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區選」向內部「谷票」 公務員拆解「軟性強迫」伎倆

2023.12.08
港府「區選」向內部「谷票」 公務員拆解「軟性強迫」伎倆 這個月公務員見得最多的是跨局「大晒冷」谷票的場景。
陳國基Facebook專頁

香港周日(10日)將舉行改制後的首屆區議會「選舉」,特區政府出動洪荒之力催谷投票率,逾17萬公務員成為頭號目標。有資深公務員稱,近日政府全方位地由上而下向全體公務員「催票」,擔心政府在投票日向投票選民派發的「心意卡」成為變相「憑證」,對原本不欲投票的同事構成無形的心理壓力。有公務員亦擔憂,掌握公權力的政府可以查驗每個人是否有投票,在「軟性強迫」下只好選擇去投票。

2021年12月「完善制度」後的立法會「選舉」投票率僅30.2%,創下1991年香港立法機關開設地區直選以來的最低紀錄。儘管政府已多次重申,不為這次區議會「選舉」投票率設「硬指標」,但卻不惜工本花費龐大資源搞選舉宣傳,其中包括印製將向投票選民派發的「心意卡」,又多次強調公務員應盡投票責任。

政務司司長陳國基說:「你是為政府工作,向政府支薪,這一次是非常重要的選舉,是否大家都要投票支持?舉例我為政府工作都不投票,是不是很荒謬?這是不可能的,這是責任但沒有監察機制。」

圖1_406268290_322539530536624_7414693082744782658_n.jpg
政務司司長陳國基(右一)跟楊何蓓茵(右二)進入公務員辦公室呼籲投票。(陳國基Facebook專頁)

公務員:擔心「心意卡」變成「投票記認」

儘管陳國基強調,「心意卡」沒有編號和任何識認,不能起「監察」公務員投票之效,但有多名公務員對本台表示,感受到近日上至特首、下至部門的頂頭上司,都不停「呼籲」公務員投票的壓力,亦擔心「心意卡」變成間接的「投票記認」。

資深公務員張小姐(化名)接受本台訪問時指,已對電郵「谷票」習以為常,這些電郵不看也罷,他們最怕是投票後才可以領取的「心意卡」。

張小姐說:「心意卡當然有,好似變成間接的記認,尤其是當日在票站工作的同事,大家聊天的話題就更加會連結到這次選舉有沒有投票。譬如站長會安排同事分時段投票,如果返來都沒有心意卡,或者講起有沒有投票。如果沒有投票,除非你說慌,否則好難過到關。」

公務員:難受洗腦式呼籲投票

張小姐在2021年立法會選舉沒有投票,因為當時政府並未有向公務員施壓,但她形容這次政府向同事「催票」的壓力是史無前例的,例如主管曾經分批會見同事,當面呼籲同事投票;甚至連同事近日打開枱頭電腦,一進入部門內聯網就會閃出「12.10區選齊投票」的橫額廣告,「想不看也不行。」

張小姐說:「我本來很堅決不會投票,因為覺得這次選舉很荒謬。一開始有動搖是因為由高到低,由特首到署長,再到section head(組別主管)面對面呼籲大家投票,慢慢開始感受到壓力。與家人和親戚朋友講開,你既然打份工,就聽『老細支笛』,無謂搞所謂的『軟對抗』。」

她又決定在投票日翌日的工作日,把「心意卡」帶回辦公室,有需要的話就拿出來展示。

圖3_截圖 2023-12-08 17.14.30.png
局長、司長級之後也要拍「谷票」宣傳影片。(政府宣傳片截圖)

另一名不願接受錄音採訪的公務員姜先生,同稱在政府「軟性強迫」下決定投票。他形容這次政府「勸喻」公務員投票的程度近乎「洗腦式」,尤以住公務員宿舍為甚,但姜先生指並沒有人直接道出不投票的「後果」。

姜先生批評,在「選舉」投票本是公民權利,但現在卻變成政府動用龐大資源推動的形象工程,質疑特區政府以至中聯辦,有意借此次「選舉」測試公務員的動員能力,這種「由上而下」要求別人投票的做法非常奇怪。

公務員工會坦言有壓力 

行政長官李家超早前稱,公務員已宣誓表明服務地區和支持政府落實政策,而且投票屬公民責任,因此應以身作則投票。對於政府向投票選民派發「心意卡」,公務員工會聯合會總幹事梁籌庭早前接受電視台訪問時指,擔心有關做法對公務員構成壓力。

梁籌庭說:「過去公務員投票很自由,喜歡怎樣投都可以、甚麼時候去都可以,毋須向主管申報。近期大家都知宣傳效應,特別向公務員,希望我們全體支持投票。現在出動心意卡,同事會擔心這是否憑證,真的沒有空去、沒去,會否讓人另類看待或者有後果,這就是壓力。」

香港區議會始創於1982年,歷年共舉辦過11次換屆選舉,其中最低投票率為1988年的30.3%,最高則為2019年的71.2%。全國港澳研究會顧問劉兆佳上月表示,由於區議會「選舉」改制,加上未有非建制派「入閘」,料民主派支持者不會投票,不排除這次投票率低於兩成。

記者:張仕仁 編輯:溫曉平 網編:程皓楠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