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廿三条」立法林郑突转口风 学者指其任内「国安法」难上马

2020-03-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林郑月娥:自己「未能达致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要求」,感到「可惜及遗憾」。(网络视频截图)
林郑月娥:自己「未能达致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要求」,感到「可惜及遗憾」。(网络视频截图)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基本法》23条立法问题上,过去的一贯立场均是:「审时度势,创造条件」。但林郑周二再被问到相关问题时,一反过去主张,提到自己「未能达致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要求」,感到「可惜及遗憾」。有学者分析指出,林郑月娥是面对现实,相信她仼内都无法推行《基本法》23条立法。(刘少风 报道)

特首林郑月娥周二(31日)见记者时,被问到对《基本法》23条立法有没有时间表,以及是否想在任内完成立法,她的回答可圈可点。

林郑月娥说:再过几天就是《基本法》颁布三十周年的大日子,但可惜今年因为受疫情影响,我们原先计划的一些推广、宣传的工作、展览,都要推迟才能做,所以在《基本法》颁布三十周年,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亦已成立超过二十二年,一条用以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性条件的要求,我们都未能够达致,这个当然是可惜及遗憾,但正如我所说,整个政府、整个社会的精力,应该放于防疫工作方面。

林郑月娥这一说法,被指跟其上台以来一贯的回答有所不同。过去林郑月娥被多次追问有关「国家安全」立法的问题时,林郑的回应都是重申特区政府的一贯立场,即:「立法属香港特区政府宪制责任,而特区政府会审时度势、谨慎行事、努力创造有利条件。」

香港亲北京阵营近日力推《基本法》23条立法,包括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发起联署,要求立即展开23条立法程序;基本法委员会前委员饶戈平亦疑向港府「施压」,指香港愈迟完成国家安全立法,代价愈大,国家直接介入的可能亦会愈来愈显得有必要,亦要完善中央对香港管治权的制度机制。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讲师李家翘周二接受本台访问,他认为林郑月娥明白《基本法》23条难以推行,她的立场稍为软化,相信是回应建制派内部的压力。

李家翘说:自从2003年23条立法失败后,23条立法在香港某程度上变成政府施政的禁区,当然她(林郑月娥)知道是宪政责任,但现实环境不许可,同时建制派形成一股压力去推动时,她总要去回应不同来源的压力,所以我觉得她今天的口风,更多是回应建制派,而非真正代表她想在现阶段推动23条。

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锺剑华对本台分析,目前社会对港府,以至北京的信任程度低,从修订《逃犯条例》引发的风波来看,《基本法》23条难以推行,而林郑月娥是面对现实,相信她任内未能完成立法。

锺剑华说:如果一条「送中条例」都可以引发那么激烈的反应,到最后一年来,现时问题愈来愈复杂,现在不是林郑月娥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警队的问题,整个社会的问题,根本没有一个客观的社会环境,令事情(23条立法)在没有很大争议的底下进行,所以其实她的说法,我觉得是暗示她做不到。

「反送中」示威活动引起建制派人士不满,纷纷讨论如何透过《基本法》23条立法制衡暴力行为。锺剑华指,如果林郑月娥此时推行,会影响九月立法会选情,对建制派不利。

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认为,23条立法是中央政府要求特区政府和建制派必须要做的「硬任务」,虽然未知政府何时会就《基本法》23条立法,但要时刻警惕,现时没有任何逼切性要就《基本法》23条立法,如果政府坚持立法,只会「揽炒」,反问政府是否没有从修订《逃犯条例》风波中吸取教训。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