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箝制工运力度不断加大 港劳工界发起全球抗议

2019-03-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3月26日,香港职工盟和关注中国劳工权益的团体以及市民游行至中联办抗议,要求释放被捕的劳权人士。(职工盟提供)
2019年3月26日,香港职工盟和关注中国劳工权益的团体以及市民游行至中联办抗议,要求释放被捕的劳权人士。(职工盟提供)

大陆工运发展空间狭窄,曾引起全国各地学生、左派人士,甚至是国际社会关注和声援的深圳佳士工潮,至今仍有逾40人被刑拘。香港劳工组织「职工盟」发起「国际行动周」,呼吁声援者到所属中国使领馆抗议,韩国和葡萄牙已经有组织响应。香港亦有团体于周二(26日)游行至中联办要求立即释放被捕的劳权人士。(文宇晴 报道)

大陆部分工人为了争取福利待遇而抗争,但往往因为缺乏工会支持,工人的维权行动不时在政府打压下以失败告终。去年引发全国各地学生和左派人士声援的深圳佳士工潮,亦因为员工为争取成立工会而遭到打压,包括员工和声援人士,至今已经有超过40人被刑拘。

香港劳工组织「职工盟」发起全球行动,呼吁世界各地关注中国劳工权益的组织或人士,参与周一(25日)至周日(31日)的「国际行动周」,到当地中国领事馆外抗议,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在囚工人、劳工维权人士和工运支持者。

「职工盟」统筹干事林祖明向本台表示,全球行动一呼百应,韩国和葡萄牙已有劳工组织响应。

林祖明说︰除了我们(香港)之外,韩国民主劳总亦到中国驻首尔大使馆抗议,他们也有20多人参与。葡萄牙数十名码头工人,也组织了一次抗议。我们陆陆续续收到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工会,也表明在本周内有行动(声援大陆的劳权人士)。

佳士工潮之后,数百名在深圳打工患上尘肺病的工人,去年底到深圳市政府办公大楼外静坐请愿,要求与当局商讨赔偿问题,未料在1月初遭到警察武力镇压参与深圳佳士工人声援团活动的自媒体《新生代》主编杨郑君,也有关注过尘肺病工友的维权。就在尘肺工人暴力清场翌日,即被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羁押。

此外,《新生代》另外2名编辑危志立和柯成冰,亦怀疑因为关注和报道工运,日前遭到深圳警方到广州拘捕,至今下落不明。家属奔走深圳和广州两地了解,却未有一个政府部门承认责任。危志立的妻子﹑「女权五姊妹」之一的郑楚然在网上发起「寻夫」,希望了解丈夫到底被关在哪里。

香港「职工盟」统筹干事林祖明呼吁,国际社会持续关注大陆工人维权备受打压的情况,藉此改善大陆工人的工作环境﹑福利待遇,以及因声援而遭到打压的劳权人士。

林祖明说︰希望可以透过行动呼吁各地工会﹑公民社会的成员亦有行动,声援佳士工人又好,或是其他因素被打压﹑被拘捕或刑事拘留的劳权人士。

深圳劳工人士谢六生指出,即使工人较过去更懂得维权的重要,但是在当局介入协助企业的镇压下,令原本打算站出来争取权益的工人逐一却步。同时在舆论和网络消息的封锁下,国际社会更难了解到大陆的劳工声音。他慨叹,大陆工人的维权甚艰难。

谢六生说︰因为把他们(劳权人士)都关起来了,你看,就没有人敢再组织活动。我认为目前的高压政策是不可能引起更多声音了,因为很多人都怕了,再闹就会找藉口追究刑事责任。等于是遭到第二次严重伤害了,第一次伤害︰劳动侵权;第二次伤害︰维权侵权。

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佳士科技公司,位于深圳坪山工厂的部分员工,去年7月时因为筹建工会而遭到公司解聘,引发其他员工不满和抗议。警方介入工潮,并把20多名员工抓捕。事件其后惹来全国超过20所的高校学生、左派人士的声援。外界更成立了声援团,更前往深圳连日抗议,要求释放被捕的工人。

一个多月后,深圳警方开始加大的维稳力度,不但把数十位来到深圳声援的「佳士声援团」成员一度带走扣押,工运核心人士沈梦雨及后被软禁在老家湖南省;声援团成员之一的北大应届毕业生岳昕,其后亦与外界失去联系。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