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广东村官谈郑雁雄 忧心「昨日乌坎,今日香港」

2020-07-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驻港国安公署临时办公室的「水牌」。(邓颖韬 摄)
驻港国安公署临时办公室的「水牌」。(邓颖韬 摄)

驻港国安公署毗邻维园 街坊直言感到恐惧

中央驻港国安公署周三(8日)举行揭幕仪式,公署署长郑雁雄首次在香港露面,说将依法接受监督,不侵害任何个人和组织的合法权益。但有逃亡至海外的乌坎前村官揭破郑雁雄的真面目,忆述当年他处理乌坎村事件的强硬手段,担心他会用同样手法对付香港人。(郑日尧/刘少风 报道)

中央驻港国安公署周三(8日)举行揭幕仪式,临时办公室设于香港铜锣湾维景酒店。酒店外挂上国徽,旗杆挂上国旗,正门有国安公署牌匾。

开幕仪式主持人:各位领导、嘉宾,为中央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揭牌!

为公署牌匾揭幕的有中联办主任、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骆惠宁、驻港国安公署署长郑雁雄、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及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

骆惠宁致辞时表示,今天的香港已经告别国安「不设防」的历史,形容驻港国安公署是香港安全的使者,也是国家安全的守门人。他又说,中央之所以保留特定情况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安案件的管辖权,旨在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守住底线。

新任国安公署署长郑雁雄首次在香港露面。他表示《港区国安法》不会侵害港人合法权益。

郑雁雄说:我们将坚决依照法律规定,履行维护国安的职责,行使相关权力,亦会依法加强与中联办、外交部特派员公署、驻港部队的联系,依法与香港特区国安委和有关机构建立协调协作的机制,也将会严格依法履行职责,依法接受监督,不侵害任何个人和组织的合法权益。

不过,郑雁雄在2011年担任汕尾市委书记期间,被批评以强硬手段镇压广东乌坎村维权运动。曾在乌坎村担任村官、现时已逃亡到美国的庄烈宏忆述,当年郑雁雄动用几千武警、特警包围整条乌坎村,村里被断水、断电、断粮。直到前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出面调停,村民在2012年成功争取民主选举,却在2016年遭当局秋后算帐。他认为,郑雁雄是个只看眼前利益的人,不会在乎香港人的利益。

庄烈宏说:2012年的选举确实是公开透明,我们历史以来第一次能够拥有一张公正公开的选票去实行村民的自治权利,但是在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其实一切比之前面临更严厉的管控。这就是郑雁雄处理下的乌坎村事件。香港的进展在郑雁雄的管理下,会是怎样呢?大家可想而知。

庄烈宏以乌坎事件为例,告诫香港人切勿对《国安法》抱以侥幸心理。他说,2011年9月,当时乌坎村村民争取的只有两大诉求:村民自治权及讨回土地。可是,政府不但没有实现对村民的承诺,反而以「一拖二骗三了」的手段来整治村民,把事件核心人物扣上「勾结境外势力」、「打砸抢暴徒」等罪名,村代表薛锦波更在关押期间「被死亡」。

庄烈宏说:2011年12月9日,薛锦波随之被抓。不到24小时,薛锦波被致死在陆丰的看守所。而官方称是心源性猝死,实际上他的女儿去探望的时候,(发现父亲)鼻口有干的血、身上有瘀青,都是被打的痕迹。他们(官员们)会制造假的监控视频来欺瞒我们,说是心源性猝死。大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香港时事评论员桑普对本台表示,虽然郑雁雄屡次强调将依法办事,但他所依照的是《港区国安法》。他认为,《国安法》及中央对郑雁雄的任命,难免让港人、乃至乌坎村民产生「昨日乌坎,今日香港」的忧虑。

桑普说:你说会不会发生像乌坎村事件般大规模去镇压香港的事件呢?我相信可能是时间问题。我认为在9月之前,因为9月有立法会选举的关系,中央不会希望加速美欧等联盟去制裁中国,会稍有收敛,但9月后会发生甚么事,那就很难臆测了。

在乌坎村事件后,郑雁雄在2013年出任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于前年成为广东省委秘书长,并于去年1月起兼任广东省委常委。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