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若骅回应UGL案议员拒收货 考虑司法覆核或提不信任动议


2018-12-26
Share
hk-justice.jpg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强调作出任何决定,只会考虑法律和证据,不会考虑涉事人士的政治背景和地位。(香港政府新闻网Twitter / 2018年11月)

刚结束休假回港的律政司司长郑若骅,首度开腔回应UGL案,她指不检控前行政长官梁振英的决定,事前未有谘询外聘法律意见并无不妥,律政司只在案件涉及内部人员,才须外聘法律意见,冀各界不要将法律问题政治化。但有立法会议员批评郑若骅的说法,有为梁振英「闭门造车」之嫌,吁律政司重新检视案件,否则考虑提出司法覆核,或会对郑若骅提出不信任动议。(覃晓言 报道)

前行政长官梁振英涉收受UGL公司400万英镑没有申报,律政司早前发表不提出检控的决定时,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正值休假。事隔两星期,郑若骅周三(26日)结束休假回港,中午甫抵机场即主动会见传媒十多分钟,首次回应事件。

郑若骅表示,外界对律政司外聘法律意见的做法有误解,她不评论过往案例,但律政司一贯对涉及刑事检控的决定,只会在案件涉及内部人员,才会寻求独立法律意见,她强调作出任何决定,只会考虑法律和证据,不会考虑涉事人士的政治背景和地位。

郑若骅说:假若因为他是一个中央,我们律政司就因此要寻求外间法律意见,那我们在律政司守则所提到我们是独立、公允、不偏不倚,按法律证据做的事,这些我们都不用理会?可以丢掉吗?当然不是,律政司的工作是不偏不倚、无畏无惧、一视同仁,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或政治背景,而因人而异的。

郑若骅被问到不检控是否她一人的决定,她称不会透露内部操作。

郑若骅说:当我们能够作出检控决定的时候,没有利益冲突,没有任何显性的偏颇,为何要另外寻求一个法律意见?因为我们要「卸膊」吗?不是的,我们是拿得起这件事,我们是有担当去做,我们按法律、按证据去处理这件事。

当被多次追问会否重新检视不检控梁振英的决定,郑若骅未有正面回应,只强调对有关决定无补充,冀外界不要将法律问题政治化。她又指,暂未决定会否出席立法会司法与法律事务委员会的下次会议以解释事件。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强质疑,律政司过往在处理前特首曾荫权涉贪及前廉政专员汤显明案等,为免被指有利益冲突,都会寻求独立法律意见,根本无规限案件是否涉及「律政司同事」,故他认为郑若骅乱搬龙门,有「闭门造车」之嫌。

林卓廷说:因为过往我们发现很多涉及前高官的案件,包括曾荫权案或者汤显明案,他们都是离职后,在刑事调查结束,再向外判大律师谘询意见后,才决定是否检控,而梁振英的情况应该一样。而她(郑若骅)的说法是被人质疑,是为梁振英案开一个先例,推翻律政司过往多年来的政策,闭门造车,以助梁振英得到开脱。

林卓廷又指,如郑若骅无法全面合理解释事件,他将协助提出司法覆核,并向郑若骅提出不信任动议。

资深大律师兼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向本台表示,他尊重律政司的决定,亦认同在UGL案中,成功对梁振英提出检控的可能性不大,因所谓犯罪的元素均在海外发生,搜证难度极高。不过,案件涉及政治敏感人物,引起高度关注,律政司若能外聘独立法律意见,增加透明度及独立性,释除公众疑虑,让社会更容易认同律政司的决定。

汤家骅说:我尊重律政司的决定,我觉得是否可以检控梁振英呢,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在法律上成功检控他的机会相当低。但我亦希望律政司能尽量向香港市民解释多一点,因为这不是纯粹法律问题,而是大众都非常关注的问题,我希望律政司有机会提供多一点资料,让公众了解。

汤家骅又称,律政司在提出检控决定前,会否聘请外间法律意见,并非法律规定的原则,而是个人判断问题,每一任律政司司长的处理手法都可能不同。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