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机会:九成体育总会制定反性骚扰政策有改善 风雨兰质疑是否会如实执行

2021-01-25
Share
平机会:九成体育总会制定反性骚扰政策有改善 风雨兰质疑是否会如实执行 平机会称九成体育总会制定反性骚扰政策,但风雨兰质疑是否会如实执行。
粤语组制图

香港体坛曾爆出多宗性侵丑闻。平等机会委员会(平机会)公布最新调查显示,已有9成体育总会制定有关反性骚扰政策,对比两年前有显著改善,不过认为仍有进步空间。有关注组织指体育界在反性骚扰问题上非常落后,要平机会「踢一踢先郁一郁」,又指关注政策制定后是否会如实执行。(文海欣 报道)

香港体坛曾爆出多宗涉嫌性侵案件,例如香港跨栏运动员吕丽瑶涉嫌被前教练性侵犯;教练纪嘉文卷入性侵丑闻,当时有人在社交平台指控他企图强奸。在「#MeToo」事件风波下,亦有多名女学员在网上表示遇到性侵事件,惹起大众关注体坛性侵事件情况。 

平机会:九成体育总会制定反性骚扰政策    仍有进步空间 

平机会周一(25日)公布《本港体育总会制定反性骚扰政策报告2020》。研究结果显示,至2020年10月,全港79间体育总会中已有71间制定反性骚扰政策或行为守则,占整体比例9成。相比2018的22间,显著上升。在有相关政策方面,其中60间为受资助体总,其馀11间属于自资的体总,意味仍有8间未有制订有关政策或守则。 

整体来说,平机会认为,体育总会在制定反性骚扰政策方面有显著改善。平机会行政总监(营运)朱崇文形容情况令人鼓舞,不过承认仍有进步空间。而平机会总政策、研究及训练主任林洁仪强调,制订政策是反性骚扰的第一步,让受害人有机制去申诉。 

8间自资体总仍未制定相关政策    

就仍有8间自资体总未制定相关政策方面,政策、研究及训练主任卢定宇说,自资体总回应称因资源不足,部份体总只有一至两个员工负责处理整个体总运作,因而未有相关政策。不过卢定宇提到,过去几年平机会亦有与相关体总开办培训班,希望协助这些总会制订相关政策。 

另外,平机会提到,体育总会鲜有提及如何处理投诉人员的资料、处理投诉原则和程序。只有41间体总在政策中保证「任何人不会因真诚投诉而受到处分」。有约两成半体总并无列明指定人员姓名或联络方法,让涉嫌受害人寻求协助。 

本台记者问到如果体总没有上述相关说明,会否令受害人不愿意或更难作出投诉,令反性骚扰政策沦为「无牙老虎」。卢定宇回应指今次调查未有问及体总不订明这些必要要素的原因,但按过往经验,有其他行业机构指担心有人滥用投诉机制,而未有订明。他说平机会将进行检讨,并与各大体总商讨有关修订部分,希望让政策更完善。 

平机会设反性骚扰事务组增热线电话  受害人可在保密情况下进行沟通 

另外,平机会正式成立反性骚扰事务组,透过预防、研究、政策倡导等以加强打击性骚扰的工作;另外正式开设反性骚扰热线「2106 2222」,为受到性骚扰影响的人士提供第一站支援服务。 

平机会主席朱敏健说,社会上不同界别对性骚扰认知程度差,未知界线定义,平机会希望做更多功夫改善此问题。他说成立反性骚扰事务组后,平机会将收到有关性骚扰的查询,并由事务组先行处理。疑似或受害人可在完全保密情况下与当值人员沟通。 

朱敏健说:这条热线跟我们的投诉机制是有分别的,这条热线主要是令到一些疑似受害人或者受害人,可以在一个完全保密的环境之下,能够和我们的职员沟通。我们的职员不一定需要知道对方的身份,除非对方完全愿意,或者可以这么做(透露身份)。我们可以回应对方的疑难或者对于他们的问题,我们可以作出一些适当的指引。 

风雨兰质疑政策会否形同虚设 

组织「风雨兰」过去致力为性暴力受害人提供协助,其总干事王秀容接受本台访问时,形容香港体育界目前就反性骚扰措施方面仍非常落后且被动,形容要平机会「踢一踢先郁一郁」,亦不知道他们的处理过程如何,透明度低。不过她认为政策「有好过没有」,但她质疑体育总会订立相关政策后是否会如实执行。 

王秀容说:大部人说订立了 (反性骚扰政策),但其实都是on paper(写在纸上)。而且你若没有预算去实行这件事,其实都只是搁置在这,没有甚么用途,所以实行较重要。如果有一个投诉机制,真的可以帮到受害人,例如保密。可能有一些措施例如调查,他告知受害人及之后例如他不想再与该人同场练习,经常见面都好尴尬。那个指引是好重要,本身投诉机制如何保护受害人,及是否公开,放在网页让所有人看到。透明度重要才会鼓励到受害人投诉。 

袁嘉蔚:受害人再复述性侵事件是「二度伤害」   处理投诉人应有尊业培训 

提倡女性主义、平权的南区区议员袁嘉蔚接受本台访问时,关注处理性骚扰投诉个案的人士是否有相关经验,因为往往要受害人感到安心、并再复述遇到伤害的过程是一种「二度伤害」,并不容易处理,要有一定技巧。她建议政府设培训课程,让处理投诉人士学习处理相关个案。另外她认为部份体总未有清楚订明处理投诉原则和程序等,做法不理想。 

袁嘉蔚说:为何会有这么多性骚扰的案件被隐藏,我认为这个都是其中一个成因。有些投诉人,可能权力关系的问题,可能他是学生、或被上司性骚扰,那么他们不敢投诉,因为害怕影响自己在体育事业的前途。所以究竟政府(或体总)可以如何在政策之中有一个保证任何人不会因真诚投诉而受处分呢?暂时来说仍未能给予投诉人好大信心。 

香港体坛轰动一时的涉嫌性侵事件     性罪行一般难以定罪 

另一方面,要将性罪行(包括非礼及强奸等刑事罪行)的被告定罪,控方要在毫无合理疑点下证明被告犯罪,但在寻找证据上往往有一定难度。过去亦有数宗体坛涉嫌性侵事件需由法庭审理,最终都未有定罪。例如有「栏后」之称的香港跨栏运动员吕丽瑶涉嫌被前教练性侵犯,2017年她在网上平台公开事件,希望藉剖白唤起公众关注儿童性侵犯,鼓励其他受害人发声。涉事教练事后被捕及控以非礼罪,然而经审讯后因「证供未达至毫无合理疑点」,教练被判罪名不成立。 

另外,2020年11月,香港半马拉松纪录保持者、长跑教练纪嘉文亦卷入性侵丑闻,当时有人在社交平台指控纪嘉文「摸胸」,甚至企图强奸,更称事件早在2014年1月已经发生。事件曝光后,纪嘉文亦在社交平台发文道歉,承认过往没有认真对待和处理感情问题,又指「容许我在此郑重地向曾经被伤害的每一位以最诚恳的态度道歉,对不起。 」田总随后亦发声明关注「性骚扰」事件,并呼吁运动员切勿哑忍,可以向田总申诉。不过事件未有进展。 

本台亦向田总查询有否收到相关投诉个案或按程序跟进纪嘉文一事,暂未获回覆。按田总有关防止性骚扰政策规定,由于考虑到延误投诉将影响蒐证,田总规定投诉人须在案发后12个月之内申诉。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