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港人】媒体称李宇轩密囚小榄精神病院「神秘组」看守 曾否接触律师成疑

2021-03-29
Share
【12港人】媒体称李宇轩密囚小榄精神病院「神秘组」看守 曾否接触律师成疑 李宇轩回港逾一星期仍下落不明。
粤语组制图

12港人案」中,8人在中国大陆刑满被移交香港逾一星期,香港官方从未向家属交代李宇轩其所在位置。香港《苹果日报》周一(29日)报道,他目前还押于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由惩教署「神秘组」人员看管。本台向李的胞妹查询,至今未能确定其所踪,又对律政司代表在早前在李的其他案件提堂时称「李宇轩曾见律师」,深感「可疑」。(李智智 报道) 

12港人案」中唯一被控以《国安法》罪名的李宇轩,上周一(22日)回港后一直被秘密扣押。据香港《苹果日报》周一引述消息报道,李现时被单独囚禁在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属高度设防院所,由惩教署「神秘组」人员负责。而押送过程高度保密,收押室事前须预早「清场」,并封锁李接触其他囚犯和职员的机会,以免李对外透露于深圳审讯和收监的过程。 

「神秘组」不知犯人姓名 仅知特别编号 

有曾任惩教署人士向本台指,媒体所报道的惩教处「神秘组」,一般用作处理俗称「金手指」的污点证人、卧底、线人或前警员囚犯,用作区间他们与其他囚犯。受「神秘组」处理的犯人,会在小榄监狱作单独囚禁,并会获得一个特别编号,「神秘组」成员不会知道犯人姓名。相关犯人亦可获「放风」等待遇,探访名单需事先取得警方同意,包括律师和其家属。故外界难以得知犯人情况。另他称,「神秘组」成员都经特别挑选,「神秘组」出动机会亦不多。 

本台向李宇轩胞妹Beatrice了解,其家人获悉最新消息后,曾致电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下称:小榄)和惩教署「均不得要领」,至今未能确定李的情况,她透露父母和委托律师正考虑尝试赴「小榄」探访,惟忧虑事件演变得「高度敏感」,认为「获批探访机会很微」。 

家人连日追问 均获回覆「无资料」、「查无此人」

Beatrice又称,其家人在上周一李宇轩押送抵港后,就失去他的消息,只知道李当日确实曾出现在元朗警署,「之后无人知道佢喺边」。 

李宇轩原定于上周三(24日)就其被控违反《国安法》等三项罪名到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因强制隔离缺席聆讯,庭上法官称将其移交惩教看管。但Beatrice称,家人连日来多番向惩教署、荔枝角收押所、赤柱监狱、警方和医院查询,均谨获回覆「无资料」或「查无此人」。对此,她深感奇怪,又忧虑李的健康和精神状况,「过去一年几都无佢(李宇轩)的消息。依家咁样关押,无事都变有事。」 

李宇轩有否律师代表成疑团 

另外,李宇轩是否获法律协助亦成疑团。据「十二港人关注组」上周一的说法,家属委托的律师赴警署时被拒见,警方当时称「正落口供,不见律师」。然而,在香港,被捕人士一直可在录口供时获律师陪同,属基本保障权利。但李涉《国安法》的案件上周三提堂时,没有律师代表出庭,其时律政司代表大状就称,「被告已与律师会面」。据控方消息指,律政司代表庭前并不知道李的律师代表身分。 

Beatrice质疑律政司代表的说法,「实际佢(李宇轩)见过咩人,无人知。更加唔知系咪真系有依个律师」。她唯一确定是,目前其家人委托的律师仍无法接触到李宇轩。她又称,根据李宇轩早前于深圳写给家属的信件,认为他明显有意于回港后向家人报平安,和冀家属安排律师,但如今「拒绝」家属委托律师的安排,她对此感到「好可疑」。 

香港惩教署回覆本台时拒绝交代李宇轩目前是否被关押在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和由小榄神秘组惩教人员看管,称「如在囚人士拒绝向任何人透露其羁押地点,署方会按照其意愿处理。该在囚人士可随后提出相关通知安排」。 

本台亦向警方和律政司了解。其中,警方的回覆表示,对于个别媒体毫无事实根据的揣测性报道,警方不作评论。

12港人案」律师仍被当局报复

另外,「12港人案」的家属委托的大陆律师任全牛和卢思位遭打压持续。两人继被吊销律师执照后,上周日(28日)任全牛原本任职的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遭当局要求解散,而卢思位同日原本在四川成都乘飞机到北京美国领事馆办理签证时,遭禁止出境,他更被当局恐吓一旦去机场,将有应对措施。

本台整理李宇轩回港后「失踪」情况。(粤语组制图)
本台整理李宇轩回港后「失踪」情况。(粤语组制图)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