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墙花」赤柱监狱探望杰斯 「原来冻水真的有滋味」

2021-08-18
Share
杰斯「千个爸妈台湾助学」案控方申请国安指定法官处理 香港网台主持人「杰斯」
资料图片

周三(18日)是香港818两周年,民主派前立法会议员邵家臻去到赤柱监狱,探望因涉《国安法》被还押超过半年的杰斯。杰斯被控十项罪名,他对控罪感到委屈。他将香港比喻为家,又寄语港人「顶住」。

邵家臻在其个人脸书说,818早上,他与另一泛民前立法会议员张超雄去赤柱探监。邵家臻指,有人关心杰斯的血糖不稳定,更多人关心他的情绪不稳定。事实上,杰斯依然是一见面就痛哭,但他的情绪其实相对稳定。邵家臻说,「正所谓男人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杰斯被控十条罪,五条关于言论,五条关于洗黑钱。特别是洗黑钱罪名,杰斯最是委屈。杰斯对来访者说,在监房长期处于两种状态之中:寃屈和思念。有时凌晨一两点扎醒,想起委屈就再睡不著。

法庭将在10月12日审讯杰斯的案件。杰斯说,单是控罪书已经有6000多页,叫人吞不下咽。现在他站在十字路口, 十分纠结。杰斯明白不用顾虑别人眼光,只求自己心安。现在他考虑主要两大因素:一是囡囡(女儿)在访问时说过,希望学成归来,爸爸能够服刑完毕,「还返个老窦俾我」。第二就是祷告,聆听主声音。

邵家臻写道,杰斯在狱中有很多信仰反省,甚至乎认为自己是上帝拣选的人,平凡如我,今日背起十字架(虽然十字架比黎智英、戴耀廷、林卓廷等人轻,但也见到上帝的旨意在其中)。

杰斯又表示知道香港人一直爱锡佢,甚至乎觉得自己不配。

狱中,杰斯收信最多的来自三批人,一批是石墙花(关注囚权组织),一批是D100(香港网台,杰斯原本担任节目主持),另一批是他朋友。杰斯说,石墙花安排的笔友,其笔迹每次都有亲切感。网台听众的来信现在每封都反覆阅读,每一封信都以家书看待。杰斯最是挂念在石壁的长毛(梁国雄)和在罗湖的Miss毛(毛孟静)。至于其他在囚手足,他经常写信,一个月两支原子笔都唔够用。杰斯说,香港是我家,特别挂住这个家。求主带领,相信主安排。

探监的15分钟过去,临别时杰斯又再红着眼,眼泪荡漾。杰斯千叮万嘱,希望石墙花和香港人顶住。杰斯还分享了狱中品尝到冻水的滋味——原来冻水真的有滋味,他十分珍惜,甚至乎每一啖都不愿吞下肚去。

亦曾被收监的邵家臻形容,是的,一杯凉水,在监房是无价的。

杰斯原名尹耀升,现年52岁。去年 11 月,警方指控他发起的「千个爸妈,台湾助学」计划涉嫌洗黑钱及资助分裂国家,将他拘捕,之后一度获准保释。今年 2 月 初,杰斯再次被警方国安处拘捕,指控他涉嫌「作出具煽动意图的作为」尹耀升申请保释被拒,还押至今超过半年。

在经历了反修例运动十多个星期的不平静后,两年前的今日,即2019年8月18日,香港人坚持「反送中」,「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冒著雨在维园参加「流水式集会」,集会人士强调和平理性,「在风雨中抱紧自由」。818当日,全天没有发生不愉快事件,最后变相成为了一次有170万人参与的大规模和平集会。

两年过去,今日的香港面目全非。几乎所有的民主派人士,不是在狱中就是在流亡。

记者:胡凯文 责编:何景文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