯「限聚令」。

另外,初选中超过一半投票服务点属于议员办事处。民政事务局周二(7日)就发声明,称区议员不可将其所得的各项用以支付议员事务开支的津贴及/或区议员办事处,作与区议会事务无关的用途;又透露如将议员办事处作为民主派初选的「投票站」将属违规,亦不会发还相关开支。

「民主动力」与多位参与初选的候选人同日召开记者会交代初选详情。

口号:支持民主派35+!7月11、12日齐投票!

负责协调「民主派35+初选」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认为,现时在《国安法》下,曾国衞所指违法的地方,并非以香港法律的常理去理解。他逐一反驳曾国卫,重申初选没有主张分裂国家,没有接受外国或境外支援,所用的资源都是透过本地众筹所得。另外他们希望透过初选争取回立法会控制权,要求政府问责。而《基本法》赋予立法会否决财政预算案的权力,同时特首可以解散立法会,特首仍可行使其职能,戴耀廷看不到有存在非法手段和严重阻挠特首行使职能的情况。而参加初选人士和投票的市民都是自主决定参与,他同样看不到有选举操控。

戴耀廷说:至于有关有否选举操控,(其实)所有决定不论是市民参与投票也好或参选人参与官方选举也好,都是每一个人自主做出决定。我真的看不到有任何人有能力操控到这个选举。

戴耀廷续指,参加初选的参选人会授权有超过十年选举行政经验的「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为选举开支代理人,确保不会构成违规。对于有人担心初选会否被腰斩或有人到场破坏,戴耀廷指暂时未看到有何情况会导致整个活动腰斩,个别「服务站」如遇特殊情况会短暂关闭。

就香港目前再爆发第三波疫情的现象,有份负责统筹的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补充,参与人士进票站时须量体温及票站人数要符合限聚令等。区诺轩续形容,是次初选困难重重,不理解为何希望做选举协调工作都被指是违法,认为当局作出此严重指控是想恐吓参与的人。

就政府官员对初选的指控,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从学者的角度对本台进行分析。他指,是次初选是民主派内部不同团体去决定提名的过程,有如以往党派的内部甄选,他不同意是操控选举。

马岳说:如果这样说,例如(过去)政党内部都会有一些甄选,不同党派都会有一个甄选过程、投票过程。(如果)那些也能成为操控选举的一种,我认为很难说通。

马岳续指,如果要把现在初选的开支计回至相关候选人正式竞选后的开支,只需要一个授权过程摊分开支。而现时初选的参选人委任赵家贤为选举开支代理人的做法已能解决问题。

此外,身兼基本法委员会委员的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亦对初选提出反对意见。她指出,问题在于参与初选人士背后的行动纲领,并非初选本身。

另一方面,个人资料私隐专员黄继儿周四称,初选可能涉及个人资料的收集、使用、转移(如有的话)、保安和销毁等问题,负责的组织必须以严谨和负责任的方法处理相关资料。他指至今无收到由活动负责人提供的资料或汇报,公署曾尝试联络活动负责人,但未有回覆。而戴耀廷对此的回应是可能沟通上出问题,工作人员会尽快与私隐专员公署联络。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