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討記協7年前40萬利得稅 「受害者」傑斯:稅局已淪國安機器

2024.01.25
追討記協7年前40萬利得稅 「受害者」傑斯:稅局已淪國安機器 記協主席陳朗昇指出,公會一向有委託核數師報税,不明白為何稅局突然追回7年前的稅項。
RFA 攝

多番被港府點名批評的香港記者協會於周四(25日)指,去年(2023年)11月被稅務局要求提交7年前的帳目及利得稅表,上周更要求協會交逾40萬港元的利得稅。記協主席表示,稅局「追稅」的做法並不合理,協會過去一直安排核數師向政府提交財政報告,亦不理解當局為何單以銀行存款數目作為計算基礎。出獄一年多的前網台節目主持傑斯向本台透露,在囚期間已被港府追稅,要求他交出7年前的數十萬元稅項,情況如同記協。傑斯質疑,港共政權套用中共的打壓手法,一步一步收緊他們的生存空間。

記者主席指追稅「不合理」

香港記者協會於周四(25日)發電郵聲明予會員,指稅務局於去年(2023年)11月對記協2017/8年度的稅務作審核,並要求其提交部分年度詳細帳目紀錄,及2017/18至2022/23年度的利得報稅表,更於上周要求記協提交2017/18年度逾40萬元的利得稅。

記協於聲明中表示,稅局要求於一個月內提出反對,否則需繳付40萬,並預告可能會追收其他年度利得稅。稅局又表示,計算稅款的方法,是以記協的銀行存款數目作為計算基礎。

記協對此表示「大惑不解」,強調每個財政年度均有按《職工會條例》安排核數師核數,並按時將財政報告及核數報告提交政府;又表示將繼續配合稅局,提交相關的財務文件,及後可能提出會面要求。

記協主席陳朗昇指出,稅局單以存款數目作為「收入」,這計算方法並不合理。

陳朗昇說:「其實所謂的業務便是賣紀念品,做籌款晚宴,這不會是我們工會長時期要做的東西,只是一部分。所以怎會將工會的所有錢成為我們全部的業務,而且『打個百分比』(以此為利得稅的基礎),然後再抽稅。」

去年(2023年)《大公報》頭版報道,揶揄記協「乾塘」、籌款晚會「縮水」,今年稅局更向記協追回7年前的稅收,似是封殺協會。(《大公報》截圖)
去年(2023年)《大公報》頭版報道,揶揄記協「乾塘」、籌款晚會「縮水」,今年稅局更向記協追回7年前的稅收,似是封殺協會。(《大公報》截圖)

曾被無理追稅 傑斯:不敢回港

曾涉洗黑錢罪及煽動罪而入獄32個月的網台主持「傑斯」尹耀昇,於2022年11月出獄,目前他已離開香港。傑斯接受本台訪問時,首次披露港府早於他入獄時,已出信追回7年前的稅收,奇怪是他一直有報稅。

傑斯指,出獄後聘請核數師與稅局多番交涉亦不果,港府堅持用自己「估算」方法,並要求傑斯繳納過去2016至2017年數十萬的稅收。傑斯說,港府一個年度追他數十萬,以每個年度推算,可能追他數百萬元,所以他目前仍不敢回港。

傑斯說:「他(稅局)會寄信來所謂『評估』你在2016、2017年度賺了多少錢,然後他評估你應該要交多少稅。我也幾十萬,跟記協是一樣的,即是完全是一模一樣的。他(政府)可能告我破產、民事,但是他還可以刑事的,他可以告暪稅的,所以我就繼續不回來,就是這樣。」

分析:港府發窮惡 模仿中共打壓手段 

傑斯估計,港府是套用中共打壓維權人士的方法,以行政手段令反對者在社會上不能生存下去;亦不排除庫房赤字,找仍居於香港的中產開刀。

傑斯說:「你窮的時候才會想起很多東西可以做的,現在他就『戙』多少個『戙』多少個,『戙』得一個就一個,所以第一件事就是發窮惡。所以稅務局就變成在國安底下一個政治機器。告訴你會有一個趨勢就是,你跟著下去,在香港的中產都會開始用這個方法給政府『戙』的 ,不管你藍絲還是黃絲。」

會計師:市民有權上訴

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核數師毛先生(化名)看到有關記協被追稅的新聞,他指出按香港稅制,港府有權向納稅人追討7年前的稅項。按記協的例子,毛先生指協會有權上訴,以及申請暫緩交稅,也有可以要求稅局交出其評估的理據。

毛先生說:「理論上他(政府)除非真的很堅持他不給(評估的理據),當然暫時以我的行業、我的認知就是,你繼續跟他聊,他有機會可能會跟你約見面或者打電話聊的,也不出奇的。」

據本台了解,有47人案的被告、政治團體,以及過去民主派的政治人物,亦同樣有被追稅的情況。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組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