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效应:投资银行CEO办公地由香港转往新加坡


2020-07-16
Share
hk-evacuate 德意志银行的新任亚太地区首席执行官米伦将会在8月由德国法兰克福赴新加坡上任。(德意志银行官网)

德意志银行周四(16日)宣布,鉴于香港政治动荡及中美紧张关系升级,新上任的亚太区首席执行官将到新加坡办公,而非原来所在的香港。有业内人士担心,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14日)签署《香港自治法案》及行政命令,终止香港特殊待遇地位,会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排除引发外商撤资。(吕熙 报道)

《彭博》通讯社周四报道,德意志银行的新任亚太地区首席执行官CEO米伦(Alexander von zur Muehlen),将会在8月由德国法兰克福赴新加坡上任,接替7月底退休的现任亚太区首席执行官司马维(Werner Steinmueller)。而原亚太区CEO的办公地,本来是在香港。

除了新任亚太区CEO,新任环境、企业和管理(ESG)主管卡姆兰‧汗(Kamran Khan),也会从美国赴新加坡走马上任。

报道引述德银发言人,明确表示这个决定,是基于香港在经历一年多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后,陷入前所未有的政治动荡中。而到了现在,香港更被推上美中斗争的大舞台。

不过报道同时指出,德银并非第一次把CEO驻在新加坡,从2012年到2016年,亚洲业务由两名联合CEO,分别在香港和新加坡负责。德银发言人强调,仍然致力于亚太地区的「双枢纽结构」。

对此,曾经在多家外资金融机构任职的前香港汇丰环球市场经济师林浩波表示,外资金融机构在设立总部时对当地政治风险作评估和分析,譬如目前香港的社会情况和《国安法》下的新形势,并制订应急方案,包括资金的流向,但撤资前未必会事先声张。而是次德银高管把办公地由香港移到新加坡,可能是基于个人考虑,但也有可能是撤资的第一步。

林浩波:人先走,然后可能资金按一个键就走了。这样就可以看到香港的资金可能慢慢撤退,他们总部的交易平台可能会移去新加坡,因为它没有必要把这么多的投资放在一个如此不稳定的地方。这个不稳定和不确定性,让这些公司对于在香港扩张有所却步。莫说是扩张,就连本身应该在香港有的东西,都要想想要否放在香港这个政治风险如此大的地方。

新加坡一直都是香港的主要竞争对手,过往几乎所有国际大银行,包括高盛、摩根大通和花旗集团等,都把地区最高主管派驻香港。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周二(14日),宣布已签署《香港自治法案》,回应北京实施《香港国安法》,同时宣布已签署行政命令,终止香港的特殊待遇地位,只把香港视为中国其中一个城市。

对于美国的制裁行动,香港中华厂商会行政总裁杨立门表示,香港商界已有心理准备,因此消息并没有带来很大的震撼,不过商界担心,美国的盟友亦会跟随,对香港采取不同的制裁,引发连锁效应,或阻碍香港入口高科技产品。

杨立门说:我们都会担心,国际上其他国家,比如说是五眼(联盟)等等,可能都要跟随美国,对中国或香港采取不同的制裁行动。如果这个是发展到全球性的话,就算香港是想入口一些高科技产品,不是向美国,而是向其他地方,可能都会有一些阻滞。

中国官媒新华社在特朗普签署《香港自治法案》后发布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访问,林郑月娥声称不担心美国对香港实施制裁,强调香港和美国的关系是双向的,美国在货物贸易方面享有每年接近3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

她又反驳,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是美国给予的,反而美国的金融机构在香港资本市场占有很大的交易量,表示「如果在金融上采取制裁行动,那么伤害的不单是香港,也是美国的一些企业。」

而港区全国政协委员、企业家李大壮就相信,国安法实施一段时间后,如果有案例证明,香港仍有高度自治,美国的政策可能会再调整。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