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渡给邹幸彤的情书被撕再发还 消息指「隐形禁书单」规模急扩大

2024.02.16
野渡给邹幸彤的情书被撕再发还 消息指「隐形禁书单」规模急扩大 大陆维权作家野渡给在囚未婚妻、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的情书,疑被指「不利改过自新或威胁秩序」而被惩教院所撕去。
粤语组制图

香港惩教署对囚友外来书刊的审查再惹争议。港媒《独立媒体》引消息指,近日有惩教院所将《明报》送到在囚人士手上前,会将部分内容撕去,包括大陆维权作家野渡给在囚未婚妻、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的情书,及「苹果案」审讯报道,原因是「不利改过自新或威胁秩序」。本台跟进了解,涉事文章曾被亲中阵营抨击,野渡回覆本台指,狱方已将涉事内容发还予邹幸彤,解释指「没有违禁政治意图」,又形容事件是「政治审查与思想审查」。另多位消息人士更透露,署方「隐形的禁书单」实质规模急速扩大,准则任由官定。

独媒:惩教院所曾撕去《明报》部分内容

《独媒》周四(15日)引述消息指,至少3个惩教院所曾撕去《明报》部分内容,包括分别今年1月21日及去年2月5日在副刊刊登野渡撰写的《同场加映:卿卿如晤——致邹幸彤》《不负爱与自由》,分别谈及野渡与其未婚妻、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邹幸彤5年不见,以及两人相恋经过。另有1月24日在港闻版刊登的「《苹果日报》案」审讯报道被撕,据悉「经争取」后获发还予囚友。署方回覆指,撕走有关内容是因「不利改过自新或威胁秩序」。

本台跟进了解,野渡早于1月27日曾在个人Facebook发文指:「21号《明报》上刊载我的文章《卿卿如晤》的版面被狱方抽起,幸彤完全没法看到。真的是应了文中所言:情人的情书,除了一人,全世界都看得到。只能希冀探监的朋友,方便时朗读给幸彤听了。」

野渡:属于政治审查与思想审查

野渡以文字回覆本台指,以他所知,事后数天,狱方已把《明报》撕走《卿卿如晤》的内容还给了邹幸彤,指「经过审查后认为书信内容没有违禁政治意图,所以交还给她」,但未知当中有否经邹幸彤投诉后才获准发还,另指《不负爱与自由》就没被撕走,顺利送到邹手上。

翻查资料,在野渡公开「情书」被撕当日,与中联办关系密切的《大公文汇报》刊登「锐评」,题为《早于廉价的煽情掩饰不了违法事实——评「卿卿如晤—致邹幸彤」文章》,将该「情书」与黎智英儿子曾撰写关于父子情的「家书」并列,批评是「利用文宣来煽惑人心」等。同时,亲中的立法会议员姚洁凝亦于《紫荆杂志》点名批评该情书内容「露骨」、「有伤风化」,属「政治操作」图影响审讯。当日野渡亦转载指,「官方大批判来了」。

对于惩教署对囚友外来书刊的审查准则,野渡说:「这当然是属于政治审查与思想审查,为香港全面衰败的一个缩影。」

「撕报纸」是署方过去惯常做法 惟不同监狱准则不一

有多位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分别向本台指,「撕报纸」是署方过去惯常做法,惟不同监狱审查准则不一,可能重犯较多的赤柱监狱「撕多些」,荔枝角收押所就「撕少些」。不过,他们近年发现各监狱出现同一个新趋势:「以往撕报纸,主要针对个别囚友所接收的接收报纸载有其有关的个人专访或特写,但其涉及案件的审讯陈述就不受影响。到近年就连案件审讯都禁了,审讯期长的,撕走数量多得不合理,而最近更加划一禁阅某些报道,不论是否与囚友有关」。

据《监狱规则》第56条订明,就囚犯收受外间的书籍、期刊、报章或其他刊物,由惩教署决定,并监督如有合理理由相信书刊属五大类「情况」,包括涉及「武力、酒类及危险药物」、「逃狱」、「赌博或不利改过自新」、「鼓励狱中犯罪」及「威胁个人秩序和安全」,可将其扣起和处置。

官方否认「禁书名单」 实质上一直存在

但消息人士指出,虽然官方否认有「禁书名单」,但实质上一直存在,而审查准则由上而下、再由下各自定断,外人难以捉摸,「要靠不撞板及囚友亲友互通消息才得知,如程翔著的《千日无悔——我的心路历程》 以前通过,现在就被禁」,惟可以肯定是「红线愈收愈紧」,愈来愈倾向针对特定人名和议题,「尤其是官方所言的『重大的政治犯』如黎智英等,以及2019年『反送中』运动、2014年雨伞运动等」,认为范围已超出法例所定的「情况」。

C021624GL1.png
近年惩教署对书刊的审查争议不断。(粤语组制图)

事实上,近年惩教署对书刊的审查争议不断(见表)。包括去年9月,正因「初选案」被还押于荔枝角收押所的邹家成,其友人向他寄送载有《维纳斯的诞生》名画的书籍,被惩教署指「裸露」遭拒。邹家成提出司法覆核获批,将于今年上旬审理。

而早于2020年7月,关注囚权的前社福界立法会议员邵家臻,曾于立法会会议上质询时任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指收到多宗投诉指惩教署扣起与反修例运动及示威活动等相关的书籍,但未有解释原因。当时李家超否认惩教署有「禁书名单」,强调有具体机制,每间院所均有设立刊物审裁委员会,根据条例审视怀疑违规的书籍应否扣起或处置,考虑是按独立的个案,而非考虑书刊所涉议题,而在囚者不满可上诉。

本台向惩教署查询一系列问题,包括惩教署过去就由外间提供的书籍、期刊、报章或其他刊物的审查程序和标准,以及为何撕走涉事报道等,署方只回覆一句:「贵台所述文章有派发予在囚人士。」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组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