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港人】媒體稱李宇軒密囚小欖精神病院「神秘組」看守 曾否接觸律師成疑

2021-03-29
Share
【12港人】媒體稱李宇軒密囚小欖精神病院「神秘組」看守 曾否接觸律師成疑 李宇軒回港逾一星期仍下落不明。
粵語組製圖

12港人案」中,8人在中國大陸刑滿被移交香港逾一星期,香港官方從未向家屬交代李宇軒其所在位置。香港《蘋果日報》周一(29日)報道,他目前還押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由懲教署「神秘組」人員看管。本台向李的胞妹查詢,至今未能確定其所蹤,又對律政司代表在早前在李的其他案件提堂時稱「李宇軒曾見律師」,深感「可疑」。(李智智 報道) 

12港人案」中唯一被控以《國安法》罪名的李宇軒,上周一(22日)回港後一直被秘密扣押。據香港《蘋果日報》周一引述消息報道,李現時被單獨囚禁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屬高度設防院所,由懲教署「神秘組」人員負責。而押送過程高度保密,收押室事前須預早「清場」,並封鎖李接觸其他囚犯和職員的機會,以免李對外透露於深圳審訊和收監的過程。 

「神秘組」不知犯人姓名 僅知特別編號 

有曾任懲教署人士向本台指,媒體所報道的懲教處「神秘組」,一般用作處理俗稱「金手指」的污點證人、臥底、線人或前警員囚犯,用作區間他們與其他囚犯。受「神秘組」處理的犯人,會在小欖監獄作單獨囚禁,並會獲得一個特別編號,「神秘組」成員不會知道犯人姓名。相關犯人亦可獲「放風」等待遇,探訪名單需事先取得警方同意,包括律師和其家屬。故外界難以得知犯人情況。另他稱,「神秘組」成員都經特別挑選,「神秘組」出動機會亦不多。 

本台向李宇軒胞妹Beatrice了解,其家人獲悉最新消息後,曾致電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下稱:小欖)和懲教署「均不得要領」,至今未能確定李的情況,她透露父母和委託律師正考慮嘗試赴「小欖」探訪,惟憂慮事件演變得「高度敏感」,認為「獲批探訪機會很微」。 

家人連日追問 均獲回覆「無資料」、「查無此人」

Beatrice又稱,其家人在上周一李宇軒押送抵港後,就失去他的消息,只知道李當日確實曾出現在元朗警署,「之後無人知道佢喺邊」。 

李宇軒原定於上周三(24日)就其被控違反《國安法》等三項罪名到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因強制隔離缺席聆訊,庭上法官稱將其移交懲教看管。但Beatrice稱,家人連日來多番向懲教署、荔枝角收押所、赤柱監獄、警方和醫院查詢,均謹獲回覆「無資料」或「查無此人」。對此,她深感奇怪,又憂慮李的健康和精神狀況,「過去一年幾都無佢(李宇軒)的消息。依家咁樣關押,無事都變有事。」 

李宇軒有否律師代表成疑團 

另外,李宇軒是否獲法律協助亦成疑團。據「十二港人關注組」上周一的說法,家屬委託的律師赴警署時被拒見,警方當時稱「正落口供,不見律師」。然而,在香港,被捕人士一直可在錄口供時獲律師陪同,屬基本保障權利。但李涉《國安法》的案件上周三提堂時,沒有律師代表出庭,其時律政司代表大狀就稱,「被告已與律師會面」。據控方消息指,律政司代表庭前並不知道李的律師代表身分。 

Beatrice質疑律政司代表的說法,「實際佢(李宇軒)見過咩人,無人知。更加唔知係咪真係有依個律師」。她唯一確定是,目前其家人委託的律師仍無法接觸到李宇軒。她又稱,根據李宇軒早前於深圳寫給家屬的信件,認為他明顯有意於回港後向家人報平安,和冀家屬安排律師,但如今「拒絕」家屬委託律師的安排,她對此感到「好可疑」。 

香港懲教署回覆本台時拒絕交代李宇軒目前是否被關押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和由小欖神秘組懲教人員看管,稱「如在囚人士拒絕向任何人透露其羈押地點,署方會按照其意願處理。該在囚人士可隨後提出相關通知安排」。 

本台亦向警方和律政司了解。其中,警方的回覆表示,對於個別媒體毫無事實根據的揣測性報道,警方不作評論。

12港人案」律師仍被當局報復

另外,「12港人案」的家屬委託的大陸律師任全牛和盧思位遭打壓持續。兩人繼被吊銷律師執照後,上周日(28日)任全牛原本任職的河南軌道律師事務所遭當局要求解散,而盧思位同日原本在四川成都乘飛機到北京美國領事館辦理簽證時,遭禁止出境,他更被當局恐嚇一旦去機場,將有應對措施。

本台整理李宇軒回港後「失蹤」情況。(粵語組製圖)
本台整理李宇軒回港後「失蹤」情況。(粵語組製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