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死因研讯】邝俊宇作供一度哽咽 事件是「很大的遗憾伤口」

2021.05.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凌杰死因研讯】邝俊宇作供一度哽咽 事件是「很大的遗憾伤口」 香港死因庭周五传召前立法会议员邝俊宇作供。
粤语组制图

在香港,法庭周五(14日)续研讯「反送中第一滴血」梁凌杰的死因,庭上传召时任立法会议员邝俊宇作供,他在庭上一度哽咽、眼泛泪光,形容自己处理过很多轻生事件,未试过失手,唯无法挽回梁凌杰生命,是他人生很难受的事,「最大遗憾是由头到尾,未能够与他讲到一句说话。」(刘少风  报道)

香港2019年爆发反修例运动,在6.16二百万人游行前一天,身穿黄雨衣的35岁男子梁凌杰,在金钟太古广场堕楼身亡,成为「反送中」运动期间死亡的第一人。

这宗死因研讯受外界高度关注,原因之一,是谈判过程中,警方拒绝时任立法会议员邝俊宇接触事主,而邝俊宇当时有可能阻止悲剧发生。对此安排,现任警司、当日任中区警区总督察的聂凯鵾早前作供指,由于邝不认识梁,又没有受专业谈判训练,担心邝中途介入会「复杂化成件事」,亦担心手持𠝹刀的梁会伤害邝俊宇,最终没有批准。

从立会跑赴案发现场  要求见梁凌杰遭拒

邝俊宇原本不在传召证人名单中,裁判官高伟雄周四(13日)宣布,邝俊宇成为新增证人,并于周五早上出庭作供。邝俊宇指,事发当日下午3、4点,邝俊宇在立法会大楼工作,见到网上消息及收到同事的电话,指有人要轻生,表示好担心,多人指明邝俊宇到场帮忙。邝强调,事前不知道这名人士的身份,只知道有人以死明志,指「网上流出讯息,有人希望付出代价,展示《逃犯条例》修订,是不应该。」他认为事主的身份并不重要,因为「唔想有人丢失生命,当时只有一个谂法,唔想佢做傻事,作为议员或社工,最好的协助是赶去现场。」

邝作供指,他收到消息后,与梁姓同事由立法会大楼经天桥跑赴现场,途中更遇到律师伍展邦。邝抵达后,警方已封锁现场,邝曾与警察公共关系科一名女警沟通,要求见梁凌杰但遭拒绝,原因是谈判专家正赶现场,以及属封锁范围,不适合作劝说或沟通。邝期间多番向警员表示「你尽量试试,我相信我帮到手。」惟警员表示要请示上司,最终不果。

议员兼注册社工  多次处理轻生事件

邝俊宇作供指,他于元朗长大,担任议员10几年,亦是一位注册社工,处理过几次企跳及即时救援工作,需赶赴现场,与当事人沟通,协助事主。对于有没有想过与梁凌杰见面的结果未必是良性,邝俊宇说,根据过往做议员或社工的经验,相信能作适当判断,亦明白风险,但作出协助是他到达现场的初心。

研讯主任亦问到,有没有想过到达现场可以成功协助事主。邝回应称「当然希望同佢讲到嘢,最大遗憾系由头到尾,唔能够同佢讲到一句说话。」邝又表示,不知道事主当时是否手持危险物品,「拎住咩都唔系我嘅考虑,唔觉得佢会伤害我,我去现场系想听,想见到佢。」

被问到会否担心自己的存在会引发政治社会问题或冲突。邝俊宇回应称「我相信我的存在,是缓和、缓冲的角色」,当时甚至警方都会接受他的存在是帮忙,他又称「我最大心愿是想大家都平安,唔想发生唔好嘅事,唔值得。」

邝俊宇作供时,多次表示「抱歉」。他称在得悉梁堕下的一刻,情绪崩溃,跪在地上,指「我以往处理轻生,未试过失手,我接受唔到,这是我人生里面好难受的事。」

「这是我人生很大的遗憾,很大的伤口」

事隔两年,邝俊宇在庭上忆述事件时,声音颤抖,一度哽咽。他记起梁凌杰丧礼当日,首次见到梁的妈妈,当时「已喊到收唔到声」。梁妈妈对他说「你做得好好㗎啦,邝议员」,研讯主任追问这句说话的意思,邝表示「事实上如果我可以发挥到作用......我一直唔想回应依件事,抱歉,好抱歉......这是我人生里面好难受嘅事,我以为嗰日会平安,但原来做不到,系我一个好大嘅遗憾。」期间研讯主任提醒邝身旁有纸巾。邝俊宇指,梁爸爸事发后有向他传讯息,「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平安回家」。邝认为,要将这个讯息传达予外界,不想再有同类悲剧发生。

裁判官高伟雄向邝俊宇表示感谢,指今次在很仓卒的时间下才决定传召邝俊宇,他称「一早考虑是否要传召,但有好多因素,例如有些人不想将悲痛再讲一次,有些人说出后能够解开心结。」邝俊宇最后补充,感谢各方为梁凌杰死因提供协助,自己非常乐意协助。

邝俊宇在庭上一度哽咽、眼泛泪光,形容梁凌杰堕楼身亡是他人生很难受的事。(刘少风 摄)
邝俊宇在庭上一度哽咽、眼泛泪光,形容梁凌杰堕楼身亡是他人生很难受的事。(刘少风 摄)

谈判员:不让无关的注册社工接触事主是相当合理

另外,死因庭早上传召资深谈判员林景升继续作供,他是最后与梁凌杰对话的人。林景升认为,在一般情况或本案来说,不让事主与没有关系的注册社工接触是相当合理。他指申请与事主接触的人是注册社工,而该社工不认识当事人,未有以社工身份处理过当事人个案,不清楚对方是否受过受压危机谈判训练,而且有可能刺激到当事人,因此注册社工不足以构成接触事主的理由。

他称在谈判期间,两人对话比较少,大部分时间没有对话,这种谈判情况并不罕见,他留意到梁凌杰的肢体语言,认为他有听到自己的说话,印象是「好自然」。

事发当时,消防人员及谈判员都在太古广场的高空工作平台。林景升问过梁凌杰,「想不想消防人员及我接近你?」,梁凌杰当时回应「行开」,研讯主任问这是否回应林景升的说话,林景升称当时感觉是叫消防人员走开,因为消防人员一直靠近。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