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总辞后立法会变一言堂 梁颂恒:不要将无谓希望放在立会

2020-11-30
Share
hk-leung1 作为首批被DQ的民选香港立法会议员,梁颂恒认为今日立法会变一言堂证明中共红线是飘忽不定。(刘少风 摄)

DQ、总辞后立法会变一言堂 梁颂恒:不要将无谓希望放在立会

中央出手撤销香港4名泛民议员资格(DQ),民主派以总辞对抗,立法会正式变成一言堂。本台专访首批被DQ的民选立法会议员、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他指立法会是先天有缺憾的「鸟笼」,认为香港始终要靠议会外抗争,又批抨司法机关守不住港人的公民权利。(刘少风 报道)

北京DQ早有先例 立法会本为「鸟笼」

梁颂恒认为,中共DQ议员早于2016年开了先例,而是次中共出手DQ温和的泛民议员,反映「当局的红线是会不停飘移」。

梁颂恒说:如果我们观察共产党、北京政府背后的逻辑,就是当它踏出第一步,它试过原来可以的,它就会继续踩过来,这是它们对上十年施压时一贯会做的事情,第一宗DQ后,就会有第二、第三,第一宗暴动后就会有第二、第三宗。

曾经身处议会内的梁颂恒回望过去,他形容在香港的民主运动上,立法会只是一个「鸟笼」,处处受限。

对于今日立法会成为一言堂,梁颂恒表示:「不要将太多无谓的希望放在一个原本被设计成鸟笼的地方。」(路透社资料图片)
对于今日立法会成为一言堂,梁颂恒表示:「不要将太多无谓的希望放在一个原本被设计成鸟笼的地方。」(路透社资料图片)

梁颂恒说:在今天这个时间点看回,我会说似乎都是设计之内,当你的立法机关,设计成一个鸟笼,即使拿到控制权也好,亦不代表你能够推动到甚么改革。不要将太多无谓的希望放在一个原本被设计成鸟笼的地方。

香港泛民主派以总辞对抗专制政权、弃守议会战线。梁颂恒指,阻挡「恶法」从来不是靠议会的力量,而是街头抗争。

梁颂恒说:其实民主派这么多年来,数票,从来没有一次是真正够票,反对它,我们都要靠街头的力量、市民的力量去做,国民教育也好,「送中」条例也好,其实都是靠街头,不是靠议会。我们视为恶法、不好、过时的法律,在立法会其实是改变不了。

4年前应「做尽一点」 今对司法机关彻底失望

梁颂恒于2016年的立法会宣誓风波,不仅失去议员资格,更惹来官司缠身,包括被控在议会非法集结、入禀追讨约93万元薪津等。他的言行更受到香港人非议,令他自己人生都于4年前伴随香港的民主运动陷入低谷。

梁颂恒及游蕙祯在2016年的宣誓风波,面对社会极大压力及批评。(路透社资料图片)
梁颂恒及游蕙祯在2016年的宣誓风波,面对社会极大压力及批评。(路透社资料图片)

梁颂恒:我梁颂恒谨对全能天帝/天主宣誓,本人就任支那(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

事隔4年,记者相约梁颂恒在终审法院(旧立法会)外进行访问,在正义女神像脚下,他坚定地说当时应该「做尽一点」。

对于2016年的宣誓风波,梁颂恒说:「如果现在让我再选择一次,我会选择做尽一点。」(路透社资料图片)
对于2016年的宣誓风波,梁颂恒说:「如果现在让我再选择一次,我会选择做尽一点。」(路透社资料图片)

梁颂恒说:今天在终审法院门口,我会说,我的答案都是一样,就是如果现在让我再选择一次,我会选择做尽一点。那时候没有选择做尽一点,是因为对司法机关,还有一些无谓的希望,今天我对司法机关是没有希望。我不会旨意法院,保护一些市民的选择、市民投票的投票权。

梁颂恒曾经与前本土民主前线成员梁天琦、黄台仰等人在民主运动上并肩作战,眼见昔日盟友相继入狱、流亡,他心里并不好受,但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及岗位,无论港人身处何方,都一样痛苦。他表示,最难受是每朝都有熟悉的朋友被捕或受苦。

吁港人勿认输

梁颂恒说:不想就此投降,认输,这亦是我想跟香港人说的讯息,大家牺牲就牺牲了,大家有各种不同程度、不同类型的牺牲,有些面对审讯,有些没有姓名,有些受伤,有些流亡,如果我们就此投降,这些牺牲、这些痛苦就是永恒,只有最后胜利,这些牺牲才是值得。

对于有否考虑过离开香港,梁颂恒叹言「都想过自己的人生」,但似乎很困难。至今留在香港的,是因为不想认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