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運義士】李旺陽逝世10周年 前記者林建誠:歷史必記著打壓過善者的惡者

2022.06.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民運義士】李旺陽逝世10周年 前記者林建誠:歷史必記著打壓過善者的惡者 香港前有線中國組記者林建誠(左)是李旺陽(右)離世前,唯一訪問過他的人。在訪問半個月後,即2012年6月2日報道出街後幾天,李旺陽被發現在醫院的窗邊「吊頸」死亡,現場沒有遺書,備受外界質疑,形容李旺陽是「被自殺」。
受訪者提供

周一(6日)是「六四」民運人士李旺陽離世10周年,外界一直質疑他是「被自殺」。香港前有線中國組記者林建誠是李旺陽離世前,唯一訪問過他的人。事隔10年,林建誠接受本台專訪時形容,不可能完全解開心結,堅持悼念是要讓自己不能遺忘。對於近年「六四」活動在香港被消失,他坦言「香港人已經賺了幾十年。燭光晚餐都可以悼念,最重要是我們的記憶不要被遺忘。」

每逢年中,林建誠總是遇著同一個問題,「作為李旺陽生前訪問他的最後一位記者,你的心結解開了嗎?」當年李旺陽的死訊,令林建誠飽受困擾,每日感到難過和後悔;10年過去,林建誠已經卸下記者身份,回顧當時的經歷,他已經釋懷不少,但這段創傷仍然無法完全抹平。

堅持悼念是要讓自己不能遺忘

林建誠說:每年5月下旬,大概總會有一份說不出來的難受,其實我認為我自己已經放得下,只是這種創傷後遺症,不是3幾年可以痊癒;當然,如果說心結完全解開,對我來說是不可能,因為無論我或李旺陽的妹妹及其他的好友,都不會承認官方(公布)的死因。堅持的悼念,是要讓自己不能遺忘,亦是我唯一能夠做的。

在李旺陽離世10周年,林建誠撰文悼念,寫著「歷史也必然記著那些曾經打壓過善者的惡者。」這篇文章於「時代論壇」(Christian Times)臉書發布。

10年前,因支持八九民運而遭囚禁達22年的李旺陽刑滿出獄。2012年5月22日,李旺陽接受時任香港有線新聞中國組記者林建誠有關「六四」的訪問,報道在訪問約半個月後的6月2日播出,之後不出幾天,李旺陽被發現在醫院的窗邊「吊頸」死亡,現場沒有遺書。縱使官方調查後稱李旺陽是死於「自殺」,但外界普遍不接受這個說法,認為李旺陽是「被自殺」。

大環境下悼念活動被消失 香港人已經賺了幾十年

香港在2019年後,難以再進行集會或悼念。今年是「六四」33周年,香港迎來第3年沒有「六四」集會;而李旺陽離世後幾年,香港都有團體在公開場所舉行悼念活動,但近年隨社會政治環境惡化,悼念李旺陽活動漸漸消失。林建誠以往曾礙於記者身份而未能參與悼念,惟現時連悼念活動都「被失去」。林建誠認為,這是意料中事,只是比預期來得快及猛烈。他指在李旺陽離世10周年,公開的、由團體舉辦的悼念活動,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為話語權不是在民間一方,只要涉及群體性、政治性的活動,當局「必然是神經線全面拉緊」。

林建誠說:我反而覺得,過去30年來能夠有空間悼念(六四),能夠在維園點上一支蠟燭,真是問心無愧。從歷史上看,我覺得香港人已經賺了幾十年,不要對這件事再有太大的期望,在心裡面我們是記掛著他們。燭光晚餐都可以悼念,最重要是我們的記憶不要被遺忘。

《國安法》下處處是紅線 電話訪問亦可能被指違法

香港以往能夠舉行「六四」集會或李旺陽悼念活動,對大陸的民運人士是一種精神上支持。隨著集會及悼念活動被禁,港人日後聲援大陸的維權人士或民主運動,都可能變得很困難。林建誠認為,現時仍有空間聲援內地民運人士,但是非常微弱,尤其在《港區國安法》下,要公開聲援大陸民運人士要面臨極大風險。

林建誠說:聲援現在似乎是變得比較奢侈,空間是有的但卻是非常微弱,而且肯定不會是公共空間。因為《國安法》籠罩香港天空下,任何的聲援、實體的援助,都不可能是安全,都可能被視為觸犯《國安法》, 即使我今天的電話訪問,我認為一樣可以被視為在意識形態上,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或藐視某些法律。因為現在沒有紅線,只要我被認為是犯法就是犯法。

港人恐更難關心內地維權狀況

支聯會解散,外界憂慮香港與內地的民主運動失去連結。同時,本地的新聞環境愈來愈艱難,報道大陸新聞的途徑越來越收窄。以往作為有線中國組的記者,林建誠可以親身到內地採訪維權人士,但林建誠說,現時的採訪環境與以往很不同,目前整個香港籠罩政治,氣氛緊張。按目前的社會情況,不論是個人或團體,他認為,港人恐怕很難再關心甚至只是了解內地維權運動。

問到作為資深前記者,對現時香港記者有何寄語?林建誠說:「沒有甚麼事情可以說,現時的記者比我的經歷更加困難,不過記者都有一個特質,不會那麼容易放棄,在隙縫中總會找到生存的空間,香港記者是很強。」

前區議員網上直播 悼念李旺陽追思會

周一李旺陽離世10周年紀念日,香港油尖旺前區議員朱江瑋在社交網表示,當晚會和幾位朋友舉行一場悼念李旺陽先生的追思會,以網上直播形式進行。朱江瑋指,「今年是李旺陽先生被自殺第10年,這是一個需要被記住的日子。」他說,如果香港民間社會沒被解散,應該半個月前就開始籌備,可能會有一個文化晚會,有李旺陽胞妹李旺玲的錄影片段,感謝香港人對她哥哥的紀念。

記者:董舒悅 責編:李世民 網編:江復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