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五一劳动节」游行绝迹 工运人士:失去传统工友茫然是一定的

2024.04.22
港「五一劳动节」游行绝迹 工运人士:失去传统工友茫然是一定的 过去多年投入工运的工友对于「五一游行」这个传统活动消失耿耿于怀,并批评工联会举办酒会等庆祝活动。
粤语组制图

5月1日是国际劳动节,当不同国家的劳工走上街头示威表达诉求,在香港却难以再见这种「光景」。除了因为职工盟的解散,以往办游行的「常客」、亲建制工会劳联及工联会,今年也放弃举办游行;而工联会则更另办酒会、邀请特首落区等活动,强调并非要「避开甚么」。有参与工运多年的工友感到失望,慨叹现在的香港与国际劳动节脱节,并指工友失去了游行这个自由表达诉求的平台都感到茫然。他续批评工联会办酒会活动,根本漠视了五一劳动节的历史意义。

下周三(5月1日)便是《基本法》23条立法后首个「五一」劳动节,不过随著职工盟的解散,加上建制劳工团体工联会及劳联(港九劳工社团联会)都指,今年不会举办游行,可预视香港连续第五年没有「五一游行」。

工友:香港已与国际劳动节脱节

过去多年投入工运的阿健(化名)对于这个传统活动消失耿耿于怀,并批评工联会举办酒会等庆祝活动。阿健说:「乾草市场事件(Haymarket affair)的起源是甚么?就是争取8小时工作制,我猜今时今日香港工作10、12小时的劳动者大有人在,庆祝甚么?我觉得我们要惦记一些为劳工权益牺牲的朋友。我会说现在(香港)是与国际劳动节的一个大脱节。」

失去了游行,工人不能再自由地走到街头上、公开表达诉求让市民及政府听见,阿健坦言现在有否勇气去申请游行已是一个问题,而没有游行受苦的也是工人。阿健说:「声称以劳动权益为核心价值的团体都没有去遵循传统的话,那么我们大概看到公民社会的自由程度指标去到哪。失去了这个传统,工友的茫然是一定的。」

无团体办「五一」游行 工联会改办酒会及邀特首落区

虽然没有游行,但据了解劳联将在周六举办庆祝五一劳动节暨职业安全论坛;至于工联会在刚过去的周日(21日)也宣布有一系列活动,包括本周六(27日)将到政府总部递交「五一倡议」、举行酒会,并说会邀请特首李家超、政务司司长陈国基、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孙玉菡等政府官员落区,到不同行业的工作地点探访和慰问前线「打工仔」。

工联会会长吴秋北被记者连番问到没有选择以游行反映劳工声音,会否担心劳工权益受损、事前有否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等问题,他说诉求可透过多种途径表达,不会局限于个别方式,强调活动是他们「主动部署」。吴秋北说:「办这一系列活动就是打工仔的诉求,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打工仔所想,并非代表我们要特别避开甚么,没有这个问题。」

本台并向去年有到政总请愿的社民连查询今年会否有相关活动,他们则表示「过两天回覆」;至于去年一度表示申请游行的前职工盟主席黄乃元则书面回覆表示「今年不打算申请游行」,但倾向设街站,主要关注垃圾征费对前线工人影响。他说「担心多少都有,但仍然希望可以为工友权益出一分力」。警方则表示,截至上周五(19日)尚未接获团体申请于「五一」举行公众活动。

夏宝龙曾称「游行不是表达利益诉求的唯一方式 很容易被利用」

去年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访港,称「游行不是表达利益诉求的唯一方式」,指游行「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和操纵」后,劳联就宣布撤回游行申请,称担心被人「骑劫」;至于职工盟虽然已解散,但前会长黄乃元曾与前干事杜振豪去年尝试申请游行,最终黄乃元一度疑被当局带走问话,恢复自由后便取消游行申请,当时杜振豪说「不由自主的决定,但又不能讲」。

记者:淳音(台北) 编辑:施芷珊 网编:程皓楠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